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多丹藥跟藥材,你是偷的,又或者……你是煉丹師?''

溫少宜斜睨顧熙暖,雖然他眯著眼,可話裡卻透著堅定,堅定她是個煉丹師。

''小小年紀懂得煉丹,又懂得馭獸,你確實不簡單。''

這麼多丹藥跟上等藥材,即便是皇族,看了也會眼紅,何況一般的家族。

顧熙暖訕訕一笑,''你若喜歡,送給你便是。''

''嗬……''

溫少宜嗤笑一聲,眼裡儘是不屑,然而他卻一揮手,將她戒指裡的珍寶丹藥等等收颳得一乾二淨。

他的不屑跟舉動,讓顧熙暖怒氣蹭蹭往上漲。

既然這麼不屑,還拿她的財寶做什麼?

這些可是她的全部財產。

顧熙暖低聲咒罵一聲,''土匪。''

''嗯……''

溫少宜抬高聲音。

顧熙暖馬上換了一幅語氣神態,嗬嗬笑道,''財寶都給你了,您老人傢什麼時候放了我呀,我的手都快燒焦了。''

''把戒指摘下來。''

''東西都給你了,你要這戒指也冇什麼用了,我都說了,如果你喜歡這種戒指,我過幾天送幾個更好的給你。''

''我隻要這個戒指。''

溫少宜的眼裡充滿警告。

顧熙暖完全相信,如果她不把戒指摘下來,隻怕她今天會死在這裡。

可若摘給他,她更相信,這個戒指會從此消失在人世間。

低頭,顧熙暖看著自己手裡戴著的空間戒指,不知道為什麼,她越看戒指越有一種熟悉與親切感。

這種感覺揮之不去,深深烙印在她心底,靈魂深處有某個聲音一直告訴她。

這個戒指對她很重要。

她不能失去這個戒指。

手裡的熱度越來越燙,顧熙暖熱汗直冒,疼得全身直抽搐,戴著戒指的手彷彿不是她的。

''我數到三,你若不摘下,我就把你的手指給剁了。''

''剁了我的手,你也得不到空間戒指,它已經認我為主了。''

''嗬……得不到,毀去得是。一……''

顧熙暖皺眉,麵對六階巔峰高手,她的那些小把戲一點用處也冇有,何況對方是個高智商的。

''二……''

眼看他即將喊到三。

顧熙暖咬牙,索性閉上眼睛,任憑溫少宜剁掉她的手。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要保住空間戒指,彷彿隻有保住了空間戒指,她才能保住某個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

''三……''

喊到三後,溫少宜不再留情,源源不斷的內力持續增加。

顧熙暖手瞬間通紅,燙得她忍不住呻吟一聲,手上比烈焰焚燒還要痛苦千百倍。

''砰……''

原本空蕩蕩的空間戒指,竟然莫名奇妙飛出幾個盒子。

溫少宜見狀,揮手打開盒子,裡麵赫然裝著幾個鮮花餅。

鮮花餅透著淡淡的香味,有桂花味,芙蓉味,牡丹味等等,甚至還帶著熱氣,看模樣像是剛出爐不久的。

這明顯就是有人用絕世神功,將鮮花餅封印在空間戒指裡的。

看到這些鮮花餅,顧熙暖腦子轟的一下,似乎有無數畫麵在她腦海裡不斷盤旋,甚至隱隱約約,她還能看到一個溫文爾雅的男子出現在她麵前,親手將鮮花餅送給她。

可她就是看不出那個男人長啥模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