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雨軒擔心顧熙暖。可麵對四個五階強者,他自身難保。

顧熙暖麵對百裡鳴或許還有一絲生機,麵對那四個老不死的,她必死無疑。

''保重,不必擔心我,這世上想取我肖雨軒性命的人多得去了,至今還冇有誰能得手的。''

說罷,肖雨軒鷹銳般警告百裡鳴。

''如果傻丫頭出了什麼事,我肖雨軒定要整個百裡世家給她陪葬。''

肖雨軒的眼神太冷了,冷得讓人瑟瑟發抖,百裡鳴在這一刻竟然萌生了退意。

不過待一想到顧熙暖砍了他一條胳膊,肖雨軒又將他牙齒打落,今日還有四個強者相助,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戰場一分為二。

一邊是肖雨軒,小老虎以及四個五階強者。

一邊是顧熙暖,楊莫以及百裡鳴等人。

屬於強者的戰場,他們不願有人乾擾。

顧熙暖不知道那邊的戰鬥怎麼樣,隻知道天地失色,轟隆隆的聲音到處響著,連地麵都在震動著。

強烈的殺氣,即便他們離得許遠,周圍的樹木也被波及到,一顆顆的倒下去。

就連山中的魔獸飛鳥等等全部逃命似的狂奔,遠離那裡,就怕晚一步就遭到池魚之殃。

''轟……''

又是一聲大響,地麵巨震,震得他們幾乎站立不住。

百裡鳴吞了吞口水。

他隻知道肖雨軒實力很強,卻不知道他居然強悍到這等地步,難怪派出去的人全部都被殺了。

能不被殺纔怪。

他萬分慶幸半路殺出四個強者,否則今天死的隻怕是他們。

顧熙暖與楊莫也冇有料到肖雨軒受了重傷還能這麼強。

看來之前他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他究竟是什麼人?

顧熙暖想速戰速決,好去幫助肖雨軒。

顧熙暖道,''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馬上退離這裡,否則彆怪我辣手無情。''

楊莫忍著巨痛,也沉聲做最後警告。

''如果你現在馬上撤退,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否則我們皇族絕不放過你們百裡世家。''

''呸,你當我傻呢,現在撤退好讓你們以後報複我?我告訴你們,今天不是你們死,就是我亡,來人,馬上放箭,給本公子射死他們。''

一聲放箭,萬箭齊發。

顧熙暖一直在注視著他們。

見他們放箭,刷的一下將自己的外衣解下,內力融於外衣上,將射來的箭紛紛捲開,倒打回去。

同時,她速度提到最快,飛奔來到百裡鳴麵前,五指屈指成爪,哢嚓一聲就想扭斷百裡鳴的脖子。

百裡鳴嚇得麵色大變,條件性的不斷後退。

還好他身邊有高手保護,及時攔住顧熙暖,自己的脖子纔沒被她給扭斷。

''該死的,一個廢物而已,怎麼速度這麼快,進階也這麼快。''

顧熙暖出手快準狠,每一拳出去都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

她或踢或劈或打,嬌小的身子穿梭在眾多高手身邊,如同一隻泥鰍一樣。

因為她的位置離百裡鳴太近,總是刻意靠近百裡鳴,不知道是不是想擒賊先擒王。

故而弓箭手一時不敢射她,就怕誤傷百裡鳴以及百裡鳴的親信。

''殺,給本公子殺了這個瘋女人。''

百裡鳴步步後退,偏偏那個女人雙目凶狠,越殺越勇,不斷前進,他好幾個親信強者竟然都攔不住她,反而讓她步步逼近以及重傷。

弓箭手抹了一把冷汗,射殺不到顧熙暖,隻能先把目標放在楊莫身上。

可憐楊莫本來就重傷,此時遭到弓箭手的連番射殺,岌岌可危,身上又捱了好幾箭。

顧熙暖皺眉。

她大喊道,''小九兒,小九兒,快出來幫忙。''

以往她隻要一喊,小九兒就會出現。

可這一次,她喊了許多次都冇能喊到小九兒,也不知道那條貪吃蛇又跑到哪裡覓食去了。

本來她隻要再努力一把就可以把百裡鳴給殺了。

此時她不得不放棄,掉頭對付那些弓箭手,以保全楊莫的性命。

''砰砰砰……''

''啪啪啪……''

顧熙暖腳尖一揚,兩把長劍穩穩的落在她手上,將射過來的箭雨紛紛反震回去,一瞬間弓箭手遭到不少重創。

百裡鳴吞了吞口水。

沐暖難道……

已經達到了兩階?

這怎麼可能……

這纔多長時間,她怎麼可能達到兩階?

太恐怖了。

這個人不除,以後一定是百裡世家最大的勁敵。

百裡鳴大喊,''無論付出多少代價,一定要把這兩個人殺了,誰能殺了她們,本公子重重有賞。''

一聲令下,眾人更加賣力。

顧熙暖委實生氣。

自己本來就擔心肖雨軒了,偏偏他們還如此不依不饒。

殺意頓起,顧熙暖不再保留,一劍下去就是一條性命。

''哢嚓……''

''噗……''

''噝……''

一路所過,屍體一具具的倒下。

然而顧熙暖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身上不知道捱了多少刀,也不知道被箭了多少箭,可她渾然不知,隻知道要把眼前的人全部都給殺了。

鮮血四處飛濺。

殘肢斷臂滿天飛揚。

眾人弓箭手以及幾個二階巔峰強者,竟然都殺不了顧熙暖。

若非親眼所見,在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不知道過了多久,戰鬥停止。

山風吹過,將血腥味四處瀰漫……瀰漫……

顧熙暖雙手撐著長劍,粗聲大喘,熱汗淋漓而出。

她很累。

也很痛。

隻是身體早已痛到麻木了。

那雙惡毒的眼神狠狠瞪著呆如木雞的百裡鳴。

楊莫倒在血泊中,久久無法爬起。

他一共中了五支箭,幸好那五支箭都冇有箭到致命處。

遍地的屍體,提醒著剛剛發生的慘烈一幕幕。

今天發生的一切,太讓人震撼了。

誰也想像不到,一向被傳言是廢材的沐暖,居然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尤其是她的招式,怎麼看都像一個巔峰高手才能擁有的。

不,應該說是身經百戰的巔峰高手才能擁有的。

可她……似乎並冇有什麼實質的實戰經驗吧?

''還打嗎?''顧熙暖粗聲質問。

百裡鳴甩了甩頭,又一次吞了吞口水。

''我說過了,今天你必死無疑,藍叔,殺了她,絕不可讓她活著離開。''

''是。''

廝殺再起。

顧熙暖的力氣幾乎耗儘了。

她的視線開始模糊,可她還是咬牙,憑著本能決戰。

顧熙暖以一敵三,與百裡鳴最後幾個親信強者打得如火如荼。

驀然間,顧熙暖聽到一聲顫抖的驚駭大喝。

''傻丫頭……''

誰……

誰在喊她?

好像是小軒軒的聲音。

她努力睜開眼睛,卻見白衣浴血的肖雨軒衝到她麵前,以自己的身體替她擋住了致命一劍。

一箭穿心,正中肖雨軒致命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