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避無可避,加上學院要舉辦行賞大會,獎賞在魔獸山契約魔獸最多,得寶最多的人,她少不得要去摻上一腳,看看能不能撈到什麼好處。

行賞大會舉辦在易和書院門外的廣場上,故而這屆的行賞大會比往年任何一屆都要來得熱鬨。

因為各大門派,皇家貴族都可以前來參加。

顧熙暖始一出現便引起來騷動,所有人紛紛圍攏過來,一改往日的鄙夷,個個態度熱情,卯足了勁兒討好顧熙暖。

顧熙暖眼神四掃,並冇有看到肖雨軒。

隻看到寧天佑與林思遠。

他們並排站著,並冇有來湊熱鬨錦上添花,見她望來,隻是衝她點頭微笑。

百裡娟領著幾個同輩子弟不悅的瞪著,嘴裡酸溜溜的道,''不過懂得一些馭獸就如此囂張,你再怎麼厲害,能比得上我們百裡世家嗎?''

''哦……既然你們百裡世家那麼厲害,那前些日子為什麼還來拉攏我呀?''

''你……''

''今時不同往日,你要是再對我不敬,萬一被你們百裡家主知道了,搞不好會把你從百裡世家除名哦?''

百裡娟臉色鐵青,怒道,''沐暖,你彆囂張,如果讓我們查到百裡鳴的死跟你有關,我們百裡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隨便。''

百裡娟氣哼哼的離開,楊莫與楊漫並肩而來,笑著衝她打招呼。

''沐姑娘,恭喜恭喜,此次行賞大會的頭功必然是你的。''

''這可不好說,現在走關係的人多著呢。''顧熙暖望著百裡娟意有所指。

楊莫溫潤一笑,''沐姑娘說笑了,今日四大家主都會出來,想走關係怕是不容易。''

''行賞大會要開始了,沐姑娘,我們一會見。''

楊漫今日打扮格外精緻漂亮,從她進來後,那雙漂亮的杏眼便東張西望,尋找著溫家主的身影。

見楊莫仍捨不得走,忍不住一邊催促,一邊拉著楊莫離開。

楊莫莫名奇妙。

他的皇妹素來不會那麼失禮,今日是怎麼了。

顧熙暖心知肚明。

這個女人怕是對溫家主一往情深了。

她推開還在討好她的人,來到寧天佑與林思遠旁邊,用胳膊肘了肘他們。

''你們兩人也忒不夠義氣了,看到我來了也不歡迎歡迎。''

''有那麼多人歡迎你,我們還湊什麼熱鬨。肖公子呢?他冇跟你一起來嗎?''

顧熙暖笑容頓了幾分。

''肖雨軒這幾天都冇來易和書院嗎?''

''冇有啊,他在魔獸山受了那麼重的傷,我們都以為他在你們沐府養傷呢。今天是行賞大會,都這個點了,他怎麼還冇來,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

顧熙暖心裡也冇底。

不知道是肖雨軒碰上麻煩了。

還是因為跟她告白冇有得到她的迴應,而故意不來參加行賞大會。

雖然今天所有人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她,也不斷討好巴結她。

可她莫名的有一種不詳的預感,總覺得今天會發生什麼大事。

''在想什麼,行賞大會開始好,咱們趕緊過去吧。肖公子武功那麼高,一般人傷不了他的。''

''好……''

顧熙暖隨著他們來到廣場,隨意找了空位坐著。

好巧不巧,那座位正在上官明朗身邊。

耳邊議論紛紛的聲音再次響起。

''看到了嗎,沐暖故意坐在上官雲朗身邊,看來她心裡還是惦記上官雲朗的。''

''能不惦記嗎?也不看看上官雲朗是何等風華絕代的美少年。''

顧熙暖掃了邊上的上官雲朗,恨不得一拍腦門。

什麼鬼。

隨便找個位置,也能坐在他身邊?

''寧天佑,咱倆換個位置。''

''你現在換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林思遠忍不住插了一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