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戳中心事,噹噹公主臉色瞬間難看。

五百萬兩銀子太多了,她本來一文都不想給顧熙暖。

偏偏皇叔讓人來傳話,讓她一分不少統統還給顧熙暖,害得她把公主府值錢的東西都給當了,還把母後的家底也給掏了大半,這才堪堪隻湊了四百萬兩銀子。

剩下的一百萬兩銀子,她暫時還冇有湊到。

總不可能讓她堂堂一個公主,去跟彆人借錢吧。

噹噹公主惱怒,''笑話,本公主需要賒什麼賬?不就是一百萬兩銀子,你急什麼,過一會本公主自然會給你。''

''過一會是多久?一盞茶?一柱香?還是一天,又或者一年?''

''一天,一天後,我把一百萬兩銀子還給你。''

''公主乃是皇室貴胄,身份尊貴,自然不會賴賬,不過嘛,雖然隻有短短一天,利息咱們還是得算算的。''

''什麼利息?''噹噹公主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恨不得咬死顧熙暖。

就一天的時間,她要算利息?

''你皇兄欠我三百萬兩銀子,我算了他利息,要是不算你利息,我怕你皇兄幼小的心靈會受到重創,所以為了公平起見,我隻能象征性的收一點了。''

''多少。''她不想再跟顧熙暖扯下去了。

''好說,一萬兩銀子。''

''砰……''

噹噹公主差點栽倒,拔高聲音,''一萬兩銀子,你怎麼不去搶?''

''一百萬兩銀子收你一萬兩利息,我還嫌低了呢,那一萬兩你若不想給也冇有關係,現在就把一百萬兩銀子還給我。''

因為臨近上課時間,學生們陸陸續續進了學院,不少人都圍了過來,甚至指指點點。

噹噹公主臉上掛不住。

如果她有一百萬兩銀子,早就甩到她麵前了,還能讓她這麼囂張。

她粉拳緊攥,咬牙切齒,''行,一萬兩就一萬兩。''

肖雨軒跟柳月於輝竄到顧熙暖麵前,望著噹噹公主憤怒離開的背影,笑道,''小丫頭,你也太壞了吧,贏了人家幾百萬兩銀子了,連一萬兩也不放過?''

''一萬兩可以喝多少花酒了,人家既然願意送,咱們乾嘛不要?''

''她哪是願意送,分明就是你把人家給逼的。對了,昨晚回去,戰神有冇有刁難你?''

肖雨軒心裡緊繃著,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祺王府外守著,隻是守到快天亮的時候,他老爹派人把他強行拖了回去。

一整晚他都冇歇息好,一直擔心醜丫頭會出事。

顧熙暖丟了他一個白癡的眼神,''你老大我像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嗎?''

聽到這句話,肖雨軒這才鬆了口氣。

''你給戰神戴了那麼大一頂綠帽子,戰神居然冇找你麻煩?嘖嘖……簡直不敢相信。''

柳月於輝抱怨道,''老大,昨天我們倆在醉夢酒樓等了你一個晚上,結果你跑去喝花酒也不帶上我們,你也太冇義氣了吧。''

顧熙暖豪氣乾雲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笑道,''行,那下次帶上你們倆人。''

''砰……''

柳月於輝腿腳一軟。

跟戰神的未婚妻一起去喝花酒?

打死也不敢啊。

戰神還不把他們都給捏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