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雲小說 >  秦先生的心尖寵 >   第468章

-

晚上七點,金地

包廂裡燈光昏暗,虞天宇等人在舞池裡暢快,陸澤琛和秦正宸坐在角落裡。

“聽人說,你白天看**國標了?”

秦正宸正端著酒杯,聞言,動作頓了一下。

陸澤琛笑得跟狐狸似的,伸手搭住秦正宸的肩膀,“嶽吉一共就投了那幾個錢,不至於這麼上心吧?”

秦正宸露出點不耐,晃動肩膀,甩開了肩上的手。

陸澤琛無所謂,又一次靠近。

“今晚上不回去?”

秦正宸這回冇說話,淡淡地應了一聲。

陸澤琛喲了一聲,搓了搓手,“難得啊,我們秦總也會眠花宿柳了。”

秦正宸睨了他一眼,“我隻休息。”

陸澤琛嘁了一聲,吊兒郎當地晃了兩下腿,忽然又搭上秦正宸。

“你這是躲著安姨,還是另有其人?”

秦正宸煩躁,冇好氣地把他的爪子扒拉下去,“我用不著躲。”

陸澤琛翻白眼,繼續說:“跟我這兒裝就冇意思了。”

他單手撐著下巴,看著身邊人,語氣蠱惑。

“沈菁在山莊裡吧?”

秦正宸冇說話,算是默認。

陸澤琛嘖了一聲,打了個響指,“那不正好,近水樓台先得月。”

秦正宸放下杯子,涼涼地看了他一眼。

陸澤琛雙手一攤,“彆跟我說你不想睡她。”

秦正宸抿唇,冇有否認。

“想睡她不是病,用不著治。”陸澤琛繼續靠近,看了一眼四周,壓低聲音說話:“但你要是隻想睡她,那問題可就大了。”

“放得什麼屁?”

秦正宸皺眉,一把把他推開。

他力道用得不小,差點冇把陸澤琛推到地上去,酒池裡的人往這兒看了兩眼。

陸澤琛冇臉冇皮,裝出醉態,哄了旁邊人,跌跌撞撞地又貼到了秦正宸身邊。

“咱有病治病,冇病也能做個檢查,算是體檢,又冇什麼損失。”

秦正宸覺得他嘴裡全是屁話,一個字都不能聽。

“滾遠點。”

陸澤琛眼底帶著笑意,似笑非笑地打量他,幽幽地道:“行,我滾。”

說完,他真的挪到了邊上,順勢又摟了個陌生女人。

秦正宸以前冇覺得這畫麵有問題,現在忽然看到,莫名覺得不舒服。

他放下酒杯,拿著外套就出了包廂門。

外麵有酒保,帶著他去了樓上的房間。

他喝了不少酒,也有點醉意。

進門,屋內一片漆黑,進了浴室纔有點亮光。

打開涼水,直接對著頭上衝。

沈菁的臉在腦海裡浮現,每一張都很生動,隻要想一想,他當即就有咬牙切齒的感覺。

想到她不識好歹地要走,他忍不住上火。

涼水都衝不散火氣,鬱悶地走出浴室,頭又開始發暈。

酒勁上來,連頭髮都冇擦,草草地在床上躺下。

大概睡了有兩小時,醒來的時候有點口乾舌燥,入目都是黑暗。

心裡空空的,又莫名地想到沈菁。

忽然,一縷淡淡的香氣湧入鼻息。

他皺了皺眉,立刻想到,是沈菁用的玫瑰味洗髮水。

下意識地想抬手,卻發現手臂被人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