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

全場騷亂。

沐暖殺了百裡鳴跟百裡振?

這怎麼可能?

百裡鳴可是百裡振最寵愛的孫子,也是百裡世家不少長老的心頭寶。

沐暖怎麼敢殺他?

而百裡振就更加不可能了。

他可是堂堂四階高手啊。

沐暖再怎麼厲害,能打得過百裡振?

寧老爺子嗤笑一聲,語氣裡滿滿的質疑,''你說暖丫頭殺了百裡振?就憑她一個人?''

''是。''

不止她不相信。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

長老百裡誠暴怒道,''我們家主難道會說謊嗎?而且……百裡振是我們百裡世家舉足輕重的長老,前家主在他身上種了秘術,隻要誰殺了他,誰的頭頂便會出現一盞紅燈。''

他大手一揮,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沐暖的頭頂確實出現一盞紅燈。

''真的是紅燈,難道百裡振真的是沐暖殺的?''

''早前聽說百裡世家有一種秘術,隻要被種下秘術的人,一旦被殺,凶手的頭頂便會出現紅燈,我以為是傳言,冇想到是真的。''

''可不是嘛,這麼多年來一直冇人敢殺百裡世家的大人物,也是顧忌到這點,這下沐暖慘了,百裡振可是百裡家主的親弟弟啊。''

''沐暖可是天才馭獸師,也是萬獸之主,難道百裡世家不想拉攏她嗎?''

''拉攏什麼,親弟弟都被殺了,百裡世家能嚥下這口氣?''

林思遠道,''沐姑娘,難道你真的殺了百裡鳴跟百裡振?你趕緊跟他們解釋清楚呀。''

百裡誠搶先道,''解釋什麼,有人親眼看到沐暖殺了百裡鳴,也有人親眼看到沐暖殺了百裡振。''

''啪啪……''百裡誠拍了拍手,立即有兩個瑟瑟縮縮的少年走了出來。

''小人是鳴公子的手下,那天鳴公子要……要殺沐暖,反被沐暖給……給殺了……我被重傷,看到沐暖像魔鬼一樣凶性大發,所以……裝……裝死……才躲過一劫。''

''小人去竹林采摘新鮮竹葉,遠遠便看到沐暖殺了百裡長老,也不知道他用什麼邪術,把百裡長老的血都給吸乾了,隻剩下一副枯骨。''

寧天佑一拍椅子,''族屁,他是你們百裡世家的人,當然向著你們百裡世家說話。而他,他怎麼會那麼湊巧去竹林采摘竹葉?沐暖一介女流,哪來的本事把百裡振的血都給吸光,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眾人紛紛點頭,皆是不相信。

世上冇有任何一種武功可以把人的精血吸乾,變成一幅枯骨的。

百裡家主也不廢話,運用大神通,凝聚功力,緩緩將百裡振被精乾精血的一幕幕展現出來。

噝……

全場都是倒抽口涼氣的聲音。

怎麼也不敢相信,畫麵中重傷倒在地上的女人,身上突然出現一股力量,將拍掌而來的百裡振逐漸吸光內力,又吸乾精血,最後變成一副枯骨。

寧老爺子臉色沉重,''大神通還原術……百裡世家的第一絕學。''

百裡誠得意道,''冇錯,就是我們百裡世家獨有的大神通還原術。百裡振長老因為被種下秘術,所以死前的畫麵可以用大神通還原術還原出來。''

那兩個人說的話,他們不相信。

可是大神通還原術隻會還原真實的畫麵。

他們不得不相信。

隻是……沐暖的武功,究竟是什麼邪門的武功?

居然可以吸人武功,吸人精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