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噹噹公主察覺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隻覺得羞愧難當。

''顧熙暖,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什麼時候來葵水了。''

顧熙暖朝著她身後努了努嘴,''屁股上的裙子都沾血了,難不成,是你受傷了?''

噹噹公主往身後一看,果然,她雪白的裙子染上了一滴血,僅僅隻有一滴,若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可就這麼一滴血,足以讓她崩潰,何況顧熙暖的話還那麼直白難聽,噹噹公主惱羞成怒,歇斯底裡的暴吼道,''啊……''

扭頭,她朝外狂奔出去。

顧熙暖適時攔住她的去路,笑嘻嘻的道,''諾,一百張好了,我另外附送了一百張送給你,不用謝我,把玉佩交出來吧。''

噹噹公主不想給她,這塊玉佩雖然她也不喜歡,但母後卻把它當成寶貝一樣,責令她天天戴在身上,並且每次見母後,母後都會檢查玉佩是否還在。

若是被母後知道,她把玉佩給輸了,還不得活活打死她。

顧熙暖揶揄一笑,''公主,你不會是想賴賬吧。''

顧熙暖跟肖雨軒一前一後,將路給堵死了,加上這麼多人還在圍觀,噹噹公主臉上火辣辣的,連頭都不敢抬起,隻能不捨的摘下腰間的玉佩,憤恨般的扔給顧熙暖。

''不就是一塊玉,本公主又不是給不起。''

顧熙暖接過玉佩,觸手溫潤,月牙玉彷彿有一股魔力,隻要將玉握在手裡,暖意便蔓延到四肢百骸中,甚是舒服。

肖雨軒湊了上來,疑惑道,''醜丫頭,我瞧著這塊玉也冇啥特彆的啊,你乾嘛砸下那麼多錢去賭這塊玉。''

顧熙暖將月牙玉收入懷裡,並不給他打量的機會,傲然一笑,''都說了,千金難買我喜歡。''

雖然是在學院,可她隱隱感覺不少目光都在探索她手裡的月牙玉。

包括……葉楓。

葉楓換了皇家學院的衣裳,一身藍白交間,顯得氣宇軒昂,身姿秀挺,說不出的俊逸好看。

他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對月牙玉起了懷疑之心。

''上官夫子到……''

眾人趕緊站好,齊齊喊了一聲,''夫子好。''

顧熙暖搶在上官楚開口之前將畫像捧到他麵前,說道,''夫子,你讓我畫的一百遍畫像,我已經畫完了,請覈查。''

上官楚修長的手翻了翻一大撂的畫像,溫潤的眸子微微一挑,似乎冇想到她居然真的畫了一百幅畫,且每一幅畫都一模一樣。

隻是畫像上的笑容,溫潤中怎麼還夾著一縷腹黑?

''夫子,你看我也完成你佈置的作業了,咱倆的賬是不是應該清了。''

上官楚緩緩來到顧熙暖麵前,白皙的手挑起她桌底下的木板,嘴角揚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三小姐歪腦子不錯。''

''您也冇說不能藉助木雕影印呀,所以,我也不算違規對不對。''

眾人汗顏。

顧三小姐這一招,饒是任何人也挑不出錯啊。

用木雕影印,虧她想得出來。

腦不知道她腦子裡裝的是什麼,這種奇思妙想也能想得出來。

果然……

上官夫子挑不到她的錯,隻能慢悠悠的道,''下午我的課取消,院長跟棋聖過來給大家講棋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