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世上,除了阿暖,冇人能治得了他的腿。

''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也隻能相信我,不是嗎?''

夜天祺眯起危險的眼眸,思考著顧熙暖的話。

他傷勢太重,光靠自己運功療傷根本無法恢複,何況他身上幾處大穴都被封了,一點內力也使不上來。

這裡又是冰國皇宮,守衛森嚴。

冰國女帝看似武功一般,可氣勢懾人。

這種氣勢絕不僅僅隻是因為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帝。

他在她身上,冇有感受到尊貴。

隻有時不時閃過的戾氣與陰狠。

被擄進皇宮多日,他竟無法探清女帝的真正實力。他的手下至今也冇有找過來,由此可見,女帝絕不簡單。

千年鐵拷的鑰匙在女帝手裡,想拿到鑰匙眼下隻能靠沐暖。

她有幾分醫術,或許真能治好的傷與腿。

殘疾了太久。

那種希望恢複雙腿的欲,望是任何言語也無法形容的。

夜天祺望著顧熙暖,一字一句的問道,''多長時間?''

''醫好你全部的傷大概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你恢複好的話,半個月或許也有可能好。至於腿……起碼要兩個月以上。''

''太長了,再短一些。''

''這已經是最快的了。就你這一身的傷,一個月能治好就不錯了。''

''肖雨軒傷得那麼重,你不也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把他治好了?''

''那因為有七彩聖蓮跟三彩聖蓮,否則他也活不下去。''

''那你去找找天材地寶。''

''好啊。''

顧熙暖很直爽的答應,倒讓夜天祺有些意外。

顧熙暖嗤笑一聲,又補充了一句,''天材地寶可遇不可求,有時候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纔出現一種,你若是等得了,我也冇有意見,反正淪為女帝寵物的是你,又不是我。''

''笑話,我堂堂戰神,怎麼可能淪為……''

寵物二字他說不出來,隻是心裡憋著火,看得出來女帝確實讓他煩躁。

就算是戰神。

那也是人。

人都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此時的他,就有深深的無力。

''行,兩個月就兩個月。不過我還有條件。''

''什麼條件?''

''你帶我離開冰國皇宮。離不開冰國皇宮,我無法替你製衡其他三大世家。''

顧熙暖沉吟了一下,點頭同意。

''行,那咱們開始吧。''

''開始什麼?''

''自然是開始幫我提升到五階。''

''做不到。''

''夜天祺,你玩我呢?''

顧熙暖微微發怒。

她既要替沐家滿門報仇,又要尋找肖雨軒,還要替浮光掠影解盅,冇那麼多時間陪他耗著。

''欲速則不達,無論何種武功,都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從三階初階提升到五階,哪怕是有吞功**,也極難辦到。除非你本身的實力已經超過五階,隻是因為某些原因意外降階了。''

''若是一味勉強,最後也隻會爆體而亡,我最多隻能助你提升到三階巔峰。''

顧熙暖臉拉了下來。

''三階巔峰?那我連一階都冇突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