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等了顧熙暖片刻,等著她求饒,然而一向鬼靈精怪的顧熙暖這一次不僅冇有求饒,也冇有想方設法逃離這裡,反而閉上眼睛,任他要殺要剮。

溫少宜冷冷道,''這是你自找的。''

''咻……''

一道冷風吹過,顧熙暖直接被冷風吹到蛇窟裡,發出重重的落地聲。

''噝噝噝……''

五花八門的毒蛇瞬間將目標投向顧熙暖,一條條毒蛇滑動蛇身,高昂著蛇頭,將顧熙暖團團包圍起來。

乍然間被這麼多毒蛇當盤中餐盯著,饒是顧熙暖也不禁後退幾步。

可四麵八方都是毒蛇,她根本退無可退,隻能警備的盯著毒蛇,準備與它們進行殊死搏鬥。

萬蛇噬咬,這種死法堪比淩遲處死。

她不願就這麼死去。

眼看毒蛇離她越來越近,顧熙暖在身上摸了摸。

赫然間,她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一把硫磺粉撒向蛇群。

原本滑向她的蛇群紛紛退避三舍,不敢再靠近顧熙暖。

溫少宜取出雪白色的琴,素手輕撥,不敢靠近顧熙暖的毒蛇們像是吃了什麼興奮劑一樣,瘋狂的湧向顧熙暖。

每一條毒蛇都張著獠牙,任憑顧熙暖的硫磺粉怎麼撒都不管用。

這些毒蛇似乎都聽從琴聲的號令。

顧熙暖做好了血濺毒窟的準備。

可是離奇的一幕發生了。

這些毒在距離她二十厘米處的時候紛紛停住了,每一條都疑惑的看著顧熙暖,蛇眼裡有著迷茫,卻不再攻擊了,隻是噝噝噝的嗅著什麼味道。

顧熙暖疑惑。

溫少宜也疑惑。

他彈奏雪琴的速度加快,音符不斷拔高。

毒蛇們依舊不為所動,然後齊齊調轉蛇頭,瘋了似的咬向溫少宜。

溫少宜眼神一冷,音符轉為殺符,錚錚錚的響著。

隨著他的琴響,那些撲咬而來的毒蛇紛紛被琴絃之氣攔腰斬斷,倒落在地。

不過眨眼間,密密麻麻的毒蛇全部死在溫少宜的琴殺之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快得讓顧熙暖措手不及。

她料想,或許是在因為小九兒的原因,所以這些毒蛇都冇有攻擊她吧。

滿地都是血與蛇屍,聞人令人作嘔。

邪風吹過,吹過溫少宜額角的髮絲,他瞳孔微縮,從牙縫裡蹦出一句。

''碧玉九頭蟒竟然認你為主了。''

除了小九兒,易晨飛送給顧熙暖的空間戒指也認她為主了……

這些都是屬於那個女人的……

為什麼會認她為主?

''是。''顧熙暖簡單乾脆,冷聲道,''你還想放什麼毒蟲蛇蟻,儘快上吧。''

''盤古斧在哪裡?''

''什麼盤古斧,我說了我不知道。''

''噝……''

顧熙暖隻覺得一陣暖流劃過全身,很快身上的東西都自動飛向溫少宜的手上。

有銀兩,有毒粉,還有……鎖魂壺。

不過鎖魂壺裡麵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

溫少宜盯著鎖魂壺看了許久,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鎖魂壺哪兒來的?''

''你覺得夜天祺為什麼會追殺我?''顧熙暖反問。

他跟夜天祺是仇敵。

如今看著鎖魂壺的眼光又帶著異樣。

想必他們之間應該有某種瓜葛。

果然。

溫少宜忽然明白了些什麼。

隻是他想不明白,她毀了鎖魂壺,為什麼夜天祺能放過她?

鎖魂壺裡不是裝著她的一縷魂魄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