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4章聖物烏棺1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江老九代表江南道館摁下了手印。

唯獨葉戰拒絕摁下手印。

而葉戰以一己之力,對抗魔都四大老牌家族和青龍商會,給江老九喘息的機會!

要不然!

江老九和江南道館餘孽早就被斬殺殆儘!

哪裡還有今天的後果!

現在沈誡、呂謙、白景、諸葛尚相繼消失了。

隻剩下司徒勳、他、葉戰和江老九。

韓風救了司徒勳的孫女司徒靜,他欠下韓風一個恩情。

如果秦權再加一顆星,司徒勳就會感知到這背後的利害,以他的心性,自然不會在乾涉魔都的事。

但也不敢保證,司徒勳會站出來,改變自己原來的決定,支援江南道館複出!

都是白景這個廢物!

為什麼綁了司徒靜,讓司徒家參與進來!

你白家覆滅,純屬於自作孽!

活該!

秦麓山又回想到之前的事,帶有祖母綠扳指的手,越握越緊,骨節都發白了,眼神也逐漸變得仇恨銳利!

他擔心黑虎堂鎮壓不住蘇大炮,她讓自己的義女秦雲嵐佯裝嫁給雲城至尊豪門的掌舵者宋炎,協助宋炎壓製蘇大炮。

宋炎個廢物,也冇能擋的下韓風的腳步,還讓自己損失了一個義女!

秦雲嵐可是燕京朱雀商會會長的心腹!

也因為秦雲嵐的被殺,朱雀商會會長雷霆震怒,讓他花費了不小的代價!

而且,現在讓他損失一個最疼愛的孫子!

為了秦家能成為華夏至尊顯赫的豪門,不再受任何家族勢力控製,他也隻能這麼做!

秦麓山心裡一震絞痛。

噗——

一口血噴出,濺落在麵前泛黃的紙上。

燭光下。

紙張上殷紅的血跡斑斑,彷彿勾勒出一張畫麵。

秦麓山彷彿看到了秦子豪小時候淘氣的笑臉。

“爺爺~”

“爺爺我餓了~”

秦麓山的手顫抖著,緩緩伸出,想觸摸小子豪的臉,卻發下孫子的麵容消失了。

秦麓山勃然大怒。

眼神陡然淩厲,咬牙怒喝:

“韓風!”

“我讓你血債血償!”

啪!

一掌拍在案幾上!

砰!

案幾應聲粉碎,木屑橫飛!

燭光熄滅。

書房裡陷入了黑暗。

秦麓山深深的歎息聲,在夜色中迴盪。

一個黑影緩緩浮現在秦麓山麵前。

秦麓山道:

“江南道館要重出江湖,同老子爭奪這江湖權柄,必須要協議書上的人同意。”

“哼!”

“慕容煙倒是夠狠的,藉助韓風的手,把沈誡、呂謙、諸葛尚、白景全部給抹殺了!”

“剩下的就是司徒勳!”

“當年慕容煙的爺爺慕容恪跟司徒勳有點交情,或者她想藉助司徒勳的支援,讓江南道館再次站在陽光之下!”

“這纔沒有殺司徒勳!”

“不敢保證司徒勳不站在江南道館那邊,老朽也不會冒這風險。”

“有勞龍先生,做到有備無患。”

秦麓山前麵的黑影,正是江淩提到的來自萬毒宗的高手,鬼麵客龍奎。

鬼麵客嗬嗬一笑,聲音沙啞,說道:

“那個禦屍蠱人殺了萬毒宗的門人,搶走了那殘片地圖。”

“我師弟為了從韓風手中搶奪地圖,被他殺了。”

“江南道館手上有一片,韓風手上有一片。”

“秦先生答應的事還記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