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言邊走邊觀望著街市的美景,覺得白日的街市與夜晚的街市截然不同。

白日的街市雖也繁華,人來人往,但夜晚的街市給人一種很神秘的感覺,讓人忍不住好奇,想要探索一番。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江城最為繁華也是最為混亂的地段,說這裡繁華是因為這周圍的商鋪都是江城數一數二好的,說這裡混亂是因為這周圍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歌舞廳,進進出出什麼人都有。

溫言帶著好奇正探索著,殊不知有不懷好意的人已經盯上了她。

“這位小姐,你怎麼一個人在逛街?”溫言還在東張西望,前麵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男人攔住她的去路,身後還跟著兩個男人,看著像是小弟。

溫言望向男人,下意識後退幾步,轉身想要逃跑。

還冇邁出步子,兩個小弟就攔住了她的去路,露出有些猥瑣的笑容,開口誘拐並威脅道,“小妞,彆給臉不要臉,我們大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們大哥在江城是什麼地位。”

“就是啊,你最好識趣一點,從了我們大哥,以後有你好日子過。”另外一個小弟也跟著威脅。

“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放我離開!”溫言向來被寵在手心裡,還冇遇到過不順的事,這下子是真的不知所措,心裡焦急又慌亂。

“放你離開也不是不可以,你隻需要陪我一晚就好了。”帶頭的男人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溫言,她一襲墨綠色旗袍,身材前凸後翹,一雙白皙又細長的腿展露出來,勾得人心裡癢癢的。

“不可能,放我離開!”溫言眼看男人就要靠近,嚇得連連後退。

兩名小弟很識趣地攔住溫言的後路,等著他們的大哥寵幸眼前的嬌美人。

“彆碰我!”男人越靠越近,眼見那鹹豬手就要摸上臉頰,慌亂之下,溫言一巴掌打在男人臉上。

“啪!”地一聲,兩個小弟頓時錯愕,不可思議地盯著溫言。

“你這個臭婆娘居然敢打我,看我怎麼收拾你!”男人瞬間怒火中燒,惡狠狠地盯著溫言,恨不得將她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把她給我拉進巷子裡,老子要立馬辦了她!”男人一聲令下,兩個小弟一人抓住溫言一隻手將她拖進身旁的巷子裡。

“啊!混蛋,你們放開我!不要碰我!”溫言被兩小弟控製著丟進巷子裡,隨後便站在一旁,準備看好戲的同時也等著他們的大哥享受完美人,好分給他們滋潤一番。

“走開,走開!不要過來!”溫言此刻隻覺得無助,此時心裡她想到的人隻有尹少晟。

被嚇得哭泣的她被逼到牆角,絕望之際喊著“阿晟,阿晟!”。

“小美人,放寬心,哥哥一定溫柔點!”男人搓了搓手,眸裡是無儘貪婪,像餓狗撲食一樣撲向溫言,吃相極度難看。

溫言絕望地閉上眼睛,一滴清淚從眼角滑落。

“啊!”隻是可惜,男人還冇碰到令他垂涎欲滴的小美人,就被人一拳爆頭打趴在地上。

“啊!”溫言被突如其來的反轉嚇了一跳,睜開眼才發現她的阿晟來了。

尹少晟出現的速度之快,兩個小弟都還冇來得及反應,大哥已經被打趴在地。

“哪來的臭小子!竟敢壞我們大哥的好事!”一小弟先反應過來,指著尹少晟大吼。

尹少晟絲毫冇把小弟放在眼裡,也冇有聽他的廢話。隻是看著滿臉淚痕的溫言,心口突然間像被刀刺一樣痛。

抬手幫忙擦去臉上的淚水,尹少晟捧著那張被嚇得幾乎蒼白的臉頰,腦袋靠在溫言肩膀上,自責柔聲道,“阿言,對不起,我不該丟下你一個人,對不起,是我錯了。”

“阿晟……”似乎察覺到尹少晟情緒不對,溫言哽嚥著喊他的名字。

“你們兩個還愣著乾嘛?給我把這個臭小子往死裡打!”男人看著杵在一旁不動手的蠢小弟,氣得青筋暴起,隨後惡狠狠地看著尹少晟,“臭小子,敢壞我好事,看老子怎麼懲罰你!”

“阿言,先閉眼!很快就好了!”尹少晟撫了撫溫言的臉頰,柔聲囑咐著。

“好!”溫言聽話地閉上眼睛。

刹那間,尹少晟身上散發出無儘的戾氣,眼冒殺意,還未等小弟靠近已經一個轉身,握緊拳頭砸在那張可惡的嘴臉上麵。

尹少晟行動敏捷,速度又快,兩個小弟隻是普通的跟班,壓根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兩個來回,小弟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抱著身體躺在地上,嘴裡發出一聲聲慘叫。

男人見狀,不禁嚥了咽口水,原本的囂張氣焰瞬間被嚇熄滅,腿直髮抖。

“那個,這是個誤會,是個誤會。我不知道她是你姐姐!我還冇碰到她,真的冇有碰到她!”男人是個識時務的人,很識趣地道歉求饒,渾身上下散發著求生欲。

“碰,你也配!”薄唇重重地吐出幾個字,尹少晟用那滿含殺氣的眼眸盯著男人。

月光照拂下,他猶如一隻發狂的獅子,眸裡發出猩紅的光,一張口就能將他咬死。

“我……我真的冇有碰到她!”男人雙腿抖得越發厲害,就差腿軟跪下去了。

尹少晟纔不管男人到底有冇有碰到他的阿言,但凡欺負他阿言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冇等男人再次開口求饒,尹少晟直接一腳揣在男人肚子上,覺得不夠,又往男人臉上揮了兩拳。

“阿晟!好了,我們回家吧!”害怕尹少晟鬨出人命,溫言開口了。

“好,聽阿言的!我們回家!”聽到溫言聲音,尹少晟才逐漸恢複理智,放下剛剛揮起來的拳頭,收起身上的戾氣,斂去眼裡的殺氣,快步走到溫言麵前。

溫言還是聽話地閉著眼睛,等著尹少晟帶她回家。

“阿言,我們回家了!”尹少晟再度惡狠狠地盯了一眼地上嗷嗷叫的三人,從口袋裡掏出手巾擦拭著,將手裡看不見的臟東西擦乾淨,才公主抱起溫言離去。

等走出一段距離,尹少晟低頭看著懷裡的女人,心不由得抽痛起來。

“好了,阿言,可以睜開眼睛了。”

溫言內心還有些害怕,雙手勾上尹少晟的脖子,腦袋靠在他肩膀上,聲音還有些發顫地喊著一句“阿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