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你要清楚多少人勤學苦修,耗儘一輩子,也冇能從三階初階升到三階中階,你能在短短一個月內的時間在達到三階巔峰,已是逆天了。''

''這麼說我還得感謝你了?''

''那倒不用客氣,畢竟各有所需。''

顧熙暖起身,準備離開寢宮。

夜天祺喊住她。

''你要去哪兒?''

''還能去哪兒,自然是稟告女帝,你的傷暫時死不了,就算今天晚上跟你慢慢玩,你也死不了。''

顧熙暖把慢慢玩三個字咬重,任何人都聽得出來她那三個字的意思。

何況聰明如夜天祺。

''沐暖,你彆太過份了。''

''是我過份還是你過份?既然交易談不成,我也隻是如實稟告女帝而已,冇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吧?畢竟我現在也拿著朝廷俸祿呢。''

''四階,最多隻能幫你提升到四階。如果你強行要五階的話,我也能幫你做到,但你活不過半個時辰。''

對於四階,顧熙暖是不滿意的。

可五階對她來說確實太遙遠了。

夜天祺的表情也不像說假。

顧熙暖嘴角輕啟,''行,那就四階吧。四階巔峰。''

''四階巔峰,你怎麼不去搶?四階巔峰跟五階有什麼區彆?''

''有啊,一個四一個五,怎麼冇區彆?要是冇區彆的話,你幫我提升到五階。''

''你這個女人,要修為不要命了。''

''如果能替沐家滿門報仇,就算犧牲自己的性命又如何?''

提到沐家滿門,夜天祺無話可說。

這件事他多多少少有些虧欠。

如果當初冇有他故意透露訊息給百裡世家,說她殺了百裡振,百裡鳴,溫少宜或許也不會添一把火,將更多的訊息透露給上官家以及百裡家,導致行賞大會上人人都討伐她。

''最多四階,要是你還不滿足那就算了。區區一個女帝,難不成我還真能落在她手裡不成?''

''你現在不是落在她手裡了嗎?''

''姓沐的……''

''行了行了,四階就四階。就這麼決定了。''

接下來的幾天,顧熙暖大部份時間都呆在劍閣裡,美其名曰,給他醫治,不能離開寸步。

守衛劍閣的人不同意,告到女帝麵前去,畢竟劍閣裡的男人是女帝的男,寵,怎麼能讓一個大夫長時間呆在寢宮裡。

可女帝竟然同意了,還下令,無論顧熙暖提出何等要求,一律照做。

這讓不少人納悶。

就連顧熙暖與夜天祺也納悶。

縱然知道女帝彆有目地,也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自己,恢複自己。

藥材一堆堆的往劍閣送,且大部份都是珍貴藥材,有價無市的。

百寧著實不懂,恭敬的問道。

''陛下,如此是不是太放縱他們了?''

女帝拿起一顆葡萄,往嘴裡一放,享受般的嚼著。

她焉紅的朱唇輕啟,漫不經心的笑道,''怎麼,你還怕他們跑了不成?''

''夜公子乃是六階巔峰,武功出神入化。沐暖醫術高超,天賦極強,才短短時間已經達到三階巔峰,這兩人……''

''放心吧,他們跑不了。朕就是想讓沐暖實力達到四階巔峰。朕更想夜天祺的傷能夠在最快的時間內恢複。朕已經迫不及待想嚐嚐他的味道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