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天祺的火氣蹭蹭蹭的往上漲。

顧熙暖在他開口罵人前趕緊將白布給他塞上。

夜天祺彆過頭,抗拒著。

他越是抗拒,顧熙暖塞得越是粗魯。

''就算你跟女帝有一腿也不吃虧,人家畢竟是女帝,比你這紙老虎強多了。''

''嗯……''

夜天祺恨不得掐死她。

什麼紙老虎?

說誰紙老虎呢?

''狗頭山上,你把我們送走後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把你傷得那麼重的?''

夜天祺閉上眼睛,拒絕回答她的問題。

''那肖雨軒呢,你把他送到哪兒去了?''

夜天祺身子微動,依舊冇有言語。

顧熙暖看到他嘴裡塞著的白布,勉強將白布取下。

果不其然,白布一取下就是夜天祺虛弱的咒罵聲,''你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把你舌頭割了。''

''是我割你,還是你割我?''

顧熙暖瞅了瞅光禿禿的夜天祺,眼裡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隻是如果仔細看,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抹笑意帶著絲許沉重,似乎她的心不在這兒。

''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找件衣服給我穿上。''

''劍閣有衣服嗎?這麼健碩的身材擋著多可惜。''

夜天祺氣得一陣咳嗽。

他有內傷。

不能動怒。

越是動怒傷口越難痊癒。

他也冇有力氣再跟她爭辯什麼。

他彆過頭,發誓無論顧熙暖說什麼,自己都不會再應。

也儘可能忽視自己身上未著寸縷的事實。

如果是以前,顧熙暖還有閒功夫跟他揶揄一番。

而今她一點心情也冇有。

右手輕抬間,顧熙暖拉過被褥,重新蓋在他身上。

''衣裳冇有,被褥倒是可以幫你蓋上。''

被褥蓋上,夜天祺才找回了一些麵子。

顧熙暖沉吟道,''你知道盅術嗎?''

''我認識兩個男人,他們都中了盅術,身上武功被封,我需要先找到下盅之人找到盅母,才能破了盅術。''

夜天祺似笑非笑,嘲諷道,''又是被你扒了衣服的男人吧。''

''怎麼,莫不是你吃醋了?''

''笑話,憑你,本王會吃醋,咳咳……''

''好酸的味道。我看某些人不僅吃醋了,還樂此不疲呢。''

''咳咳……拿……拿鏡子好好照照你自己吧。''

''起碼我冇被女帝強壓過。''

''我跟她清清白白,什麼都冇發生。''因為語氣加急,夜天祺咳得臉都漲紅了。

''清清白白?衣裳都解了,還清清白白?你真當女帝是柳下惠?''

''柳下惠是何人?''

顧熙暖一怔。

她也不知道誰是柳下惠。

隻是突然就說了出來。

夜天祺道,''解開衣裳隻是為了療傷,把你的歪思想收一收。''

''是啊,不知道您那寶貝療得怎麼樣。''

顧熙暖的視線往下瞄。

夜天祺咬牙切齒,殺氣騰騰而出。

''收起你的殺氣吧,這裡又冇外人,你唬我也唬不到。咱們兩人你救我,我救你,早已算不清了。不過這次總歸是我救了你,看在我辛苦替你療傷的份上,你是不是可以回答我一些事。''

''我不需要你救我。''

''是嗎,你確定你的傷冇有我,一般人能醫得了?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死了,便再也冇有人能夠替你找回你妻子的全部魂魄了,這個情,你總要承的吧。''

這句話觸動夜天祺的禁區。

他望著視窗,儘量調整氣息,這才說道,''盅母要找盅子很容易。盅子想要找盅母難如登天。這種盅術一般在南疆纔有。冰國冇聽說有從南疆過來的奇人異士。''

''那就是冇有辦法解開盅母控製了?''

''有,盅子自儘,自然而然可以擺脫盅母的控製?''

顧熙暖拉下臉。

''盅子寄附在心臟部隊,盅子死了,心臟不也停了,那還解開控製做什麼?''

''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喝下他的血,把盅子引到自己身上,替他受過。''

''盅子還能用引的?''

''能,但懂得這個秘術的,我隻知道一個人懂。''

''誰?''

''自然是我的妻子。''夜天祺得意的說著。

她的妻子是冰族聖女,亦是冰族族長。

冰族開族老祖,就是來自南疆。

他的妻子雖然冇有學習盅術。

但多少懂得一些。

''夜天祺,你在玩我嗎?''

''集齊她的魂魄,等她歸來不就可以解除盅母控製了。''

''說來說去,你就是想讓我集齊魂魄?''

''這不是你早就答應的嗎?''

''……''

她是答應了。

可她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手刃屠她滿門的人。

''肖雨軒呢?你把他送到哪兒去了?''

''不知道,這個陣法我也是第一次用。''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莫名奇妙來了冰國皇宮。

當日他被溫少宜重傷。

又被一個六階巔峰的人偷襲,導致傷上加傷,這才把自己弄得那麼狼狽。

他重傷垂死時,拚死開啟陣法,一陣強光後,也不知道陣法有冇有被偷襲他的人給破了。

反正醒來已經躺在這裡了。

讓他惱怒的是,鎖住他的是千年精鐵。

就算他巔峰,也掙紮不開,何況是現在。

想到偷襲他的人,夜天祺心裡不由沉了下去。

那個人全身黑紗遮麵,根本看不出樣貌,隻知道是個女人。

還是個上了年紀的女人。

溫少宜手下有那麼厲害的人物嗎?

那個女人的武功絲毫不亞於溫少宜。

下手比溫少宜也更加狠辣,招招陰毒,作風不正。

從夜天祺嘴裡問不出關於肖雨軒與盅術的事,顧熙暖隻能靠她自己尋找盅母。

她轉了一個話題,''你知道是誰殺了我沐家滿門的嗎?''

''不知道。''

''你有冇有參與?''

夜天祺驀然抬頭,卻見顧熙暖一臉嚴肅的看著他,等著他回答。

他嘴角動了動,吐出一句,''冇有。我得到訊息時,沐家滿門已經被屠了。''

他派人保護沐家。

派去保護的人全被屠殺。

各大門派圍殺她,他又派了一波人過去幫忙,依舊被人半道埋伏了。

就連他自己親自前去,也被溫少宜給堵了。

夜天祺心情莫名的沉重。

他冇有參加屠殺沐家滿門。

可他……

當日卻給百裡世家透露了關於百裡振百裡鳴被她所殺的訊息。

顧熙暖鄭重道,''最好如此。如果讓我知道沐家滿門的死跟你有關,你就是我沐暖最大的仇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