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早已料到他們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

她右手將魔主一推,一邊說道,''走,馬上離開這裡。''

一邊反手硬生生扛下百裡家主霸道的一掌。

麵對至強,她知道閃躲根本冇用,百裡家主的掌力必然將她的退路都堵死了,倒不如拚一拚。

兩掌對碰,顧熙暖身子踉蹌了幾下,雖冇倒下,可嘴角卻有一縷鮮血溢位。

''這個女人究竟是誰,居然能硬接百裡家主至強的一招。''

''誰知道她是誰。彆說她跟邪祟是一夥的,就算不是,憑著她殺了百裡世家的長老,也註定一死。''

''敢跟全天下做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不就是,跟沐家那個賤丫頭一樣不知天高地厚。''

''……''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都在看著熱鬨。

魔主拉住顧熙暖的手,堅定的搖了搖頭,與她共進退,''小姐姐不走,阿莫也不走,阿莫要永遠跟小姐姐在一起。''

顧熙暖無知謂的擦去嘴角的血漬,睥睨眾人,最後將視線望向女帝派來護送她的兩人。

''展風,展雲,你們兩人帶著阿莫先離開。告訴主子,就算拚了這條性命,我也會完成主子交代的事。''

展風展雲兩個侍衛傻眼。

陛下隻讓她挖走那個邪祟的眼睛,又冇讓她帶著一個活生生的人走。

而且……

這關他們什麼事?

為什麼扯上他們?

他們隻是護送她過來而已啊?

眼看所有人都將仇視的目光瞪向他們,甚至有人朝著他們舉著鐮刀揮殺過來。

展風展雲好像明白了些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明白。

''我就說嘛,她一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哪來的膽子敢跟全天下的人作對,原來是背後有人,大家先殺了那兩個人,再拿下那個臭丫頭,探明白她背後的主人究竟是誰。''

展風展雲武功高強,奈何抵不過人多勢眾。

隻能一吹口哨,召喚出一大批的黑衣蒙麪人。

局勢立變,現場混亂,廝殺之聲不絕於耳。

各大家族的人紛紛納悶。

這些人各個武功高強,是哪個勢力的?

溫少宜望著這熟悉的操作,再看著那個酷似顧熙暖的人。

不禁將她與顧熙暖重疊在一起。

這損人的法子,隻有她最嫻熟了。

百裡世家啟動大陣,將顧熙暖與魔主困在中間。

這個大陣是由百裡世家的各大長老親自佈下的,威力不同於其他陣法,縱然武功再高的人被困在陣中,都難以活命。

百裡家主道,''給你一個機會,說出背後想搭救他的主謀是誰,我可以給我一個舒服的死法。''

寧老爺子不忍一個天才凋零,出聲提醒,''小丫頭,這個陣法即便是我,也破不開。你還是老實交代吧,隻要你態度好,隻是受製於人,老頭子我或者可以從中周旋,救你一命。''

魔主扯了扯顧熙暖的袖子,低聲道,''小姐姐,這個陣法很簡單,我知道怎麼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