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角火牛怎麼可能同意,好歹它也是牛中之王,傳出去它多冇麵子。

一人一牛僵持不下,淒厲的慘嚎聲跟打鬥聲時不時的傳出來。

終於……

顧熙暖哢嚓一聲,把九角火牛的一個牛角硬生生的掰了下來,鮮紅的血順著九角火牛的牛頭一路往下滴落。

至此,九角火牛對顧熙暖徹底動了殺心。

小老虎虎爪一蹬,跑到顧熙暖身邊怒視九角火牛,隨時準備與它大乾一場。

肖雨軒也收起懶散的姿態,撐著重傷的身子來到顧熙暖身邊。

鬨歸鬨。

九角火牛真要動起殺心,他們絕對討不了好,畢竟這是它們的地盤。

''人類,你找死。''九角火牛怒喝一聲,周身威壓外釋,屬於它獸王的權威壓得眾人止不住心中發悚。

隨著它一聲牛吼,整個地麵轟隆隆震動起來。

遠處,如螞蟻般密集的牛群紛紛跑來,乍一眼看過去,起碼有數千頭,每頭都有成人般高大,且殺氣凜凜。

這麼多牛群將他們包圍,想殺出血路,隻怕比登天還難,尤其他們還重傷。

顧熙暖趕緊道,''比武拳腳無眼,難免有些損傷,你是牛王,度量應該很大,不會跟我計較的。''

''你把我牛角都拽冇了。''

''我馬上給你撲火,幫你療傷。''

顧熙暖說著,手心一揚,也不知道她在九角火牛身上灑了什麼藥粉,原本怎麼也撲不滅的火,瞬間就滅了。

顧熙暖又從懷裡取出好幾瓶丹藥遞給九角火牛。

九角火牛不屑,可聞到藥香,它忍不住牛身一震。

好濃的靈氣。

''這是極品療傷聖藥跟二品上等丹藥?''

''是,這幾瓶藥抹身上,你的燒傷很快就能恢複了。這幾瓶可以提升功力的,全部賠送給你了。''

九角火牛怒氣平複了些許。

隻是依然氣得不行。

顧熙暖也不小氣,大手一揮從空間戒指裡又取出數十瓶丹藥。

''用做補償,這些丹藥都送給你了。''

''這點丹藥就想彌補嗎?我的牛角冇了,可是一輩子的恥辱。''

顧熙暖攤手。

''誰讓你輸給我的?''

''要不是你讓白虎先將我重傷,我怎麼可能打不過你。''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一臉認真的道,''你堂堂一個牛魔王,打輸一個弱女子,還被一個弱女子給生生掰斷了牛角,傳出去委實丟人,依我看,這件事就揭過了,你看你的牛子牛孫馬上就到了,你要把這麼丟臉的事讓你牛子牛孫知道嗎?''

九角火牛怒氣蹭蹭蹭又上來了。

顧熙暖臉色一板,正色道。

''呐,你要是真想跟我們拚命,我們也奉陪到底,小軒軒雖然受傷了,實力可不比你弱,還有白虎,當然……還有我的另一隻獸寵,小九兒。''

剛提到小九兒,小九兒扭著肥胖的蛇身,一扭一扭的過來。

乍一看到顧熙暖,直接飛撲過去,纏上顧熙暖的手腕,親昵的蹭著她的手腕。

''主人,你去哪兒了,小九兒找你找了好久。''

''小花蛇,它想害主人。''小老虎控訴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