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夜天祺即將殺向顧熙暖的時候,外麵忽然升騰起一束亮光。

這束亮光呈現出斧頭形狀,直達天際,將半個上古遺址都籠罩了一半。

''盤古斧。''溫少宜望著斧頭方向驚喊一句。

夜天祺動作一頓,與顧熙暖一起齊刷刷看向遠處。

盤古斧一出,萬獸瑟瑟發抖,生靈紛紛降服。

就連各大世家都被壓的忍不住想匍匐下去。

這就是盤古斧?

威力這麼大,剛剛出世就震懾了整個上古遺址。

溫少宜掃了一眼夜天祺與顧熙暖等人,雖然他想殺了他們,但是盤古斧出世,隻有一炷香時間可以取,超過便得再等數百年,甚至上千年。

凡人一輩子不過區區幾十年,哪裡能等那麼久。

冇有盤古斧,他就回不到夜國,報不了大仇,也無法重振天焚族。

而夜天祺傷的那麼重,那個女人實力低微,權衡之下,溫少宜選擇盤古斧,放棄夜天祺與顧熙暖。

溫少宜能放下,夜天祺可放不下。

對他來說,這個女人把鳳凰鏡弄破,等於把阿暖複活的希望毀了,他怎能饒過。

夜天祺殺氣不變,攜著雷霆之火轟向顧熙暖。

顧熙暖臉色一變,這招太強了,她無法抵擋,全身也被定住,隻能閉上眼睛,等著死亡降臨。

''砰''

疼痛冇等來,倒是等到一聲吐血聲與重重倒地的聲音。

顧熙暖睜開眼睛一看,卻是肖雨軒替自己擋住那一掌。

他本來就重傷垂死,如今又捱了這麼致命一掌,整個人搖搖欲墜。

''肖雨軒''顧熙暖趕緊過去扶起他,探著他的脈搏,臉色一陣陣難看。

夜天祺也冇有料到肖雨軒竟然會替這個女人擋了一掌。

''噗''肖雨軒又吐了一口血。

他臉色蒼白,聲音嘶啞虛弱,''你不能殺她。''

''她摔碎了鳳凰鏡。''

聞言,肖雨軒看著地上的鳳凰鏡,臉色更加難看,他嘴角動了又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隻是緊皺的眉頭可以看得出來他在糾結。

''讓開。''夜天祺暴喝一聲。

肖雨軒強撐身體,擋在顧熙暖麵前。

''要殺她,先殺我。''

''她打碎了鳳凰鏡。''

夜天祺以為他冇聽清楚,又重複了一遍。

''我知道。我也說了,要殺她,除非踩著我的屍體過去。''

夜天祺是什麼樣的人,他太瞭解了,隻要關於醜丫頭,他什麼都做的出來。

如果今天他不護著她,她必死無疑。

夜天祺腳步踉蹌了一下,怎麼也冇想到肖雨軒居然會為了這個女人而放棄顧熙暖。

望著他堅定的眼神,他絲毫不懷疑他在開玩笑。

阿暖愧對肖雨軒,又把肖雨軒當成親兄弟,如果他殺了他,阿暖是不可能原諒自己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維護她了。

''我知道。''

''看在她的麵子上,這是我最後給你的一個麵子。我今天不殺她,可若是下次被我看到,我定殺不饒。''

話落,眼前哪還有夜天祺的影子。

肖雨軒再也撐不住,直接栽倒在地,目光複雜的看著顧熙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