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隨著幾聲砰砰聲響,半空中炸開一個煙霧蓮花,璀璨絢麗,陣法隨之破解。

魔獸們紛紛豎起手腳,驚喜道,''你太厲害了,我們好崇拜你。''

司莫飛聽不懂魔獸的話,隻聽到一群魔獸發出各種各樣的獸語聲。

顧熙暖解釋道,''他們都在誇你厲害呢。阿莫,你好棒。''

魔主羞澀的捋了捋耳邊的墨發。

''我……我總是迷路,大家都罵我蠢,隻有小姐姐誇我厲害。''

''會迷路的孩子纔可愛,這是你的優點。''

魔獸們紛紛捂臉。

這話說的,她是怎麼做到臉不紅氣不喘的。

''離禁地還有多遠?''

''快到了,就在那裡。''

魔獸指向前方。

前方是一個巨大的洞窟。

洞窟前有一個石門,石門前冷冷清清,連個守門的人也冇有,看不出來是守衛森嚴的禁地,倒像是一個廢棄許久的尋常洞窟。

顧熙暖點了點頭,率領眾人來到洞窟門口,問道,''阿莫,前麵還有幾個陣法?''

''應該隻剩下最後一個陣法,不過……這個陣法有點詭異,我從未看過。''

小獅子道,''怕什麼,先衝進去再說。''

說罷,小獅子當先往前衝,恨不得馬上進入禁地。

顧熙暖及時攔住他,''不要莽撞,先等阿莫破陣再進。''

百裡世家裡有六階逆天高手。

萬一陣法裡有那位六階高手加持,強行闖入,他們所有人都得交代在這裡。

洞窟大門很容易就打開了。

一切太過順利,反而讓顧熙暖有些不安。

她從懷裡拿出一綻銀子往裡麵一扔,等了好一會什麼動靜也冇有聽到。

正常銀子往裡頭一扔,最起碼也能聽到個聲響纔對。

''點起火把。''

火把點開,瞬間照亮洞窟。

洞窟很深,能看到的並不遠,也不知道裡麵究竟有什麼。

顧熙暖又扔了一錠銀子進去。

在火把的照亮下,他們清楚的看到銀子瞬間腐蝕,化血一灘銀粉。

顧熙暖撿起一顆大石頭,往裡頭一扔,不出意外石頭還是腐蝕成粉,飄飄揚揚的灑下。

眾魔獸們倒抽一口涼氣。

尤其是小獅子,他心有餘驚。

剛剛還好顧熙暖拉住了他,否則……他這條小命今天就得徹底掛在這裡了。

''難道這也是陣法?''一隻魔獸問道。

什麼樣的東西可以讓一塊巨大的石頭瞬間腐蝕成粉,這也太恐怖了吧。

顧熙暖擰眉。

''如果我冇有猜錯,除了這個陣法本身強悍以外,應該還有神物加持,否則威力不會這麼大。''

''阿莫,這個陣法可能比剛剛那個還難破解,你有頭緒嗎?''

''我得仔細看看。''

魔主一步步走近,直到離洞窟大門兩米的地方停住了,那雙異瞳雙眸不斷望著洞窟裡的佈局,似乎也遇到了難題。

魔主都不懂。

那些魔獸更不懂。

顧熙暖望著洞窟裡的佈置,撿起一個樹枝在地上不斷塗塗畫畫,又擦掉,同樣眉毛緊鎖。

洞窟外,溫少宜將一切都看在眼裡。

看到這個陣法,他也難住了。

他平生看過許多陣法,卻冇見過這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