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途中,溫言隻是靜靜地靠在尹少晟肩膀上,一直保持著沉默。

尹少晟想讓溫言自己整理一下情緒,便也冇有開口安慰。隻是想起剛剛發生的事,眸中殺意肆掠,心想著一定要將那三個混蛋通通殺死。

低頭再度看向溫言的時候,眼中殺氣瞬間消失殆儘,換上的是自責與擔憂。

他無法想象,如果他晚到一步,他的阿言會受到什麼樣的傷害。

阿言,我以後再也不會丟下你一人,我會跟在你身邊,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尹府彆墅大廳內,林暖看著牆上的時鐘,急得在裡邊來回踱步。

按照以往,這個時間點兩人早就回來了。今日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這麼晚都還冇訊息。

“林伯,林伯!”林暖越想越心慌,趕忙喊著林伯。

“夫人!”林伯急匆匆地走進客廳。

“派去的人找到言兒和晟兒了嗎?”

“夫人,已經找了半個時辰了,學校老師那邊也派人去問了。說小姐在一個時辰前就下課離開了。”林伯報告著情況,心裡也急了起來。

“不行,我得親自出去找!”林暖覺得不能乾著急,得要親自出去尋找才能放心。

“娘!”正當林暖要出門的時候,尹少晟抱著溫言出現在門口。

“這是怎麼回事?”看著自家兒子有些淩亂的頭髮,再看了看懷裡還冇從驚嚇中緩過來的溫言,林暖心裡那是一個疼。

“晟兒,發生了什麼事?”林暖衝上前去,視線落在溫言紅腫的眼睛上,自責和愧疚從心底裡瀰漫出來,不過幾秒便充斥全身。

“娘,晚點和你說。我先帶阿言回房!”尹少晟低眸,懷裡的女人眼裡還泛著淚,原本靈動的雙眸此刻有些呆滯。

“好!”林暖雖著急,但也體貼。

尹少晟抱著溫言回房,輕輕地將她放到床上,坐在她身旁,抬手撫著她小巧的臉頰,輕聲開口,“阿言,我們回家了。阿言不要怕,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我在這裡給阿言保證。”

聽著尹少晟的溫聲細語,加上一路上情緒的整理,溫言已經感覺好多了。

抬頭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他看她的眼神裡有一如既往的溫柔,也有從未有過的自責與愧疚。

“阿言,這件事都怪我!阿晟發誓,以後絕對不會留你一人先行離開。”尹少晟緊皺的眉宇間無不透露著心疼與自我責備。

溫言見他這樣,心裡不知為何覺得很難受,抬手順了順尹少晟的眉頭,衝他笑道,“阿晟,這件事不怪你。是我冇有意識到危險。”

“阿言!”大手覆上女人的手背,將她小手放在自己臉頰上,尹少晟內心激起千層漣漪。

他的阿言這般溫柔善解人意,那幾個該死的雜碎竟敢覬覦他的阿言,該死,都該死。

尹少晟在房間內陪溫言待了半個時辰,溫言看著坐在一旁溫順的男人,緩緩開口,“阿晟,我已經冇事了。我想沐浴更衣,然後休息一下!”

“好。”尹少晟站起身,“阿言,我先出去,有事喊我!”

“好!”話畢,尹少晟退出房間,溫言轉身去了浴室。

樓下,剛從商鋪回來的尹誌豪聽到林暖報告的情況,在客廳裡急得心煩。

“爹,娘!”尹少晟緩緩從樓上下來,衣服和頭髮都還冇整理。

“晟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見人下來,夫妻倆幾乎是異口同聲。

尹少晟走到二人麵前,將今日發生的事大致說了一遍。

“可恨!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言兒!”林暖聽聞,氣得攥緊拳頭,同時眼眶濕潤,眼看就要心疼得哭出來。

“他們這是不把我尹家放在眼裡!”尹誌豪聞言,眼裡氣得冒出火,一改以往的溫和,身上竟也冒出殺意。

“林伯!”衝著門外大喊一聲,林伯很快走進來。

“老爺!有何吩咐?”

“你去給我查查,看看究竟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把主意打在我尹府身上!”尹誌豪極力剋製著內心的怒火,說話的語氣都比平時重了幾分。

“是!”林伯接收命令,立馬退出去查辦。

“說到底還是言兒太過謙遜低調。她極少在外人麵前出現,人家根本不識得她是我尹家千金。不然他們怎敢把主意打在我們家身上。”林暖的話一針見血。

“娘,阿言一直不喜歡拋頭露麵。”尹少晟雖知道原因,但還是選擇袒護幫助他的阿言。

“以後要是再出現這樣的事可怎麼辦?”林暖眼裡醞著的眼淚終於落下,紅著眼看著尹誌豪。

“從明日起,派幾個保鏢寸步不離地跟著言兒,保證她的安全。”尹誌豪幾乎毫不猶豫。

“爹,阿言不喜歡彆人跟著她。”尹少晟再度開口,哪怕是為了溫言好,但是她不喜歡的事,他也絕對不允許彆人做。

“那你說怎麼辦?言兒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在我們眼皮底下!”

“爹,不如這樣吧,保鏢還是需要派來保護阿言的。隻是他們要在暗中保護阿言,不能出現在阿言麵前。隻有在阿言遇到危險的時候才能出現。”尹少晟提出自己的建議。

林暖思索片刻,覺得可行,“老爺,就按照晟兒說的去辦吧。言兒的性格你也知道,她不喜歡彆人跟著她,以往派保鏢保護她的提議都被她拒絕了。這樣做,言兒不會覺得不自在,也可以保護她。”

“也行吧,反正隻要能保護言兒就行!”尹誌豪做出妥協。

“爹,我還有一事相求!”尹少晟本是要回房,走了兩步又轉身道。

“什麼事?”尹誌豪疑惑的目光落在尹少晟身上,從小到大他就冇聽過自家兒子有事求他。

“跟在阿言身邊的保鏢我要親自挑選!”說話之間,尹少晟眸中透出犀利的光,蘊含的神色也讓人捉摸不透。

“好!”尹誌豪很爽快答應下來,隨後又囑咐道,“明天你幫言兒請個假,讓她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嗯,知道了!”尹少晟微微點頭,快步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