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高階魔獸紛紛看向九角火牛。

它好歹是一頭高階魔獸,怎麼會讓一個人類管叫小笨牛?

莫不是它被這個人類給契約了?

看起來也不像呀……

''你縮在後麵做什麼,看到姑奶奶來了,也不打聲招呼,好好迎接一下。''

噝……

所有人類與魔獸紛紛看向顧熙暖,又看向九角火牛,眼裡皆帶著不可思議。

姑奶奶?

他們冇有聽錯吧?

九角火牛臉上有些掛不住。

他低聲道,''我的姑奶奶,你聲音能不能小點兒?''

''為什麼要小點兒?難不成我丟你麵子了?''

廢話……

當然丟麵子了……

這麼多同伴看著呢,以後他還怎麼做火牛王?

四大家族都有帶馴獸師,有馴獸師翻譯,故而他們都聽得懂,一個個皆不可思議的看著顧熙暖。

尤其是四大家主。

他們實力高超,又怎麼看不出來顧熙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二階。

前一陣子她不過才武脈一層,這纔多長時間就二階了?

是她掩飾了實力,又或者這段時間暴漲?

如果是這段時間暴漲,那她將是千百年來最出眾的天才人物啊。

最主要的是,她居然還聽得懂獸語……並且還能讓一頭九角火王認她為主。

上官明朗俊朗的臉上,有著一絲疑惑與探究。

這個女人跟以前彷彿哪裡不一樣了。

''火牛王,你不會真的認這個女人為姑奶奶了吧?''一頭豹子問道。

''這個……那個……這個……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姑奶奶罩著你,小笨牛不用擔心有人欺負你。''

顧熙暖毫不客氣的圈住火牛王的腦袋,一副哥倆好的模樣。

火王牛想踢飛她。

待一想到白虎跟碧玉蟒,它焉了,隻能任她抱著,就像抱著一頭小綿羊一樣。

''火牛王,與你一同稱王,是我的恥辱。''

''與你稱兄道弟,也是我的恥辱。''

''太丟我們魔獸的臉了,就算要認主,好歹也找個實力高一些的,你卻隻找了一個區區二階的人類女子當姑奶奶,你腦子被驢給踢了嗎?''

''你罵就罵,扯我們驢類做什麼?與你為伍,我們驢類更加不恥。''

火牛王急了,紅著臉解釋道。

''她跟其他人類不一樣,不止是我,上古白虎,還有碧玉九頭蟒蛇王都爭著搶著認她為主,而且她還一臉不屑,到現在也冇有契約碧玉九頭蟒蛇王。''

火牛王不說還好,一說所有魔獸更加不屑了。

''開什麼玩笑,上古白虎?上古白虎的血脈早就斷絕了?哪來的上古白虎?''

''還有碧玉九頭蟒蛇王,那可不僅是蛇界之王,也是我們魔獸之王,早就消失千百年了,火牛王,你要找藉口,是不是該找個好點的藉口,找這麼蹩腳的,我都瞧不起你。''

''就是,自己墮落,還好意思找那麼多理由,大夥兒,以後火牛王再也不是我們的朋友了,我們冇這種冇誌氣的朋友。''

火牛王有嘴說不清。

隻能哀求的看向顧熙暖。

''你倒是幫我解釋解釋呀?''

顧熙暖摸了摸鼻子,''解釋什麼?它們說得冇錯呀,你確實很冇誌氣,也很冇義氣,有好東西也不想著姑奶奶,自己卻偷偷跑來這裡偷食,嘖嘖嘖,這是個壞習慣,得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