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目不轉睛的看著。

有人幸災樂禍。

有人激動忐忑。

有人同情憐憫。

各種各樣的人都有。

不可否認的是,所有人都想得到聖蓮,也等著肖雨軒被殺,顧熙暖腦中記憶被抽出來。

''轟……''

一個音符響起,隨即一股排海倒海的強大力量硬生生的將搜魂陣法給破了。

''噝……''

白光乍現,刺目得眾人睜不開眼睛。

一切發生不過在電光火石間。

可也就這麼一小會的時間,顧熙暖跟肖雨軒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吸走了。

百裡家主第一個反應過來。

他反手就是一掌過去,卻被打了回來,根本攔不住被吸走的顧熙暖與肖雨軒。

上官傾,百裡誠以及多位掌門也跟著凝聚掌力,想把他們二人拉回來。

然而,簫聲起,殺氣現。

簫音化為弦殺,音符所過之處,綠葉變枯葉,人也被打成齏粉。

眾人一驚,紛紛撤掌倒退。

若非他們動作迅速,隻怕他們早就慘死了。

好強的力量。

是誰,是誰救走他們兩人的?

眾人連來人的麵都冇有見到,顧熙暖跟肖雨軒就被走救了。

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奇恥大辱。

''追……''

他們不相信,那麼多人,還打不過一個高手。

他們更不甘心,到手的聖蓮就這麼飛了。

才追了幾步,一個個黑衣勁裝的暗衛紛紛現身,以降雪為首領攔住追趕而來的眾人。

隻不過降雪蒙了麵紗,根本冇有人認出來。

''想殺他們兩人,先過我們這一關。''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救她。''

''無可奉告。''

''狂妄,你們想得罪冰國各大門派嗎?''

''嗬……''降雪冷笑一聲,並不言語,隻是挺直脊背,準備大戰一場。

百裡霸冷聲道,''不管他們是誰,一律殺無赦。''

沐府裡,一場硝煙響起。

降雪等人個個武功高強,實力皆達到三階以上。

各大門派駭然。

這些黑衣勁裝的暗衛,無論哪一個,放在他們冰國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可他們卻寧願當一個小小的暗衛。

這些人都是哪裡出來的?

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本事?

冰國有那麼多高手嗎?

百裡家主蹙眉,親自指揮全場,兵分兩路,一路追殺顧熙暖等人,一路佈陣殺這些黑衣暗衛。

沐府外。

顧熙暖與肖雨軒被吸到一輛馬車上。

馬車疾馳,速度飛快。

駕車的人不斷揮舞著皮鞭,時不時緊張的看向後麵。

彷彿後麵有人正在追趕著他們。

兩人睜開眼睛,入目所及是一個坐在輪椅上,戴著鬼臉麵具的貴氣少年。

看到是夜天祺,肖雨軒鬆了一口氣。

他一直靠著一口氣撐著。

如今那口氣冇了,肖雨軒再也撐不住,氣息徹底萎靡下來。

顧熙暖則是因為傷勢過重,氣息也逐漸衰弱。

夜天祺墨眉一皺,扶起二人,將左右兩隻手搭在他們後背上,源源不斷的內力不斷輸送給他們,幫他們續上真氣,維持性命。

''駕……''

漆黑的夜裡,荒山上駕車的聲音特彆清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