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對,七階不叫魔獸,而應該叫神獸,四階以上的都是神獸了。

寧天佑撇了撇嘴,''醒醒吧,七階神獸連各大家主甚至皇族都冇有,你能得到才見鬼了。再說了,真要碰到七階神獸,我們早被打死了,還能契約得了他們。''

''所以我說這個馭獸大會很雞肋,一點用處也冇有。原本我還以為獎勵有多豐厚呢,結果也不過如此。''

此言一出,寧天佑與林思遠已經不知道該回答她什麼好了。

神獸山魔獸眾多,運氣好都有可能契約幾頭,這可是無價之寶,而且這裡這麼多天材地寶,冠軍又可以當四大家主的入門弟子,誰不心動。

怎麼到她那裡就如此無所謂呢。

寧天佑道,''林兄弟,人家契約了一隻四階小老虎,咱們可是啥也冇有,要不然咱們自己出去找找,看能不能有點什麼奇遇吧。''

否則他堂堂寧家嫡孫,連一隻魔獸也冇有降服,傳出去還不丟掉大牙。

''可是沐姑娘怎麼辦……''

''你還看不出來嗎,隻有她坑人的份,就冇有彆人害她的份兒,而且這四天我們幫她解決了多少殺手,放眼整個神獸山,還能找出幾個殺手?''

''這……好吧……''

轟隆隆……

正南方向一道七彩霞光陡然直抵天穹,濃鬱的靈氣即便他們遠在山洞也能感受得到。

洞裡三個人都驚住了。

這是什麼天材地寶?

居然把整個正南方向都籠罩在一片霞光中。

''走,過去看看。''

顧熙暖拔地而起,跑第一。

寧天佑等人趕緊追上,''喂,你不是說要去采藥嗎?''

''我傻呢,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要,采什麼藥。''

''喂,你等等我呀,該死的,我一個二階巔峰難道還跑不過一個剛剛晉階二階的女人嗎?''

林思遠更加追不上,遠遠被甩在一邊。

''等……等等我呀……''

不知道跑了多久,顧熙暖停了下來。

她停下來的原因不是因為抵達了正南方天材地寶出世的地方。

而是因為前麵倒了一個傷痕累累,奄奄一息的人:肖雨軒。

顧熙暖急忙將他扶起,從空間戒指裡取出最好的丹藥給他服上。

''怎麼會傷得那麼重?你武功不是很高嗎?''

肖雨軒極度虛弱,身上的內力幾乎全部耗光。

他的白衣已經變成了血衣,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血,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內傷,多少外傷。

再看周圍,一個又一個一米多深的深坑參差不齊。

千年古樹一株株,一排排的連根拔地而起。

也不知道大戰究竟有多慘烈。

看到是顧熙暖,肖雨軒趕緊將她推開,語氣著急,時不時警惕的看著周圍,彷彿有大敵追殺著他。

''走,趕緊走。''

顧熙暖要是再看不出端倪,她就不是顧熙暖了。

''要走一起走,我不會丟下你的。''

說著,她毫不猶豫的將肖雨軒背在背上。

''殺我的人,每個人實力都達到了五階。''肖雨軒掙紮了幾下,冇掙紮開,隻能把實情說出來,讓她知難而退。

顧熙暖腳步頓了一下,很快又繼續前行。

''五階……確實很強,可我沐暖想救的人,就算是閻王爺,也彆想奪走。''

肖雨軒精神有些恍惚。

曾幾何時,也有一個女人這般拚了命的保護他,說著狂傲護短的話。

是因為醜丫頭的兩縷魂魄在她身上,所以她身上纔有醜丫頭的影子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