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溫言遲遲冇有反應,尹少晟微微張嘴,“阿言,你幫我好不好?”

男人充滿磁性又帶著撒嬌的嗓音傳入耳畔,讓溫言身子不禁一顫。

愣了幾秒,溫言回神,笑了笑,眸裡儘是寵溺,“真是拿你冇辦法。”

在尹府十年之久,尹少晟提出的要求她就冇有拒絕過。

擦拭頭髮之餘,溫言用餘光細細端詳著身旁的男人。

五官如雕刻般分明,肌膚白皙,濃眉之下是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眸中柔情似水,無論男女對上這雙深情的眼睛,總會不受控製沉迷其中。不僅擁有著彆人豔羨的妖孽模樣,還擁有絕世好身材,難怪江城的千金小姐都為之動容。

溫言內心忍不住感慨,當年那個喜歡跟在她屁股後麵的小男孩,眨眼間就變成了禍害小女生的妖孽。

“阿言!”似乎察覺到溫言動作有所遲緩,尹少晟抬眸望她,隻見她看著他正出神。

魅唇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微微翹起,眸裡越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危險。

尹少晟一手抓住溫言頓在半空中的手,輕輕一拉。溫言就這樣猝不及防跌坐在他大腿上。

完全冇來得及反應,溫言隻是愣愣地看著他。

“阿言,這是你今日第二次看我看得出神了。”尹少晟嘴角一勾,手環上溫言纖細的腰肢,故意將臉湊近,貼在她耳畔邊低聲細語道。

溫熱的氣息越過耳畔,鼻翼間傳來尹少晟身上獨有的清香,讓溫言的臉頰瞬間漲紅起來。

猛然回神才察覺兩人此刻姿勢太過曖昧,溫言抬手推開尹少晟想要站起來,逃離這個令她窒息的懷抱。

可溫言越是反抗,尹少晟環在腰間的手越發用力,任她如何掙紮都無濟於事。

溫言雙頰通紅地看著笑意滿滿的男人,臉上浮現出從未有過的怒意。

“阿晟,鬆開手,不然我生氣了!”溫言水靈的眼眸裡透出怒氣,語氣也帶著些許憤怒。

內心清楚溫言是真的生氣了,尹少晟也不作死,很聽話地鬆開手。

“阿晟,今晚……”

“阿言,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不會這樣了。阿言不要趕我走,好不好?”冇給溫言開口說完的機會,尹少晟深知溫言的弱點,換上一臉無辜又可憐的表情,就連眼裡都泛著委屈,就像個被人拋棄的孩子一般,讓人根本不捨得訓斥他。

溫言瞧著尹少晟這幅可憐模樣,心裡的怒意如他所料瞬間消散。但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阿言,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注意分寸,你就彆趕我走了。我想和阿言一塊寫作業。”尹少晟知道自己裝可憐的計謀起了效果,還欠缺一些火候,趕緊拉起溫言的手晃了晃,撒嬌賣萌。

“好吧!”溫言果然敗下陣來,無奈地看著眼下的男人,內心輕歎了口氣。

“日後可要注意點分寸!切不可像今日這樣!”溫言拾起床上的毛巾,邊往浴室走邊說著。

“好,我知道了,阿言!”尹少晟望著那嬌小的身影,低頭看了看剛剛環在溫言腰間的手,不禁一笑。

阿言,你的腰身真軟。

阿言這般溫柔漂亮,真想將阿言藏起來,不讓彆人得知,這樣阿言就隻屬於我一個人了。

等溫言放好毛巾從浴室出來,尹少晟已經乖乖地坐在書桌前開始寫題了。

看著認真寫題的尹少晟,溫言想了想近幾日來他的舉動。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究竟哪裡不對勁。

“阿言,你怎麼還不過來寫作業,等會兒又要很晚才能睡覺!”尹少晟早就察覺到溫言的視線,等了半天也不見溫言過來,終於忍不住開口。

“啊,馬上!”溫言還在思索著尹少晟近期的不對勁行為,被打斷後腦子突然間就一片空白,心想著近日阿晟更喜歡粘著她了,許是對她依賴性變強了。便也不再將此事放心裡。

牆上的時鐘已是十一點三十刻,尹少晟寫好全部題目停下筆,抬頭看見溫言還在奮筆疾書。

視線在試題上麵停留幾秒,很快就流轉到溫言身上。

少兒時期的嬰兒肥早已褪去,變成了精緻小巧的鵝蛋臉,那雙黑色的大眼睛還是如小時候一樣晶瑩剔透,不笑的時候給人一種清冷破碎的感覺,笑的時候卻判若兩人,溫柔易人。

尹少晟就這樣拖著半邊臉,靜靜地觀賞著眼前的美人。

阿言,阿晟好像越來越喜歡你了,這可怎麼辦啊?

溫言就像會令人上癮的毒藥,越是靠近她越讓人無法自拔。尹少晟盯著她,眸底醞出耐人尋味的情意。

“阿晟,你寫完了先回房休息,我還冇這麼快!”溫言用餘光觀察尹少晟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寫完,抬眸看了一眼,囑咐他先回房休息。

“阿言,我想留在這陪你,等你寫完我再回房休息!”尹少晟纔不乾,他可不想錯失這麼好的觀賞溫言美貌的機會。

“阿晟聽話,明日還要上學,可不能這麼晚睡。”溫言不知尹少晟內心想法,隻是柔聲勸他回房休息。

“那好吧!”尹少晟本想再爭取一下,但想到不久之前才惹溫言生過氣,不想再惹她氣惱,便隻能乖乖聽話,帶著不捨離開了臥室。

回到臥房內,尹少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抬起那隻曾環在溫言腰肢的手,看得出了神,腦海中還在回味著溫言坐在懷裡的感覺。

又突然間想起今日在門口聽到的對話,想到溫言日後會嫁與他人,與除他之外的男人親近,眼裡陰霾密佈,透出的戾氣瘮人。

阿言,你以後會離開我,對嗎?

我不允許,我絕對不允許阿言離開我。阿言要永遠待在我身邊,隻能與我親近。

第二天清晨,尹少晟如往常一樣比溫言早起,站在門口等她。

“阿晟!”毫無懸念,溫言每天早上起來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尹少晟。

“小姐,少爺!”曉玲每天在兩人下樓吃早飯的時間點上來,幫他們收拾房間。

“曉玲,今天也麻煩你了。”溫言客氣著,臉上掛著溫柔的笑。

“小姐,你太客氣了,這本就是我分內之事!”

“好啦,阿言,該吃早飯去上學了。”尹少晟打斷兩人閒聊,牽著溫言的手往樓下走去。

身後的曉玲見狀不禁對著尹少晟的後背做鬼臉,抱怨道,“真是的,少爺連我的醋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