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武場裡。

眾多學生站成一排,頂上坐著四大家族的長老,以及易和書院幾位德高望眾的夫子。

肖雨軒與顧熙暖站在一起。

上官家族的人看到肖雨軒,以為他們看走了眼,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

是他呀……

他怎麼會在學生堆裡?

百裡振掃了一眼顧熙暖,望著上官家族陰腔怪調的道,''某些人年年保送同一個人進入學院,保送了那麼多年,也不嫌累得慌。''

上官傾本來跟上官振就有怨,聽到他的話忍不住譏諷道,''總比某些人好,保送進來的連一個區區武脈都打不過。''

不待百裡振發作,百裡振的下屬低聲道,''長老,上官家族今年冇有保送任何一個人,沐暖是寧家保送進來的,而且沐暖的實力達到了武脈九層。''

什麼……

寧家保進來的?

四大家族每個家族,每年都有一個保送名額。

可是沐家跟寧家有什麼關係?

寧家怎麼會保她?

百裡振不解的望向寧老爺子,卻見寧老爺子衝著顧熙暖滿臉笑意的打著招呼,看那架式,分明熟得很。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

真是見鬼了。

上官家也覺得見鬼了。

更見鬼的是,顧熙暖衝著寧老爺子大喊,''老頭,我的小弟小軒軒也想進入學院,可是學院的考覈已過,要不你把他也保送進來唄。''

眾人''……''

這個女人是白癡嗎?

一個家族隻能保送一個,她難道不知道?

而且……

她算什麼東西,居然敢直呼寧老爺子為老頭?

還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如此囂張。

寧天佑扯了扯她的袖子,低聲提醒,''這麼多人看著,好歹給我爺爺留點顏麵。''

寧老爺子笑容僵住。

隻要是她提出來的,他倒是想滿足。

可是寧家的名額已經給了她了。

如何還能再生一個名額出來?

上官傾心裡咯噔了一下。

莫不是寧家知道了肖公子是煉丹奇才,所以想拉攏?

他趕緊問道,''肖公子,你想進入易和書院?''

肖雨軒搖著扇子淡淡道,''是的。''

''那行,我們上官家的名額還在,今年我們上官家保送你進入學院。''

上官傾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進入學院。

不過人家想進,想來有他的理由吧,隻要把人拉攏好就可以了。

其他幾個家族以及學生們紛紛不解。

為了保送名額,多少人擠破腦袋,求著四大家族保送,他們都不肯。

而今……

上官家卻那麼輕易把名額給出去了。

這個所謂的小軒軒,難道背景很強大?

為什麼他們從來都冇有見過這個男人?

顧熙暖朝著肖雨軒擠眉弄眼,''上官家倒是挺看得起你的,你給人家灌了什麼**湯。''

肖雨軒哭笑不得。

他能灌什麼**湯?

他好像什麼都冇說吧。

雖然有插曲,但也很快過去了。

接著就是點名儀式。

所謂的點名,就是點到名字的上去拿校服。

顧熙暖聽得昏昏欲睡。

直至……

''行了,點名儀式就此結束,不過我們上官家要宣佈一件事。''

''那就是……解除上官明朗與沐暖的婚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