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正想把小九兒召喚回來。

小九兒的腦袋猛地出現在顧熙暖麵前,差點冇把她給嚇死。

''對了,主人,忘記告訴您一件事了。今天晚上女帝要寵幸上官明朗跟浮光,完了後,好像還要寵幸兩個大美男。那兩個大美男其中一個是掠影,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

''咱們救嗎?''

說是寵幸,冇準寵幸完了後,又把他們的精血給吸個乾淨。

那浮光跟掠影豈不是完犢子了?

''救,乾嘛不救。''

顧熙暖在小九兒耳邊耳語一番,隨後望著夜天祺沉睡的麵容,心裡隱隱有著沉重。

夜晚,承露殿裡。

上官明朗與浮光並排躺在六尺寬的檀木床上。

他們紛紛被點了穴道,無法動彈,身上衣著單薄。

女帝降臨。

居高臨下望著他們兩人,嘴角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上官明朗與浮光皆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他們兩人,一個氣宇軒昂,英姿勃發,雖然氣質略冷,卻有一種獨特的美。

一個有著一張美到無法形容的娃娃臉,那白皙的肌膚,一掐都能掐出水來。

花影勾起浮光的單薄的衣裳,笑道,''你們兩人長得可真夠俊的。''

浮光怒目而視,''等我家主子歸來,她不會放過你的。''

''你家主子?哈哈哈……你家主子要是能救你,你還能躺在這裡等著被我寵幸。''

''善惡到頭終有報,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啪……''

花影甩了他一巴掌,將他好看的娃娃臉上打出一個鮮明的五指印。

''你忘記那天是怎麼答應朕的嗎?需不需要朕再提醒提醒你。''

浮光怒。

他當然不會忘記。

那天掠影為了救他。

被她給淩辱了。

還被他折磨得奄奄一息。

從那以後,他跟掠影便被分開,現在也不知道掠影的傷勢怎麼樣了。

''若是朕今天不滿意,掠影將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花影警告。

浮光咬牙,將所有的恨意一一吞了下來。

從掠影被她淩辱後,他便無時不刻想殺了她。

可他知道,現在不行。

他隻能忍。

忍著痛苦活下去,直到複活主子。

''這才乖嘛,這樣朕才喜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浮光長得太俊,花影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臉蛋。

她將視線看向上官明朗。

這個男人是冰靈大陸的少年天才。

冰靈大陸人人稱讚,羨慕。

然而對於她來說,上官明朗縱然再怎麼風華無雙,文武雙全,也比不上浮光掠影,清風降雪,以及肖雨軒,溫少宜等人來得可口。

那些人的味道才香甜。

不過三階巔峰,也算不錯了。

''上官世家的嫡子上官明朗……長得不錯,功夫聽說也不錯,就是不知道床,上,功夫如何?''

''陛下,您後宮美男三千,何必要明朗侍寢。''

''後宮美男縱使有三千,也終究不是你。''

''若是陛下能放了明朗,明朗願一生一世追隨陛下,為陛下效力。''

''為朕效力的人太多了,不差你一個。你若真想為朕效力,便在這裡好好效力吧……''

花影將最後效力兩字咬重,其曖昧的意思,任誰都聽得清楚明白。

她伸手撫向上官明朗俊朗的臉上,不斷摩挲往下。

她每動一次,上官明朗全身便起一層雞皮疙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