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刷刷刷……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向正在打瞌睡的沐暖。

林思遠更是扯了扯她的袖子,低聲道,''醒醒,快醒醒……''

顧熙暖猛地被搖醒,她打了一個哈欠,睜開迷濛的雙眼,卻見所有人都看著她。

顧熙暖道,''我的名字點過了,校服也拿過了,是要解散了嗎?''

見狀,除了肖雨軒外,所有人都用白癡般的眼神看著顧熙暖。

廢物就是廢物,點名儀式居然也能睡著,難怪會被上官家給休了。

上官傾等人本來還想著她短短時間突破到武脈九層,或許有什麼過人之處,此時他們更加堅定要解除婚約。

上官明朗是他們上官家的驕傲,卻因為婚事,多年來一直被詬病取笑。

寧天佑翻了一個白眼,又是可憐她,又是可氣道,''上官家都要休了你了,你還睡得著。''

上官傾委婉道,''沐姑娘,你跟明朗不適合,我在此代表上官家解除你們兩人的婚約。為了彌補你,我們上官家願意拿出一枚補靈丹,助你提升修為。''

噝……

全場都驚了。

補靈丹?

那可是二品丹藥,可遇不可求的啊。

上官家跟沐暖解除婚約在大家的預料之中,隻是他們冇有想到,上官家居然那麼大方,願意拿出一枚二品丹藥,她真是走了狗屎運,賺大了。

顧熙暖算是聽明白了。

上官家這是要羞辱她。

解除婚約不能私下解除嗎?

為什麼非得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是在開學點名儀式上公佈?

補靈丹?

看似很大方,上官家的裡子麵子都維護住了,可她卻要擔負一輩子被休的汙名。

女兒家的名聲比什麼都重要,她以後還怎麼嫁人?

雖然她素來都不注重什麼名聲。

再看站在不遠處的上官明朗。

他背脊挺得筆直,目光直視前方,並冇有因為上官傾的話感到意外,想來應該早就知道家族想取消婚約。

又或者說,本來就是他想取消婚約的。

肖雨軒眸光一冷,似是不滿上官家的做法,也替眼前的傻女人擔心。

寧老爺子倒是相當激動,他想也不想,問道,''上官傾,解除婚約是你們這幫老不死的意思,還是上官明朗的意思?''

''我們的意思,就是上官明朗的意思。''

''我可鄭重的告訴你,婚姻不是兒戲,一旦解除,你們上官家族以後再想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寧家主,您言重了,明朗跟沐姑孃的婚約是我們家主,以及各位長老深思熟慮才決定的,斷然馬虎不得。他們的婚約必須解除。''

寧老爺子看向高冷的上官明朗,再一次確認道,''明朗,你若是不想解除婚事,我可以替你做主。''

上官明朗雙手抱拳,聲如清泉叮咚,煞是好聽,''多謝寧家主好意,明朗一切聽爹爹跟各位長老的意思。''

他說得委婉,卻也間接拒絕了這門親事。

在場不少人都議論紛紛,更多的是替顧熙暖可憐,同時又羨慕她得到一枚補靈丹。

肖雨軒嘴角勾起一抹涼薄的冷笑,慵懶道,''不就是解除婚約,隻要你想嫁,我隨時可以娶你。''

話落,肖雨軒自己都意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