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神獸山。

易和書院的全體學生全部集合在神獸山外,隊形浩浩蕩蕩,場麵壯觀。

除了書院的全體夫子學生外,還有皇族以及四大家族調來的大批侍衛以及高手分彆守護在神獸山附近,把持著秩序。

主位上有五個座位,這五個座位,一個是皇族王叔的,其餘是四大家族家主之位的。

依次是四大家族的長老以及皇親貴戚。

五個座位至今依舊空蕩蕩的,還冇人落座,學生們已經討論得熱火朝天。

''聽說了嗎?溫家家主今年也會出席馭獸大會。''

''真的假的?好像整個冰靈大陸都冇人知道溫家家主是誰,他好像從未露過麵。我都懷疑溫家有冇有家主呢。''

''估計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吧。''

''我想也是,其他幾個世家的家主年紀都很大了,溫家家主總不可能是個年輕人吧。''

''能看到四大家族的家主以及皇叔,我們就算冇有降服靈獸,也不算白來了。''

顧熙暖打了一個哈欠,在人群中左右觀望著,卻冇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寧天佑與林思遠站在她身邊。

寧天佑道,''你在找肖雨軒嗎?我看過簽到名冊,他冇來。''

顧熙暖收回視線,淡淡應了一句,''他愛來不來。''

不僅冇看到肖雨軒,他也冇有看到那個麵具男。

想到昨晚,瘸腿的麵具男讓她進入神獸山後,幫他尋找什麼鳳凰鏡,若是找不到鳳凰鏡,後果不是她能承擔得起的。

顧熙暖嗤笑。

她倒是想看看,她找不到鳳凰鏡後,有什麼後果。

''一會進了神獸山後,你跟林思遠跟緊我,千萬彆跟丟了。''

''為什麼?''對比顧熙暖的淡定,林思遠顯得很是緊張,畢竟第一次參加這麼盛大的大會。

''雖說進入神獸山是為了曆練,也是為了契約魔獸。但是往年不乏在裡麵趁機殺掉自己看著礙眼的人。''

''你們兩人都得罪過百裡世家,沐姑娘連上官世家也得罪了,我怕他們在裡麵對你下黑手。''

林思遠驚呼一聲,''啊……在裡麵殺人,那他們不怕出來後夫子責罰嗎?''

''神獸山裡麵魔獸眾多,可謂危險重重,萬一碰到等級比自己高的魔獸,被魔獸又或者森林裡的毒霧所殺,也屬正常,夫子們哪裡管你是被魔獸殺的,又或者被同窗殺的。''

''聽你這麼說,我們進去豈不是很危險?''

''放心吧,爺爺安排了幾個師兄跟我一起進去,幾位師兄會保護好你們的,隻要你們跟緊我,彆到處亂跑。''

''謝謝寧公子。''

''不必客氣,但願到時候能夠降服幾頭魔獸吧。''

家主們還未到,楊莫緩緩來到顧熙暖麵前,溫潤一笑,''沐姑娘,你當真要參加馭獸大會嗎?''

''為何不參加?''

''楊某也要進去,不如我們同行如何?''

''不必了。''

楊漫翻了一個白眼。

這個沐暖當真是不識好歹。

皇兄怕她被上官家跟百裡家暗害,明著邀請她同行,暗著是想保護她。

她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寧家主到……''

''百裡家主到……''

''上官家主到……''

''溫家主到……''

''雪皇叔到……''

隨著一聲聲通報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齊刷刷看向主座。

……

這幾天身體非常不舒服,今天隻更一章,明天補上,不好意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