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鬟恭敬回道:“三小姐,老夫人冇說,隻交代奴婢找您過去她那裡。”

向沐睿驍打聽事情也不在這一時半會兒,沐婉媱決定先去見老夫人,聽聽她找自己過去的原因。

拉了拉身上的鬥篷,沐婉媱示意小丫鬟帶路,她這就去見老夫人。

幾日不見,滄瀾院看起來還是老樣子,走進老夫人的房間就會聞到濃濃的中藥味,顯然她這次真的嚇得不輕。

低頭用帕子捂著口鼻,沐婉媱掩飾住上揚的唇角,來到老夫人的床前,微微對靠坐在床頭的老夫人行禮。

“孫女見過祖母。”

“不必多禮!”老夫人對著沐婉媱擺了擺手,用手指著床邊的小兀子,“坐吧……”

“多謝祖母。”沐婉媱依言在小兀子上坐下,關心問道:“祖母的身體可好些了?府醫怎麼說?”

提到自己的病症,老夫人眼中閃過一抹不自然,雙手下意識握住沐婉媱的手。

強忍著將手抽出來的衝動,沐婉媱不等老夫人開口,直接問道:“祖母,這會兒找孫女兒過來所為何事?”

說到找沐婉媱過來的目的,老夫人表情更加不自然,可是想到自己找她的目的,很快目光堅定下來。

“三丫頭,這眼瞅著就要過年了,咱們這一大家子,除了你和驍哥兒都病了,府中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你能不能將你的師父褚神醫找過來給大家醫病?”

“這……”

沐婉媱也有幾天冇見醫瘋子了,也

想趁這個機會去魏國公府轉一圈,可是一想到高家出事很可能和沐亓鴻有關,她就不想走這一趟。

看出沐婉媱為難,老夫人眼中閃過一抹不悅,好在她還記得自己現在有求於人,冇敢將情緒表現在臉上。

輕輕拍著沐婉媱的手,老夫人用儘可能委婉的語氣說道:“三丫頭,你父親和母親是家裡的頂梁柱,過年這段時間正是人情來往的重要時刻,他們這樣一直病著府中很多事都冇人管理,那些下人都快翻天了。”

老夫人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沐婉媱就算再不願幫忙也該有個態度。

“祖母,不是孫女不想幫忙,實在是我師父的好友身份太過尊貴,彆說是我一個小丫頭就是父親都不敢輕易登門。”

沐亓鴻可是朝廷的正二品官員,皇宮都能隨便進,太後都能不時見到,老夫人可不覺得他有什麼人家不敢登門。

見沐婉媱拒絕,老夫人隻當她是在推脫,不悅道:“三丫頭,咱們沐家在這京城之中也算有頭有臉的人家,老婆子我倒想知道這褚神醫的好友是誰?”

“魏國公!”

既然老夫人如此硬氣,沐婉媱生怕她冇聽清楚自己的話,重複道:“我師父的好朋友是魏國公魏呈航,他現在就住在魏國公府。”

“這怎麼可能?”

老夫人瞪著沐婉媱的雙眼,氣呼呼道:“三丫頭,全京城的人誰不知道魏國公連他家的小輩都不願意見,就是孤家

寡人一個。”

聽老夫人話語中對倔老頭雖然有驚駭卻冇有任何恭敬,當下不悅道:“祖母,大家看到的隻是魏國公的表麵,誰知道他暗地裡有冇有和人交往?”

說完,沐婉媱不等老夫人開口繼續說道:“祖母,前幾天魏國公才從外麵帶了個徒弟回來,可見魏國公也不是真的不與人交往。”

聽到沐婉媱這麼說,老夫人也無話反駁,惡狠狠瞪了她一眼,隨後想到什麼,雙眼一亮。

“三丫頭,你師父和魏國公是好友,這件事你以前怎麼冇說?早知如此,你該和你哥哥一同去魏國公府拜訪他老人家的。”

“呃……”

倔老頭確實早就說過讓她和沐睿驍有時間去魏國公府玩,隻是她最近懶得動,都忘了給他準備年禮。

算算時間還有三天才過年,她這會兒準備年禮也還來得及。

想到有事要做,沐婉媱就不想繼續陪老夫人說話了。

“祖母,您說的冇錯,我和哥哥確實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和魏國公多接觸一下,這就下去準備年禮,有時間再過來陪您說話。”

說完,沐婉媱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就快步向門外行去。

沐婉媱離開的太快,老夫人愣了一下,在她抬腳走到門口的那一刻,忽然想到什麼大聲說道:“彆忘了請你師父過來給大家看病。”

原本還想著要怎麼將小尹氏母子欠自己的賬要回來,老夫人這句話算是給她提了個醒。

停下腳步,沐

婉媱心情大好的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應了一聲“好”就轉身向門外行去。

望著沐婉媱離開時開心地笑容,老夫人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蘭香,三丫頭離開的時候好像很開心,是不是我哪句話說的不對?”

孔媽媽所以注意力都放在老夫人身上,並冇發覺沐婉媱離開時有哪裡不對,自然也不明白老夫人在擔心什麼。

“老夫人,三小姐是您的親孫女,再怎樣也不會傷害您。”

聽到孔媽媽的安慰,老夫人安心了幾分,還是不太放心。

“我總覺得哪裡不對,你去三郎那裡,將我和媱丫頭的對話說給他聽,讓他分析一下。”

“是!”老夫人有令,孔媽媽不敢怠慢,找來兩個小丫鬟照顧老夫人,自己親自去找了沐亓鴻。

沐亓鴻這幾天也病的不輕,為了不彼此過了病氣,他並冇和小尹氏住在一起。

聽了孔媽媽的來意,並聽她描述了沐婉媱和老夫人所有對話經過,也想不出哪裡有問題,在打發走孔媽媽後就讓人去將沐婉媱找來。

雪天路滑,沐婉媱才從老夫人那裡回到馨月閣,聽到沐亓鴻讓人找自己過去,心中雖然疑惑,卻隻猶豫了一下就披上鬥篷去了前院。

自從沐亓鴻生病後,沐婉媱身為女兒每天都要去前院看他一次,女兩人感情淡薄,也冇什麼好說的,她每次都很快就會離開。

才從老夫人那裡離開,就被沐亓鴻找去,帶著滿心疑惑,

沐婉媱很快來到沐亓鴻的房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