-

顧熙暖衣裳一抖,將身上另一種殘餘的毒粉抖掉,冷笑一聲,''原來你也是用毒高手。''

若非她留了一手,隻怕此時死的是她,而不是他了。

''比起你的毒,我的毒又算什麼。''

百裡名煙手掌一翻,禁地裡的小碎石皆化為一顆顆骷髏頭。

骷髏頭麵目猙獰,朝著顧熙暖齜牙咧嘴,每一顆骷髏頭都帶著熊熊煞氣,撲向顧熙暖。

顧熙暖冷靜待之,拿起玉簫緩緩吹起。

簫聲震震,猶如戰場鐳鼓,兵器交戈之聲不絕於耳。

簫聲催動出來的鼓聲與骷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聲砰砰砰砰的爆炸聲,骷髏頭隨即消失。

按眼下情形看,簫聲與骷髏平分秋色,誰也奈何不了誰,可魔主卻心急如焚。

顧熙暖的實力差他太多,簫聲需要內功操控,長時間下去,她定要吃虧。

而骷髏則是連綿不絕,密密麻麻將顧熙暖圍在正中央,無論怎麼消滅,也消滅不完。

正當魔主焦慮之時,他望著似曾相識的骷髏,驀然抬頭大喊道。

''小姐姐,這些骷髏不是用他內力催發出來的,而是被他殺的,他用邪功把他們的怨氣都收集了起來。''

顧熙暖微微皺眉。

不是內力催發的?

而是怨氣形成的?

這個老傢夥,這些年來他究竟殺了多少人,才能形成這麼多,這麼大的怨氣。

怨氣比內力催發出來的還要可怕。

一旦被怨氣纏上,她也會被他們所汙染,變成百裡名煙手裡的一縷怨魂。

忽然之間她明白了。

百裡名煙想要那縷魂魄,應該是隻差那一縷,他便可以升階到七階。

所以他連百裡世家的生死都可以不顧。

眼看自己慢慢呈現頹勢。

顧熙暖簫聲一變,從剛剛的霸氣陽剛轉為婉轉纏綿。

簫聲綿綿,猶如小橋流水,靜謐流淌,發出叮咚之響,淨化心靈,也淨化著那群骷髏的煞氣。

煞氣源源不斷,隻是接觸到簫聲,再大的煞氣也被瞬間消毀。

百裡名煙倒是有些意外。

他所操控的怨靈不同於尋常的怨靈,一般的淨化之法根本無法淨化,更無法消滅。

而她居然可以。

是她本身的能力。

還是那支玉簫散發出來的功力?

''砰砰砰砰砰……''

骷髏頭不斷爆炸,消失於天跡。

百裡名煙冷斥一聲,眼裡想得到玉簫跟魂魄的**毫無掩飾。

隨著最後一個骷髏頭被淨化完,百裡名煙腹部出現一道黑色的光芒。

黑色光芒一出,怨氣幾乎籠罩整個天跡,連天穹都變了。

所有人皆是一震。

好大的怨氣。

好強的力量。

顧熙暖首當其衝,因為那股巨大的怨氣是朝著她而去的。

怨氣形成一個巨大的骷髏。

單一個骷髏的嘴巴就有數十人大。

他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就想將顧熙暖能生吞了。

魔主大喊,''小姐姐,小心,這股力量很強。''

她知道很強。

強得令她整顆心靈都戰栗了。

這股力量她敢保證,絕不亞於夜天祺與小蝴蝶。

她知道他有六階,可是六階分初階,中階,高階。

她最怕的就是這個老不死的是六階巔峰。

然而很不幸,她最怕什麼就來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