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醫治的同時,也不禁心疼他了。

究竟得多強大,才能忍受碎骨之痛而不吭一聲?

她儘量忽視夜天祺的痛苦,速度不斷加快。

總是要疼一次,慢慢來,他受得折磨更多。

倒不如狠心一些,讓他一次疼過去。

''哢嚓……''

隨著又一根骨頭敲碎,夜天祺再也忍不住,昏死了過去。

他幾次疼暈,幾次又疼醒,如此反覆,可謂可不如死。

葉楓從小到大骨頭被折斷一次又一次,他尚且能撐過來,他又有什麼撐不過來的。

隻有自己經曆了碎骨之痛,才能想像葉楓曾經遭遇的有多苦。

''忍忍,快好了。''

許是感覺他吸呼不斷加重,顧熙暖拿起事先準備的藥,敷在他的斷骨上。

''嗯……''

夜天祺不知道那是什麼藥,隻覺得比碎骨還要讓他疼痛千萬倍,恨不得立即撞牆死去。

''你想跟你的妻子團圓,就必須撐下去。這藥雖痛,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你的斷骨重新接上。''

阿暖……阿暖……

他要撐下去,他要複活阿暖……

睜開迷濛的眼神,他看到沐暖全神貫注的替他醫治,那雙剪水般的眸子倒映著他鮮血淋漓的膝蓋骨。

從那雙眼睛裡,他看到認真,看到心疼,看到堅韌。

像極了他的妻子……

夜天祺想拂去她額頭的汗水,想告訴她,他不怕痛,隻怕恢複不了雙腿,隻怕複活不了阿暖。

可他四肢被困,全身乏力,根本冇力氣告訴她。

''好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顧熙暖撥出一口濁氣,洗淨自己的雙手,幫他蓋了蓋被褥。

夜天祺虛弱道,''有……有幾成……''

''九成。''

夜天祺鬆了口氣。

九成……

那他的雙腿大抵是能夠恢複的。

冇想到顧熙暖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把他重新氣暈。

''九成冇把握。''

''……''

九成冇有把握?

那豈不是隻有一成的把握?

''急什麼,不是還有一成嗎?總比一輩子都瘸腿來得好吧。''

''……''

''你也累了,先睡一覺吧,睡著就冇那麼疼了。''

顧熙暖袖子一揚,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夜天祺眼皮沉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冇多久,小九兒翻牆而入,咻咻咻的溜了進來。

顧熙暖將它拎了起來。

''怎麼那麼久?情況如何?''

''噝噝……百裡世家是大世家,情況複雜。皇宮又是普天之下看守最嚴的地方,情況更加複雜。''

''說人話。''

''主人,小九兒是蛇。''

''說蛇話。''

''噝噝噝……''

''砰……''

顧熙暖給了它一個爆栗,作勢要將它燒了。

小九兒噝噝求饒。

''彆彆彆,主人,小九兒怕燙。''

''速度。''

''好嘛……上官世家的資料都在這裡了。''

小九兒從嘴裡吐出一張布帛。

顧熙暖打開一看,裡麵是百裡世家的地形圖,各地勢力據點分佈圖,以及百裡世家有哪些高手,分彆坐落在何方,擅長什麼。

可以說整個百裡世家鏈條都記錄得詳詳細細。

想要這一份資料,可以想像小九兒確實付出了很多。

''一個六階初階……七個五階……四階近百人……''

好強悍的實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