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家主白髮蒼蒼,年過古稀,一身鬆鶴白衣,看起來和藹可親,仙風道骨。

百裡家主年約五十左右,身形魁梧,麵容嚴肅,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嚴厲的人。

上官家主年過花甲,雙鬢斑白,一身道袍裝扮,道袍上繡著太極陰陽圖形,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還會跟場下的學生們打招呼,看起來也不是很難相處。

雪皇叔四十左右,一身紫色錦袍,頭戴鳳冠,富貴之氣彰顯無疑。

讓所有人震驚的是。

一向神秘,人人以為是個老頭的溫家主,竟然是個十幾二十歲的少年。

且這個少年謫仙淡雅,空靈出塵,一身雪白色的白衣將他的身材完美無漏的展現出來。

他眉目如畫,一舉一動自有一股渾然天成的尊貴與霸氣,讓人不敢忽視。

他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棱角分明的五官仿若上天最傑出的作品。

他一出來,所有人都為之震撼了。

尤其是在場的女子,幾乎全部驚豔,全部淪陷了。

好美的男子。

好仙的男子。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們根本不相信,世間竟有如此完美的人。

微風吹過,吹起溫家主額角的髮絲,越發襯得他謫仙飄逸。

噝……

人群中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那個男子是溫家主嗎?我不是眼瞎出現幻覺了吧,你掐我一下,噝……疼死我了……不是幻覺,竟然不是幻覺。''

''我也懷疑是幻覺,可事實證明,他就是四大家族裡最為神秘的溫家主。''

''天啊,這也太年輕了吧,不是說溫家主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嗎?''

''會不會是新繼任的家主?''

''他那麼年輕,怎麼會當上家主呢,難道他武功很高?''

''再怎麼高,也冇有其他幾位家主高吧,畢竟其他幾位家主的實力可都達到了五階呢,有些還是五階巔峰的。上官明朗年紀跟他差不多,已經達到了三階,在咱們冰靈大陸可是響噹噹的,他的實力最多跟上官明朗差不多。''

''我估計冇有上官明朗高,要不然他怎麼一點名氣也冇有。不過能當上家主,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我懷疑他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了二階,甚至可能達到了二階巔峰。''

''不管他的實力達到了幾階,衝著他這樣貌還有地位,要是能嫁給他,嘖嘖嘖,那該多好啊。一會我就讓我爹去跟他提親,希望……能夠嫁給他。''

''……''

場下,議論最多的就是溫家主。

顧熙暖不得不說,他也被溫少宜給驚豔了。

這個男人無論樣貌,氣質,地位都無法挑剔。

可是……

她怎麼感覺這個男人很眼熟?

她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他?

再看旁邊的上官明蘭與楊漫。

她們二個皆是驚豔的看著溫少宜,眼裡愛慕之情不溢言情,看得出來,這兩個女的對溫少宜一見鐘情了。

尤其是楊漫,那眼裡的熱切怎麼也掩飾不了。

寧天佑酸溜溜的道,''你不會也跟她們一樣,看上溫家主了吧。''

顧熙暖翻了一個白眼,''我又不是白癡,看到誰都想賴上去。''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麼?''

''冇什麼。''

台上的人高呼道,''落座……''

四大家主以及雪皇叔紛紛落座。

雪皇叔理所應當坐在中間的位置。

溫少宜看了一下五大座位,腳步一動自覺坐在左邊末首的位置。

寧老爺子道,''溫家主,按身份地位,你理應坐在右首上位。''

畢竟……

四大家族,以溫家的勢力最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