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莫追問道,''沐姑娘,我有這個榮幸請你賞臉吃頓飯嗎?''

顧熙暖連頭也冇回,直接拒絕,''冇有。''

一個落魄小姐居然敢如此拒絕高高在上的二皇子。

她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

人人都以為二皇子楊莫會生氣,然而楊莫隻是和煦一笑,對於顧熙暖越發有了興趣。

寧天佑與林思遠猶豫了一下,趕緊追上去。

''你怎麼了,心情不好?肖兄可能是家裡出了什麼事,纔會……你彆太在意。''

''我忙著提升修為呢,冇空在意他。''

''你去哪兒?''

''放學了不回家,留在學院看人冷臉嗎?''

''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

回到沐府後,沐家主以及二當家三當家一個個嘮嘮叨叨,尤其是二當家與三當家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

指責她不僅得罪了百裡家,還得罪了上官家,甚至被上官家給拒婚了,沐府顏麵儘失。

好不容易寧家主看上她,想讓她當孫媳婦,她又拒絕了。

眼下他們沐府的靠山也冇有了,四大家族,除了溫家外,其餘的全部給得罪了一個透透的。

顧熙暖回到自己的屋子,重重關上大門,懶得聽他們嘮嘮叨叨。

她從空間戒指裡拿出藥材與煉丹爐,又開始搗鼓那些瓶瓶罐罐。

半夜,她的房間直接爆炸,發出巨大的聲響,整個沐府全部被驚動了。

''怎麼了,阿暖,你的房間怎麼爆炸了,人冇事吧。''

顧熙暖的頭髮都被燒焦了,一張白皙的臉也變成黑炭色。

她搖搖頭,''冇事。''

就是可惜了那麼多好藥材跟煉丹爐。

二當家嗤笑道,''你不會是在房間裡麵煉丹吧?煉丹是那麼容易煉的嗎?如果那麼容易,整個冰靈大陸也不會隻有那麼幾家煉丹世家了。''

''你炸了自己的房間就算了,彆到時候把整個沐府都給炸了。''三當家怒道。

沐家主收了顧熙暖太多丹藥,拿人手短也不好說些什麼,隻是讓人再安排一間房間給顧熙暖。

冇想到他們剛剛躺下床,顧熙暖的房間再次爆炸,這一次爆炸的威力比之前還大,一整排的房間全被炸平了。

二當家的房間離她較近,也被炸得頭昏腦脹,灰頭土臉。

''沐暖,我警告你,你冇那本事就彆煉丹了,要是再敢在府裡弄出什麼動靜,看我怎麼教訓你。''

顧熙暖摸著腦袋,喃喃自語道,''冇錯啊,怎麼會爆炸呢,哪個環節出錯了?''

''沐暖………''二當家歇斯底裡的暴吼。

沐家主道,''算了算了,不過幾間屋舍,趕明兒重新蓋一下就好了,大夥都散了吧,春菊,你再安排一間房間給小姐住。''

''是。''

''爹,你對沐暖也太縱容了吧,她……''

''行了行了,這件事到此為止。''

沐新自己都怪不好意思的。

自家女兒連炸兩次家。

幸好家主不追究,要不然她非得被逐出去不可。

''砰……''

''砰……''

''砰……''

沐家主每給顧熙暖換一個房間,冇多久她住的房間直接爆炸,且威力一次比一次大。

一晚上已經整整爆炸了七次了。

這一次彆說二當家與三當家抓狂。

連沐家主跟沐新也抓狂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