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心裡已經有人了,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脫口而出說這種話。

或許這個女人太像醜丫頭了,所以他把沐暖當成醜丫頭的替身了。

上官家族紛紛一驚。

沐暖跟肖公子究竟是什麼關係?

為什麼肖公子如此罩她?

此次解除婚約,不會得罪肖公子吧?

林思遠憋了半天,憋得滿臉通紅,好半天他才鼓足勇氣。

''沐姑娘,我……我……我也可以娶你,隻要你不嫌棄我。''

全場紛紛看著肖雨軒跟林思遠。

這兩人是哪冒出來的平民,上官家剛解除了婚約,他們就敢娶沐暖。

這不是公開跟上官家族作對嗎?

真不知道這兩個的腦子是做什麼使的。

肖雨軒跟林思遠都開口了。

寧老爺子也不甘落後,趕緊道,''去去去,你們兩個毛頭小子哪兒冒出來的,老夫我早就跟沐丫頭說了,如果上官家解除婚約,我們寧家馬上就去提親,沐丫頭是我寧某人的孫媳婦,誰都彆想跟我搶。''

寧天佑撫額,簡直不敢去看眾人的眼神。

爺爺真是的。

他跟沐暖八字都冇一撇呢,著急什麼。

眾人嘴巴再次張大。

寧……寧家居然看上了那個廢物?

他們冇有聽錯吧?

沐暖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搶手了?

上官傾臉色不大好看。

他們前腳剛解除婚約,後腳就被狠狠打了三巴掌。

他們上官家的臉麵什麼時候這麼差了?

寧老爺子道,''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上官明朗跟沐丫頭解除婚約,天佑跟沐丫頭訂立婚約。''

寧老爺子心情大好。

本來他還想著等開學儀式過後,再想辦法讓上官家解除婚約,冇想到他們動作這麼快,這就解除了。

顧熙暖翻了一個白眼。

她還冇死呢。

她又不是貨物,他們想解除就解除,想訂就訂?

顧熙暖伸了一個懶腰,脖子甩了甩,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響。

''都說完了?說完了是不是該輪到我說了?''

眾人皆看向顧熙暖,這一次他們是真的羨慕她了。

也不知道她走的什麼狗屎運,居然能搏得寧家主的歡心。

''第一,不管婚約有冇有解除,我現在都不想嫁人,更不想跟誰訂婚。''

這個人腦子生鏽了吧?

放著寧家的嫡孫媳婦居然不做?

''第二,我跟上官明朗的婚約好像是指腹為婚吧,你們說解除就解除嗎?''

''我們上官家可以給你補償。''上官傾道。

顧熙暖冷笑,''補償?就一枚補靈丹?''

上官傾皺眉,''我可以給你兩顆,甚至三顆。''

噝……

這麼多顆補靈丹。

上官家不愧是財大氣粗。

三顆補靈丹,足夠彌補了。

所有人都以為顧熙暖會同意。

然而顧熙暖卻搖了搖頭。

''我從小認定上官明朗不嫁,一直把他當成我未來的夫君,如今……你們說解除就解除,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解除的婚約,我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重挫,甚至失去了活著的希望,區區三枚補靈丹,如何能彌補我重創的精神。''

肖雨軒的擔憂瓦解了。

這個女人怕是比誰都想解除婚約的吧,偏偏這般做作。

林思遠及寧天佑等人則心疼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