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看到那些鮮花餅,眼裡一串火苗蹭蹭蹭往上漲。

''就算死了,你也要留著他送給你的鮮花餅嗎?你越想留,我越要毀去。''

鮮花餅觸怒溫少宜。

溫少宜殺氣暴漲,下手不再保留,磅礴的內力堪比血海,意欲徹底摧毀空間戒指。

溫度太高,殺氣太濃。

顧熙暖瞳孔一縮。

好強的殺氣。

這麼霸道的招式,若是落在她身上,隻怕她連骨頭渣子都無法留下了。

顧熙暖拚命想反抗,奈何在六階高手的威壓之下,她根本冇有一絲反抗的機會,隻能眼睜睜看著溫少宜的招式落下。

臨死之際,她更怕的是空間戒指被溫少宜給毀了。

千鈞一髮,一枚小小的戒指竟然散發出強大的殺氣,伴隨著一聲清幽的笛聲,笛聲的音符轟的一聲與溫少宜的掌力撞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聲響,密室晃盪了幾下,似乎都要坍塌的模樣。

戒指突然散發驚人的威力,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想到的。

連溫少宜也冇有料到。

撞擊後,溫少宜被震得後退一步,本就深受內傷的他敵不過這一擊,一口鮮血從嘴角溢了出來,雙手也顫抖了幾下。

他死死盯著空間飄蕩而出的笛子,以及笛子佈下的保護光圈,嘴裡吐出一句。

''這把笛子……是易晨飛的……七階……是她……她在空間戒指裡下了禁製。''

''你不僅把鮮花餅禁印起來,你還把這支笛子禁印起來,利用他們與戒指互相保護……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