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悠悠一笑,渾然不將他的威脅放在眼裡,''殺了我,那縷魂魄也取不出來。''

''天下秘法千千萬,你怎知我們取不出來。''

''就算你們能取出來,也破解不了魂魄中的秘密。''

那名太上長老本來是存了必殺的決心,此時聽到她的話,忍不住朝著其他太上長老看去。

其他太上長老們互視一眼,紛紛搖頭。

他們的絕陣加上七個人加持,連著幾天都不能獲取魂魄裡的記憶,再來一次,隻怕那縷魂魄會越加的反感。

百裡名煙道,''除了她跟那兩隻上古神獸,其他人等一律殺。''

小老虎怒吼一聲,''你虎爺來教教你怎麼做人。''

隨著虎吼聲響起,一人一虎戰成一團,打得你死我活,不相上下。

他們這裡一共有七個人,無論哪一個實力最少都在五階中階以上,除去對付小老虎的一個太上長老外,這裡還有六人。

而顧熙暖這邊除了傻頭傻腦的魔主外,再無他人。

顧熙暖本身的實力也遠遠達不到他們的級彆。

這一場仗無論怎麼看,顧熙暖這裡都處於弱勢。

又一個太上長老站出來,''小丫頭,我給你兩個選擇,投降或者死。''

''抱歉,你的兩個選擇我都不會選。''

''那就納命來吧。''

太上長老當即出手,一出手便是絕招,意圖將顧熙暖直接拿下。

這一招用上了他**成的功力,顧熙暖就算全力接下,不死也得重傷。

然而不等顧熙暖出手,一隻通體碧玉的九頭蟒蛇已然橫掃而來,硬生生接下太上長老這招,並且巨大的蛇尾一擺,差點把那太上長老震成兩斷。

''轟隆隆……''

這邊的打鬥比小老虎那邊更激烈,隨著每一次對招,密室便不斷搖晃,顯然很難承受他們的重擊。

太上長老將小九兒引出外麵去打,免得百裡世家的禁地直接化為飛灰。

他以為小九兒護主,不可能隨他出去,冇想到他一引,小九兒便上鉤,追著他窮追不捨的打。

他們一走,這裡再一次清靜了下來。

第三個太上長老站出來,嗤笑道,''這次看還有誰能救得了你?''

''砰砰砰……''

一個麵色嚴肅冷漠得不帶一絲活人氣息的黑衣少年鬼魅般的殺了出來,他使用雙刀,刀光一閃,立見鮮血,速度快到即便在場任何人也忍不住為之震撼。

那名太上長老看了看自己胸口上冉冉流著鮮血的刀痕,瞳孔微縮。

有多少年冇人能傷得了他了。

今天卻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給傷到了。

他的刀法太快,如果不是自己反應迅速,隻怕早已喪命了。

一招過,掠影再次殺來,速度快準狠,專挑致命處下刀,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殺手。

太上長老凜神以待,全力迎戰。

第四個太上長老站出來。

又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殺了出來。

這名少年使劍,長得粉雕玉琢,俊朗非凡。

他有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甚是稚嫩,可是他的劍一點也不嫩,無論攻或守,每一招都恰到好處,稍不注意便會死於他的劍下。

百裡家主等人皺眉。

這兩個少年從未見過,年紀又這麼輕,實力居然達到了五階……

更恐怖的是,他們的招式,速度,比五階巔峰有過之而無不及。

兩位太上長老想拿下他們,隻怕一時半會根本辦不到。

甚至有可能折在這兩個少年的手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