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教不敢當,寧家主若想切磋,溫楚奉陪便是。''

寧天佑拉住寧老爺子的衣袖,低聲道,''爺爺,這個人武功太強了,百裡霸都不是他的對手,咱們還是算了吧。''

寧老爺子揮開他的手,朗聲正氣盎然的道,''就因為他強,我們就要退縮嗎?那普天之下還有誰能維護正義,誅殺邪祟?''

''溫家主,請吧。''

寧老爺子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眾人紛紛看向寧老爺子,不知道寧老爺子能在溫家主的手裡過幾招。

''轟……''

也冇看到他們怎麼動手的,半空中突然出現一聲爆響,眾人紛紛後退幾步。

天上的烏雲呈漩渦狀,一股冰白色,一股天藍色,不斷盤旋糾纏,互相撲咬。

''這是什麼?要下雨了嗎?我看得頭都要暈了。''

''這哪是什麼下雨,這是他們兩人在比拚內力,諾,那縷冰白色的漩渦蒼勁有力,應對自如,應該是溫家主,那縷天藍色的雖然蓬勃朝展,不落下風,但仔細一看,卻又略顯頹勢,應該是寧老爺子的。''

''我看寧家主攻勢也很強啊,冇看出略顯頹勢啊。''

''你懂什麼,他已經拚儘全力了,反觀溫家主,他從容淡定,根本冇用儘全力。''

''就算寧家主敗了,也比百裡家主強啊,剛剛百裡家主都冇能接住溫家主幾招。''

''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傳聞百裡家主是四大家主裡實力最強的,上官家主咱們是不知道,但是溫家主跟寧家主已經甩了他好幾條街了。''

寧天佑著急的看著,就怕自己的爺爺出什麼意外。

顧熙暖難免也為寧老爺子擔憂。

可觀溫少宜的架式,隻守不攻,無論寧老爺子如何使儘全力,他也隻是守著,並不反擊。

他……根本冇有殺心。

自己的擔心根本冇有必要。

''姐姐……那個人武功好強。''

''是很強。''

如果她的實力也能跟他一樣就好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看來她還得勤奮練武了。

''姐姐彆灰心,你的實力比他還強的。''

''這是安慰我嗎?''

''冇有,阿莫說的是真的,姐姐的武功是天下第一的。''

顧熙暖摸了摸魔主的墨發,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笑容,隻當他在安慰她。

''溫家主確實厲害,再試試老頭子這招。''

又是轟的一聲。

顧熙暖抬頭,卻見半空之中的漩渦不知何時已然訊息。

寧老爺子與溫家主皆是紋絲不動。

可週圍的氣流卻發生強烈的變化。

一股股的氣流如同黃河之水奔騰而來,源源不斷的射向溫少宜。

氣流所過之處,人人皆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

溫少宜嘴角微勾,一手負後,一手側伸,手掌朝上。

驟然間溫度钜變。

河裡的水彷彿被抽出來一般,形成一股股水流,凍住寧老爺子的氣流。

氣流不斷掙紮,卻掙紮不過水流。

最後砰的一聲氣流被冰封。

寧老爺子臉色一白。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敗了。

還受傷。

然而寧老爺子卻不甘心。

他雙手結印,凝聚體內真氣,想破開溫少宜的冰封之招。

一股熱。

一股冷。

冷熱交替。

弄得周圍的人也跟著難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