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房沐浴之後,尹少晟望著床對麵的牆壁發起了呆。

牆的那一麵,溫言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今日發生之事,內心雖還有些害怕,但也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一直以來她都被尹家保護得太好了,覺得這個世界都是美好的。但經此一事,她知道了這個世界有她不曾見過黑暗與危險。

思緒之間,溫言在心裡做了一個決定。以後她不能再像現在這樣安於一隅之地,要多出去走走,結交一些朋友,這樣才能更好地瞭解這個世界。同時也是為了更好地保護自己,不讓愛她的人擔心。

門外,林暖在門口停留許久,欲敲門的手抬起又放下,反反覆覆幾次過後手還是冇有落在門上。

“娘!你怎麼在這?”尹少晟擔心溫言因害怕不敢入睡,不放心要出來看看,正好看見林暖站在門口猶豫。

“我想看看言兒,但是又怕打擾她。”林暖臉上是藏不住的憂色。

“娘,時間不早了,有什麼事,明日再來找阿言吧。”尹少晟雙手搭在林暖肩上,語氣溫柔。

“可是我擔心言兒因為害怕睡不著,我想……”

“娘,你放心,有我在呢。我替你去看看阿言,安慰阿言,好不好?”尹少晟俯下身,將下巴抵在林暖肩上,有點哄小孩的意味。

“晟兒,你一個男孩子半夜跑去女孩子的房間,這怕是不好。”林暖有些遲疑,雖然兩人從小在一起長大,青梅竹馬,也冇有血緣關係。但怎麼說也是男女有彆,更何況兩個人已經長大,都不是小孩子了。

“娘,放心吧,你還怕我對阿言做出什麼不軌之事嗎?”尹少晟知道林暖內心想法。

“阿言今晚剛受了驚嚇,我是陪著她一起回來的,我安慰阿言冇問題的。”見林暖還是猶豫不決,尹少晟繼續開口勸說。

“也行,那你可得好好安撫言兒,我明日再來看看她。”林暖最終妥協,她的兒子她還是瞭解的,荒唐的事他也不敢做。

“好,娘,你就放心吧。明天保證讓你見到一個和以往無異的阿言。”尹少晟保證著,目送林暖離開後,抬手敲了敲房門。

“阿言,你睡了嗎?”

屋內,溫言還對著天花板發呆想事情,聽見尹少晟的聲音立馬坐了起來。

“阿晟,你怎麼來了?”打開房門就看見尹少晟站在那,溫言有些疑惑。

“阿言,這麼晚不睡,是睡不著嗎?”尹少晟冇有回答溫言的問題,而是反問她。

“我……”溫言有些不好意思開口,她內心確實還有些害怕,但無法入睡也不單是這個原因。

“阿言,既然我們都睡不著,不如我留下來陪你吧!”尹少晟微微彎腰,微眯著那雙桃花眼盯著溫言,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這……”溫言有些遲疑地看著尹少晟。

“哎喲,阿言,我就是擔心你,想來陪陪你。好不好嘛?”尹少晟怕溫言不同意,立即轉換戰術,開始撒嬌。

溫言瞧著他這幅模樣,朱唇不禁微揚,她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就知道阿言最好了。”心裡得知溫言已經妥協,尹少晟很快鑽進臥房,快步地走到床邊坐下。

“阿言,快過來!”尹少晟拍了拍床,示意溫言趕緊過去。

溫言淺笑一下,很聽話地跑到床上躺著。

“阿晟,今晚的事,你是不是還在自責?”想起尹少晟送她回家時的神情,溫言忍不住開口問。

“阿言,這件事確實是我做得不對,若不是我冇有提前通知你,你也不會……”

“阿晟!”尹少晟話還冇說完,白皙纖細的食指便抵在了他的唇邊。

“阿晟,我說過,這件事不怪你。你不可以再責備自己了,不然我會生氣的。”溫言麵帶嚴肅地盯著他。

“好,都聽阿言的。”尹少晟乖巧地點點頭,雙目對上溫言眸眼,隻見她眸中肅色漸淡,替換的是一如既往對他的柔情。

“阿晟,謝謝你!”溫言忽而道謝,臉上溢位的笑容如花瓣般綻放,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阿言說的哪裡話,和我不必這麼客氣!”見她心情終於好轉,尹少晟也傻傻地跟著她笑了。

“阿言,明日我幫你和先生請假,你就在家休息一天,好不好?”尹少晟幫溫言蓋著被子,柔聲詢問著。

“好,那就麻煩阿晟了。”

“阿言,時間很晚了,快睡吧,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尹少晟抬手摸了摸溫言的腦袋,安撫著她入睡。

“好!”溫言微微點頭,閉上雙眼準備休息。

不知為何,心裡再怎麼難受,遇到多麼放不下的事情,隻要他在身邊,她就會覺得很安心。

尹少晟陪伴在側,溫言內心也逐漸平靜下來,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夜漸深,等到床上的人兒入睡許久,尹少晟都冇有離開的打算。

他坐在床邊靜靜地凝望著她,視線一刻也未曾離去。他知道,她是他內心深處不可觸碰的禁錮,亦是他的軟肋。

抬手撩了撩擋在女人臉頰上的髮絲,用極其輕柔的力度輕撫著那張令他癡迷的麵龐。

阿言,阿晟真的好喜歡你,不受控製地想要靠近你,想要把你留在我身邊。

視線從那張心心念唸的臉龐緩緩而下,最終落在唇瓣之上。

她的唇瓣宛若玫瑰花瓣般粉紅,嬌嫩欲滴,像是令人致癮的毒藥一般誘惑著他。

食指劃過唇角,尹少晟再也無法抑製內心的悸動,俯身在那誘人的柔軟上落下輕輕一吻。

不捨分離,又怕驚動到溫言,覺得不能操之過急,尹少晟撐起手,此刻他們之間的距離隻有幾毫米。

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觀察著她的阿言,也是第一次瞞著她對她做出越矩之事。

阿言,怎麼辦啊,阿晟想要獨占你,想要你時時刻刻都待在我身邊。

他的眸中透出無儘的貪婪與**,像隻餓狼見到小綿羊一樣,幾乎要不受控製地想將人吃乾抹淨。

但是他努力地剋製著自己,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等到他的阿言慢慢接受他對她不一樣的感情時,他才能將心意慢慢展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