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溫潤一笑,聲音如同空穀清泉,煞是好聽。

''幾位都比溫楚年長一些,我一個後生晚輩怎好位列上首,請……''

他不說話還好,一開口說話在場的女生再次著迷了。

這聲音也忒好聽了吧,就像天籟一般。

原來……

溫家家主的名字叫溫楚。

他的名字跟人一樣,溫潤謙和,楚楚迷人。

雪皇叔與其他三位家主皆是讚賞的點了點頭。

溫楚雖然年紀不大,教養倒是不錯。

百裡家主毫不客氣的坐上右首主位,朗聲道,''既然溫家主不坐主位,那我百裡世家坐上主位,幾位冇有意見吧?''

上官家主意有所指,酸溜溜的道,''某些人臉皮厚,也不怕折了壽,非得爭個高低長短,我們若勸了,知道的是為他好,不知道的還以為要跟他搶第一呢。''

此言一出,百裡世家的長老們紛紛不悅,連同那些弟子也紛紛不悅。

氣氛陡然一變,硝煙的味道微微瀰漫。

百裡家主皮笑肉不笑的道,''某些人怕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他想搶第一,也得有那個實力。''

上官家主還未說話,上官傾已然憤怒道,''你是指我們上官家冇有實力嗎?家主,讓我來會會他們。''

寧老爺子皺眉道,''我說你們兩個,都鬥了大半輩子了還冇鬥完?冇鬥完你們私下慢慢鬥,今天可是馭獸大會,是這些年輕人的主場,你們兩個老頭少和稀泥。''

場下的學生們皆是大眼瞪小眼。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堂堂幾大家主,居然當著學生的麵如此……如此……

顧熙暖捅了捅寧天佑,低聲道,''百裡跟上官兩家關係很僵嗎?''

''一直都很僵呀,整個冰靈大陸的人都知道。尤其是這次百裡世家認為上官世家盜走他們珍寶閣的東西,還放走他們積攢多年的魔獸。而上官世家則認為百裡世家搶了他們的靈丹,故而……你懂的……''

顧熙暖摸了摸下巴。

這個……貌似是她的傑作。

雪皇叔勸道,''兩位家主,寧家主說得對,今天是十年一次的馭獸大會,你們兩人的恩怨是否能等到馭獸大會結束後再私下處理。''

''左邊首座還無人坐,或者……讓給上官家主?''雪皇叔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寧老爺子,就怕寧老爺子不同意。

寧老爺子倒是乾脆,找了右首下座坐了下去,歎道,''我一把老骨頭,坐哪兒不是坐,左首上座就給你了。''

上官家主雖不悅,還是強壓了下去,坐在左首上位。

主事的人朗聲道,''十年一度的馭獸大會正式開始。隻要是易和書院的學生,人人都可以進入神獸山參加馭獸大會,規則如下。''

''一,神獸山魔獸眾多,爾等若能馴服並締結契約,魔獸便歸他所有,若是不懂締結契約之法,又馴服魔獸,可出來由契約師幫忙契約。''

''二,若馴服不了魔獸,被魔獸反傷或者反傷,一概與書院無關,大家可量力而行。''

''三,神獸山除了魔獸外,還有各種仙草靈芝,以及上古靈器,得到了便歸誰所有。''

''四,誰契約的魔獸最多,誰便是此次馭獸大會的冠軍,冠軍者,可任意加入四大家族,成為四大家主的關門弟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