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

顧熙暖想也不想,直接拒絕。

她自己的事情都一堆,哪裡管得了那麼多。

想把夜天祺從皇宮裡救出來,比登天還難。

浮光眼神一黯。

''抱歉,是我逾越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浮光低落的樣子,顧熙暖心裡有幾分心疼,她嘴角動了動,安慰道,''放心吧,女帝奈何不了夜天祺那隻狐狸的。''

''沐姑娘有所不知,冰國女帝的實力起碼達到六階,甚至有可能達到了六階巔峰。''

''咳咳……''

顧熙暖剛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一壺水喝,差點把自己給嗆到了。

''你說什麼?那個女暴君的實力達到了六階?''

''是,她雖然從未展露過自己的武功,但我跟在主子身邊多年,多多少少還是能察覺得出來的。''

顧熙暖恍然大悟。

難怪溫少宜會讓她去殺女帝。

六階巔峰?

嗬……

這等強勁的對手,又是冰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女帝,溫少宜對她還真是夠自信的。

''先對付百裡家吧,後天動手。趁這段時間,你們兩人好好養傷。''

顧熙暖有些無力,破事一大堆的,一件比一件棘手。

肖雨軒要找。

百裡家要除。

女帝要除。

夜天祺要醫治雙腿。

那撈什子魂魄要找。

阿莫也要救。

就那麼幾天時間,她就算有分身術,也乏力。

浮光點頭,''好。''

掠影至始至終都冇說一句話,他全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表情木然,見顧熙暖冇再吩咐什麼,自己獨自找了一個地方運功療傷。

想到他在冰國皇宮,被女帝給淩辱的事,浮光想去安慰他,被顧熙暖阻止了。

''讓時間慢慢沖淡一切吧。''

這個時候安慰他,無疑是在他傷口上撒鹽。

''好吧。''

兩天後的午夜。

以小九兒為首,密密麻麻一大堆的魔獸包圍了百裡世家。

小九兒喊話,今夜要滅百裡世家,投降者生,反抗者死。

百裡世家的弟子一個比一個囂張,召來馭獸師,揚言要將今夜包圍百裡世家的魔獸全部收了,馴成他們的奴隸獸。

整個冰靈大陸的魔獸一個比一個厭惡百裡世家。

數百年來,百裡世家殺了他們多少魔獸,他們早就想報仇了。

如今尋到機會,魔獸們見反抗者,直接開殺,冇有絲毫留情。

魔獸都懼怕馭獸師,九角火牛揚起一腳將衝出來的馭獸師踹飛。

''俺老牛今天專殺馭獸師,看你們還怎麼禍害我們同類。''

小九兒更是揚起巨大的蛇尾,直接將十數個馭獸師當揚拍死。

遠處高樓的樓台上,顧熙暖騎在小老虎的虎背上,冷眼望著陷處混亂的百裡家。

魔獸衝入百裡世家,百裡世家的護族大陣馬上開啟,還好小九兒貪吃,在百裡世家呆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對於百裡世家的地形,以及殺陣等等略知一二。

所以始一衝入,就破了他們的護族大陣,又安排幾個高階魔獸,將百裡世家其他的陣法全部毀了。

魔獸們戰氣高漲,一路所過,如入無人之境。

直到馭獸師成批成批的出來,才稍微阻攔了腳步。

百裡世家的長老衝出來,大喊道,''爾等魔獸,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居然也敢闖,把族裡其餘的所有馭獸師全部召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