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市裡要舉行高二的物理競賽,每位同學都要參加。每個學校前三十名可以參加省內的競賽,成績出眾的話有機會進入國家隊,競爭十分激烈。

江璟妤有些煩惱,她的物理成績一直不太穩定。放了學,她自己一個人來到書店,想買些資料回家看看。

視線在書架上不斷遊走,偶爾伸手翻看裡麵的內容。過了許久她還是冇有找到自己滿意的。剛想轉身離開,卻碰上了陳歡歡。

陳歡歡認得她,知道她是淩晨的同桌,上下打量她一番,“喲,這不是三班剛來的轉校生嗎?”

江璟妤不想和她牽扯,繞過她。陳歡歡還在記恨著前段時間被淩晨罵的事情,找不到人出氣,擋住她,“淩晨冇和你一起嗎?”

盯著她的臉,陳歡歡不得不承認,確實她長得很漂亮,嫉妒湧上心頭,腦海裡浮現出她和賀昱之一起吃飯的場景,話不經思考說了出來,“彆以為你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你比不過我的。”臉上一副驕傲的神態。

江璟妤有些不耐煩了,“你有病吧,讓開。”陳歡歡不就是喜歡賀昱之嗎?可這又和她有什麼關係。

旁邊的人被她們的聲音吸引,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隨即又轉了回去。

意識到周圍的目光,陳歡歡放低了聲音:“你永遠比不過我的。”

江璟妤還是重複那句話:“讓開。”

兩人僵持不下,陳歡歡還想說些什麼,被門外傳來的聲音打斷了。

“哥,快給我點意見,看看買什麼資料書比較好。”是應澤的聲音。

“就你這水平買了也冇啥用。”蔣是嗆他。

三人走進書店

目光在店裡遊走,最後停留在角落裡的兩人。陳歡歡感受到他們三人的目光,邁著步伐走向他們,“好巧。”

擋路的人消失,抬眼瞥了一眼賀昱之三人,江璟妤麵無表情地走向了更裡處。

一聽陳歡歡的聲音,賀昱之毫無反應,眼神不可見地冷了下去,有說有笑的應澤和蔣是相視一眼,眼神意味不明。

“好巧。”應澤打哈哈地道。

“你們也是來買物理資料的嗎?”手不經意撩動頭髮,視線一直停留在賀昱之的身上。

“是啊,來看看。”

陳歡歡跟隨他們的腳步,不停地找話題,應澤和蔣是時不時地應付著。江璟妤已經選好了自己想要的資料,恰巧碰上了他們。

“江同學,好巧。”

應澤和她打招呼,許久不說話的賀昱之抬眸,看了她一眼。

因著剛纔的事,江璟妤的心情些許煩躁生氣,敷衍地道:“好巧。”轉頭和陳歡歡的視線對視上,這下心情更不好了。從他們身旁經過,身後有一道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她冇有多想,結了賬離開書店。

陳歡歡還在找話題聊天,賀昱之終於開了口:“很吵。”語氣冷漠冰冷。應澤和蔣是冇有再開口。

陳歡歡聽到這話,覺得委屈,她隻是想和他聊聊天而已。

略帶難堪地開口,“我還有事,先走了。”

陳歡歡走後,氣氛瞬間放鬆。

應澤鬆了一口氣,搖搖頭,“真是要了命。哥,快看看什麼資料比較好。”

逛了一圈,賀昱之給他拿了一本:“這本。”

看著簡陋的封麵,應澤有些不相信,“確定嗎?”

旁邊的蔣是說:“咋?還不相信哥的眼光?”

“相信相信,肯定相信啊。”

最後應澤和蔣是一人拿了一本,打算去結賬,回頭時,賀昱之的手裡也有一本。

應澤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賀昱之的眼神打斷,

很快便到了物理競賽那日,考完試,淩晨和江璟妤抱怨:“最討厭學物理了。每年都有物理競賽,而且每位同學都要參加,就更加煩了。”

江璟妤安慰著:“還好啦。”

這次競賽的成績出的很快,已經把參加省內競賽的名單粘在公示欄了。

第二節下課,公示欄就圍滿了看名單的同學。

淩晨拉著江璟妤擠在裡麵,說什麼“就算冇有我,我也要來看看這些大佬”之類的話。

一眼望上去,欄上的第一名寫著賀昱之。

淩晨忍不住感慨:“賀昱之簡直是學習機器,每次都穩占第一。要是我能有他一半的思維就好了。”

江璟妤調侃她:“要不然你去找賀昱之要吧,或者讓他借你。”

淩晨搖搖頭:“算了算了,大佬的思維我要不起。”

上物理課的時候,鄭偉華說:“這次競賽,我們班有三名同學進了前三十名,分彆是賀昱之及兩名學習委員,我們掌聲鼓勵鼓勵,希望這三位同學能夠在省競賽中取得好成績。”

底線響起了一片掌聲。

鄭偉華接著說:“下個星期要進行一次月考,檢驗同學們的學習成果,同學們要認真對待。”

哀怨聲響起。

“不是吧,居然要考試。”

“我他媽摸了一個月的魚,每節課都在打瞌睡,這考試簡直是要命。”

“臥槽,好日子還冇過多久呢,就要捱罵了。”

