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人都說四大家族冇有六階以上的高手。

可小九兒卻查出了一個。

顧熙暖有想過,一個有著近千年底蘊的世家,應該有些世人不知道的底牌。

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百裡世家的實力強悍到這種地步。

想徹底毀了百裡世家著實不容易。

''肖雨軒的下落呢?查到了冇有?''

這些日子以來,她無時不刻都在擔心肖雨軒。

''我查不到,不過小老虎的兄弟查到了,說是被困在百裡世家。''

''被困在百裡世家?夜天祺的傳送陣不是把他傳送到皇宮嗎,怎麼會去了百裡世家?''

''小九兒也覺得納悶,可小老虎的兄弟說,他被傳送到皇宮裡,後來逃出去了,被百裡霸等人抓了,現在就關在百裡世家的禁地裡。我讓我的兄弟去禁地查,可禁地看守太嚴格,我的兄弟們都進不去。''

''小九兒知道肖雨軒對你很重要,所以我親自溜進去查,可是……那座禁地有太多符文,弄得我腦殼都大了。''

''什麼樣的禁地連你都進不去?''

''就密密麻麻都是符文,而且都是上古符文,而且百裡世家的六階高手就在禁地裡。隻要他不死,禁地就進不去。''

小九兒委屈的說著,''所以我也不知道肖公子有冇有在禁地裡。''

顧熙暖皺眉。

依著肖雨軒的實力,皇宮就算再怎麼森嚴,他想混出去,應該也不是很難。

而他當時重傷,被百裡世家的人碰到,被抓也正常。

一切都太正常了。

正常的她反而覺得有些不安,隱隱覺得哪兒不對勁。

''盅母呢?找到了嗎?''

''小老虎找到了,盅母被種在皇叔身上。''

''皇叔?''

''對呀,就是冰國唯一的皇叔,主人你見過的,就是出現在馭獸大會上的那個皇叔。''

小九兒爬到顧熙暖的身上,探出蛇頭,搖頭晃腦的道,''主人,想要解開盅術,必須殺了盅母,盅母一死,皇叔也得死。冰國皇叔雖然年紀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但是長得很正哦,你狠得下心嗎?''

顧熙暖將小九兒丟了出去,正臉道,''楊皇叔一臉正氣,愛民如子,怎麼會那種邪術?''

雖然她跟楊皇叔冇什麼交情。

可以說隻見過幾次麵。

但她多少知道,楊皇叔一心為國,忠心耿耿,深受百姓東戴,在冰國頗有賢名,怎麼會是操弄詭異盅術的人。

''他人確實挺好的,他也不懂盅術,是有人把盅母放在他身上。簡單說呢,就是他的身體就像一個器皿,器皿上裝了盅母,但是器皿太小,想取出盅母,就必須先毀了器皿。''

''是誰在他身上下的盅母?''

他可是皇叔,一般人能接近得了?

''不知道,還冇有查出來。''

''你蛇朋狗友不是很多,怎麼查不出來?''

''主人,你就給人家那麼一點時間,人家怎麼查得出來嘛。人家隻能告訴你,想要解開盅術,小九兒有辦法殺了皇叔,隻要您一句命令就可以了。''

''……''

殺了皇叔?

那不是等於殺了冰國百姓心中的神?

不等於殺了冰國的左膀右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