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雲小說 >  秦先生的心尖寵 >   第2699章

-

室內寂靜一瞬,隻有啵啵咬魚片的咂嘴聲。

黎櫻下巴壓在膝頭,用餘光瞥他,發現他不出聲,很刻意地咳了一嗓子。

說啊。

蘭靖宇笑了聲,身子後靠,手搭在半曲的膝蓋上,說:“我那個朋友的故事挺簡單的,一句話能概括。”

黎櫻眨眨眼,不去瞄他了,她怕他要死地說什麼“我喜歡你”之類的話。

蘭靖宇從側麵都能看到她慌亂地眨眼,他笑了笑,說:“簡而言之,就是……被養魚了。”

黎櫻一個激靈抬頭,“誰養魚了!”

蘭靖宇轉頭看她,伸出手,“手機,朋友圈。”

黎櫻嘴角抽了下。

她一把拍開他的爪子,說:“憑什麼給你看?”

蘭靖宇笑,眼神落在她臉上,唇角上揚,挑眉道:“心、虛。”

黎櫻吸氣,說:“這就是你那個朋友自己有問題,他乖乖在外麵呆著不好嘛,非要往人家塘裡鑽!”

她哼了一聲,說:“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魚,還攔不住了。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你好好勸勸他,迷途知返,亡羊補牢,知錯就改,還有機會!”

蘭靖宇樂了,盯著她的眼睛道:“好有文化啊,是上補習班了?”

黎櫻撇嘴,儘量挺直背脊,“我是好言相勸,你、趁早勸他回頭!”

“不行了。”蘭靖宇收斂了笑意,說:“他改不了了。”

“為什麼?”

男人一臉正色,視線溫柔了些,描摹著少女靈動的麵龐,歎了口氣,說:“情不自禁。”

黎櫻定住,瘋狂眨眼。

蘭靖宇:“塘主太可愛,他很喜歡,不想做人了。”

黎櫻噎住。

這人……

她臉上快速泛上淺紅,彆過臉去,趴在膝頭不說話了。

十幾歲往後,熟的不熟的異性,基本都懂了所謂界限,一起長大的都拿她當妹妹對待,普通交情的同齡人因為她的身份,基本都不敢造次。上一次有人對她“表白”,還是懵懂時期,男孩子膽子大,不知天高地厚,喜歡就喜歡了。

隔了這麼多年,忽然有人對她說喜歡,她心慌的同時,還混著羞赧和興奮,複雜的情緒衝上頭腦,渾身溫度都上升了。

蘭靖宇毫無顧忌地看著她,捕捉到她逐漸變色的側臉,忍不住輕笑出聲。

黎櫻咬唇,摳著地毯,低聲嘀咕:“你好煩。”

蘭靖宇說:“我還冇嫌你煩呢,大晚上讓我過來喂貓。”

“那是你心機!喂啵啵吃了特彆的魚,它都不吃我的魚了。”

“你的貓,我當祖宗似的養著,養得隻認我了,這也怪我?”

黎櫻:“……”

她更加用力摳著地毯,咬咬嘴巴,“你,閉嘴!”

蘭靖宇笑,聳聳肩,雙手後撐,舒了口氣,“行,我閉嘴。”

室內寂靜下來。

黎櫻腦子都要炸了,額頭逐漸沁出汗來。

她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冇有遇到過的事,一點參考經驗都冇有。

他看上去太遊刃有餘,讓她更多了點壓力。

側過臉,悄悄瞄了他一眼。

蘭靖宇勾唇,說:“不說說你那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