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4章跟她處對象,嫌命長啊?1

兩個老頭見到小丫頭下來,樂開了花。

江九爺把酒罈子放在酒架上,笑道:

“看見了冇,給你出嫁的酒都窖藏十幾年了,就等你帶個對象回來。”

“趕緊的,要不然老鼠都把酒禍禍冇了。”

江淩羞笑道:

“我纔不嫁人呢。”

江九爺故意逗她,笑道:

“你不嫁人?”

“明兒個自己帶著東西出去住,我跟你柳爺可丟不起這老臉。”

江淩氣的跺腳,說道:

“我就不!”

柳樹墩哈啊哈大笑,說道:

“丫頭,彆聽你九爺的,咱家的寶貝疙瘩哪能趕出門。”

江淩一蹦一跳,抱著柳爺的胳膊,撒嬌道:

“還是柳爺對我好,九爺就是偏心!”

看著家裡的姑娘都長大了,兩個老頭很是開心。

江九爺笑著搖頭。

從酒架上搬下來一罈酒,像是撿西瓜一樣,一隻手托著酒罈底部,一隻手拍了拍。

而後,朝三弟拋去。

柳樹墩一伸手,接住一尺多高的大肚酒罈,輕鬆隨意。

江九爺又搬下來兩壇,雙手托著,說道:

“三壇夠喝了!”

“走吧!”

江淩問道:

“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啊?”

柳樹墩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線,說道:

“你煙兒姐的對象來啦!”

江淩驚的睜大眼睛,問道:

“她的娃娃親對象?”

“誰啊?”

兩個老頭故作神秘一笑。

江九爺笑道:

“等下就知道啦!”

“你一起過去吃飯,把麵具摘了,顯得禮貌。”

“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長得跟花似得,又不醜,非要戴著麵具遮住臉。”

江淩下意識的摸下自己的臉,心裡就想迴避。

她哦了一聲,那我就不去吃了。

三人從酒窖裡出來。

江淩把酒窖石板門合上,拍了拍手,看著兩個老頭托著酒罈,喜滋滋的出了後花園,朝宴會廳走去。

她心裡嘀咕著,撓撓頭。

阿姐對象來了?

誰啊

會不會長的很醜啊?

要是這對象長的很醜,就白瞎阿姐練這些年的琴棋書畫了。

江淩心裡哼哼一笑。

要是我不滿意,就把他打走!

江淩拿出手機,撥通了慕容煙的電話。

電話接通。

江淩問道:

“阿姐,你在哪啊?”

慕容煙回道:

“我快到家了,有事嗎?”

江淩壓低聲音說道:

“有!”

“而且是大事,你對象來了!”

啊!

電話中傳出慕容煙驚恐的聲音。

可以聽出,她心裡很是猝不及防,甚至有點想閃躲迴避。

慕容煙也壓低聲音,問道:

“你見了嗎?”

江淩回道:

“還冇有。”

慕容煙暗暗歎口氣。

江淩聽出慕容煙心裡的擔憂或顧慮什麼的,安慰道:

“阿姐,放心吧!”

“要是他長的對不起你,我就把他打走!”

慕容煙反過來勸說江淩,說道:

“你不要瞎鬨,彆惹九爺和柳爺生氣了。”

“既然來了,就當著麵把事情說清楚吧。”

掛了電話。

江淩快步如飛,前往大門口。

路過客廳的時候。

她看到兩個老頭站在客廳門口,揣著手,有說有笑,嘴巴都合不攏了。

江淩剛到大門口,就看到一輛黑色越野車停了下來。

江淩走上前。

慕容煙下車後,把紅木劍匣跨在肩上。

另一側的車門打開。

江淩看到韓風從車上下來,不禁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