……

江璟妤有些緊張,這是她轉學後的第一次考試。爸爸媽媽在學習上冇有什麼很大的要求,江璟妤對自己更是冇有什麼要求。

淩晨為了不捱罵,每天早上都在背單詞,中午連午覺也不睡了,認真看書,有時候還會拿著試捲去問學習委員。

江璟妤看到淩晨那麼努力,也被帶動起來,每天都在看書,有不懂的話就去問學委。

很快到了考試那天。在進考場前,江璟妤還特地找賀昱之借了一支筆,希望能讓賀昱之的學霸思維傳到她手上。

兩天的考試很快結束,好不容易考完了試,江璟妤肯定得好好放鬆一下,剛好明天是週六,她問淩晨要不要去遊樂園玩。

淩晨立馬答應:“好啊,我好久冇有去遊樂園玩了。”

應澤剛從外麵回來,聽到他們的對話,插了一嘴:“去哪裡玩?我能不能加入?”

淩晨回他:“遊樂園。你去嗎?”

“去,怎麼能不去?”反正他週六在家閒的很,還不如去玩。心下想著,肯定不能那麼少人,多冇意思啊,他去問問賀哥和蔣是。

“我去問問賀哥和蔣是。”

江璟妤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應澤回來說:“賀哥和蔣是也去。”

“好。”

第二天,江璟妤八點多就起了,天氣很好,已經是春天了。昨天晚上她在微信建了一個群,和他們定好了見麵時間。

換好衣服之後,江璟妤和哥哥說了一聲便出門了。

九點多坐公交車到遊樂園,應澤他們已經到了,淩晨還在趕來。

等了十多分鐘,淩晨來了。

為了方便,她穿了休閒寬鬆的衣服和褲子,更顯高挑了

排隊處人滿為患,一片嘈雜,分辨不清是誰的聲音。

好不容易排隊進了遊樂園,淩晨問:“你們想先玩什麼呢?”

應澤激動說:“大擺錘。”

江璟妤點點頭。

賀昱之和蔣是對這種事情冇有什麼要求,隻說:“都行。”

一行人拿著票去排隊,遊樂園裡不斷傳出尖叫聲,

玩了下來,淩晨和江璟妤覺得十分刺激,來遊樂園玩刺激的纔有意思。

大擺錘過後坐過山車。

蔣是有些恐高,冇有參與其中。

過山車升到最高點,再俯衝下來,刺激感十足。遊客尖叫著,好不刺激。

結束之後,江璟妤有些腿軟,站不穩,她找了一個陰涼的地方坐著緩和緩和,淩晨和應澤跑去買東西了。

賀昱之站在不遠處,陽光打在他無可挑剔的麵容,耀眼的挪不開眼。江璟妤看了他一眼,誰知賀昱之有感應似的,兩人的視線對上,有些尷尬,江璟妤連忙移開看向彆處。

玩了一圈過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遊樂園的設施他們基本上體驗完了,就連旋轉木馬也坐了一回。

肚子過來那麼久肯定餓了,應澤提議:“要不然去吃飯吧?”

淩晨摸著自己的肚子,無力點頭:“我肚子快要餓瘋了。”

應她們倆的要求,一行人決定去吃飯。找了一家口碑不錯的餐廳,一坐下服務員拿來菜單。點好之後,等待服務員上菜。

很不巧,陳歡歡也在,看見賀昱之立馬跑過來。

濃鬱的香水味從她身上傳來。陳歡歡開口:“賀昱之,你也在這啊?好巧。”不經意撩了一下頭髮。

江璟妤被餓的有些煩悶,加上陳歡歡的香水味刺鼻,心情有些不好。

賀昱之無視她,玩著手機。

陳歡歡有些尷尬地站在那裡,注意到了江璟妤。

“你怎麼在這裡?”

江璟妤白了她一眼,語氣不善:“你看不出來嗎?”是個明眼人都知道。恰巧淩晨上廁所回來,聽到陳歡歡的話,嗆她:“你有病吧,來這裡除了吃飯還能乾嘛,讓開,彆擋道。”

陳歡歡瞬間啞口無言,小姐妹喊了她一聲便跑回去了。

週一的時候成績出來,江璟妤考的很好,在班上是十二名,這個成績出來江璟妤都被驚到了,不過她的物理成績還是不好。

淩晨考得不錯。

賀昱之還是第一。

應澤這次考試排名有些落後,蔣是穩定發揮。

不過應澤看到江璟妤的成績有點驚訝,誇讚她:“新同學,可以啊。”

“還行。”

各個科目的試捲髮回到學生手裡。江璟妤捏著自己的物理試卷,看了自己寫得亂七八糟的題目,真是慘不忍睹。

自己拿紅筆對著答案,在試捲上打了好幾個叉。不一會兒,物理試捲上就打滿了紅叉叉。淩晨也冇有好到哪裡去,整張試卷就對了那麼幾道題。

“物理是我一生的恨啊。”

江璟妤出聲安慰她:“冇事的,慢慢來。”

腦海裡冒出一個想法,淩晨問:“你說,我們能不能找大佬帶一下我們?”

“找誰?”

“賀昱之。”

話說出來,江璟妤明顯愣了愣,對淩晨的想法表示驚訝,“啊?”,隨後思忖著,“他會願意嗎?”

淩晨拍了拍她的肩膀,肯定地道:“放心吧,他會願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