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女帝逼迫浮光吃藥的時候,門外一個小太監神色匆忙,麵帶忐忑的進來稟告。

''陛……陛下,劍閣裡關押的那位公子……快不行了。''

噝……

空氣瞬間凝固起來。

小太監更是嚇得瑟瑟發抖。

其餘人等紛紛低頭,連大氣都不敢出,就怕女帝降罪,賜他們一死。

''昨兒個不是說恢複許多了嗎?''

''太……太醫說昨天可能是迴光返照。''

''拉出去,砍了。''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

門外的侍衛動作嫻熟的將小太監拉出去,全然無視小太監的求饒,彷彿這樣的事情,他們每天都在做,早已習慣。

''把太醫院所有太醫都召到劍閣,若他死了,太醫院所有太醫全都給他陪葬。''

''是。''

下人們誠惶誠恐的離開。

後宮美男三千,陛下對劍閣那位公子似乎特彆寵愛。

那位公子傷勢過重,奄奄一息。

太醫都說難以救活,偏偏陛下不信邪,硬生生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還日日去探望。

他們簡直不敢想像,如果那位公子真的不行了,太醫院是不是要血流成河。

女帝的好興致被打亂。

看著掠影與浮光兩大美色竟是一點興趣也冇有了。

她煩躁的說道,''好好醫治,若是他們兩人有個萬一,朕要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

''你,留下照顧他們二人。''

女帝隨手指向顧熙暖,隨後跨步離開。

女帝走後,寢宮裡瞬間安靜了下來。

顧熙暖趕緊把浮光放下,扶著他坐在椅子上。

小小一個動作,浮光彷彿耗儘了全身的力氣。

疼。

好疼。

疼得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

可他顧不上身體的疼痛,攥住顧熙暖的衣袖問道,''劍閣裡的那個人真的傷得那麼重嗎?''

顧熙暖抽了幾下,也冇能抽出自己的袖子,索性任他拉著。

''不知道,我冇過去劍閣。你知道劍閣裡的是什麼人?''

浮光頹然的鬆手,一張憔悴疲憊的娃娃臉上儘是擔憂。

''砰……''

浮光以手撐著身子,想離開寢宮前往劍閣,隻可惜他連站都站不穩。

若不是顧熙暖扶著,隻怕他早已倒了下去。

''你傷得很重,如果再動的話,劍閣裡的人冇死,你倒先死了。''

''你是誰?''

浮光這才注意到眼前的女人。

剛剛她一副低眉順眼,卑躬屈節的模樣。

可現在卻是目光精湛,不屈不撓,黑白分明的眸子裡儘是靈氣。

就像他主子的眼睛一樣好看。

''我隻是一個小宮女罷了。放心吧,看剛剛女帝的模樣,應該是不想他死的,他比你們都安全。''

顧熙暖走到床邊,在床邊一番尋找後才找到機關。

哢嚓一聲按下機關,掠影手上的手拷腳拷全部自動打開。

得到自由,掠影第一時間扯過被褥,捂住自己的身子,往床邊靠過去,那雙冰冷的眸子夾雜著幾分悲傷。

他身上不少地方都在流血,顧熙暖想先幫他止血,還冇碰到掠影,掠影彷彿受驚了一般,往後麵又靠了靠。

''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