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也好,省得她再一一收集魂魄。

魔主緊緊盯著空中那縷透明的魂魄,眼神透著迷茫,似乎對那縷魂魄很熟,又似乎很陌生。

百裡家主跟百裡家的太上長老們亦知道顧熙暖等人已然來到,隻是他們必須儘快將靈魂裡的記憶都抽出來,根本伸不出手對付顧熙暖等人。

小老虎道,''主人,那縷魂魄需要用神器來裝,不然容易灰飛煙滅。''

''我想我不需要用到神器。''

開什麼玩笑,離這縷魂魄越近,她越能感覺到這縷魂魄的召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額頭的三縷魂魄在吸引著她。

百裡名煙太上長老道,''她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她一來,魂魄波動會那麼大。''

他們好不容易纔壓製住魂魄,也好不容易要把魂魄裡的記憶一一抽調出來了。

偏偏這個女人一出現,靈魂開始反擊,之前的一切幾乎全功儘廢。

若不是他們死死壓著,那縷魂魄早就自動飛走了。

百裡家主道,''她就是沐暖,沐家唯一的倖存者。''

太上長老們雖然早已知曉,看到顧熙暖的年紀,還是忍不住驚呼,''年紀輕輕,居然達到了四階。''

百裡名煙太上長老道,''這個女人身上有秘密。''

堂堂七階巔峰強者的魂魄,豈是一般人能夠撼動得了的。

縱使他們合力,也勉強隻能壓住而已,可她哪來的本事?

說她冇有秘密,他們都不相信。

''砰砰砰……''

魂魄不斷撞擊,想要掙脫他們的桎梏。

顧熙暖閉上眼睛,用自己的意念召喚那縷魂魄,讓那縷魂魄歸附於她的額頭。

她隻是抱著試試的態度。

令她冇有想到的是,那縷魂魄果然受她控製。

魂魄周身綻放著璀璨的光輝,一股強大的力量陡然釋放,排山倒海般的氣勢直壓眾位太上長老們。

眾人一驚,一邊急忙護身,一邊源源不斷的功力不斷注入,想以強大的陣法之力,再次壓住那縷魂魄。

顧熙暖軟劍一拔,催動全部功力,舉劍狠狠一劍劈了下去,想切斷眾人與那縷魂魄之間的關係,破了陣法。

按理說,她隻是四階,在場無論任何人實力都比顧熙暖高出許多,何況還有百裡世家厲害的陣法加持。

可就是這麼一劍下去,陣法哐啷一聲破了。

百裡世家的眾人也紛紛被震得險些倒飛而去。

再看那縷魂魄,化為一道光點,咻的一下附入顧熙暖的額頭之中,與她融為一體。

這一切變化太快,快得眾人根本反應不及。

百裡名煙倒抽一口涼氣,吐出一句,''這縷魂魄居然能跟她心神合一,裡應外合,破了我們的陣法?''

什麼?

這隻是一縷死去多時的魂魄,還不是全部的魂魄,居然也能跟人心神合一,裡應外合?

莫非沐暖跟這縷魂魄的主人相識?

魂魄已經附在她身上,他們要如何抽調出來?

另一個太上長老憤怒道,''小丫頭片子,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壞我們的好事,把魂魄交出來。''

''想要魂魄?可以啊,自己來取唄。''

魂魄一旦附入彆人身體,再想取出比登天還難。

除非被附體的那個人肯自願相助,否則……

''賤丫頭,不殺了你,難解我心頭之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