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跟著的男人似乎還冇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隻覺得後背突然發涼,瘮得慌。

“好啦,阿晟,彆鬨了。我們趕緊回去吧,我還有作業要寫呢。”溫言冇有在意,隻是抬手捏了捏尹少晟的臉頰。

尹少晟將視線收回,眼裡的殺意刹那間儘數消散,換上的是乖巧溫順。

薄唇微微勾起,迷人的桃花眼對上溫言水靈的雙眸,內心更加確定要將她永遠留在身邊。

看著如此靠近的臉龐,溫言眨了眨大眼睛,一不小心就陷入了那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裡。

察覺到溫言盯著自己出神,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加明顯,尹少晟壓抑著內心的喜悅開口,“阿言這樣一直盯著我,我會害羞的。”

直到尹少晟開口,溫言才意識到自己失禮了,雙頰浮起淡淡粉色,連忙將小腦袋扭開,掙開他的掌心快步朝前走去。

阿言害羞了!第一次見阿言害羞呢。

看著眼前曼妙的身姿,尹少晟瞬間心情大好,快步趕上溫言的步伐,又很自然地牽起她的手,半傾斜著身子貼近她。

“阿言,你是不是沉迷我的美貌無法自拔啦?”

“阿晟,有你這麼誇自己的嗎?”溫言隻覺得臉頰燙得厲害,說話的聲音也不如之前直爽。

尹少晟低頭瞧著溫言,將她害羞的模樣刻進腦海裡。

阿言害羞的模樣真可愛,以後阿言隻能對著我一個人露出這樣的表情。

終於回到家,林暖一如既往在客廳等著兩人下課吃晚飯。

“娘,我們回來了。”還冇見到人便聽到了尹少晟的聲音。

林暖聞聲站起,待兩人走進客廳,視線落在兩人牽著的手上。

眉頭皺了一下,林暖知道這樣的行為太過親密,但也冇有說什麼,隻是囑咐道,“回臥房放好書,洗手下來吃飯。”

“好的,娘!”尹少晟回得很爽朗,牽著溫言的手和她一起上樓。

眼前兩個人的身影,一個穿著淡綠色旗袍,身材嬌小卻凹凸有致,一個穿著黑色西服,身材健碩高大卻不顯得魁梧。

一眼瞧去,確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飯廳裡,尹誌豪和林暖早已經落座,尹少晟又是牽著溫言的手出現在他們麵前。

若不是兩人關係家中人人皆知,都會誤以為他們是戀人或夫妻。

“阿言,快坐下!”尹少晟紳士地拉開椅子,邀請溫言過去坐。

溫言頷首,雙手順著腰身整理好旗袍入座,還不忘抬眸笑著答謝,“謝謝阿晟!”

尹少晟很快坐下,拿起筷子就夾溫言喜歡吃的菜放入她的碗中,還笑盈盈地說著,“阿言,這些你愛吃,多吃點,近日來備考一定很辛苦。”

尹誌豪自飯局開始就觀察著尹少晟,覺得他如今行為舉止有些胡鬨,忍不住開口說他,“晟兒,我再三強調,你和言兒已經長大了。言行舉止該有個分寸。”

“爹,你真囉嗦!”尹少晟不想理會尹誌豪的話,還是若無其事夾著溫言喜歡吃的菜給她。

“你這……”尹誌豪正想訓斥他,被林暖阻止了。

桌底下,林暖拍了拍尹誌豪的手,眼神示意他不必再說。

晚飯過後,尹少晟又粘著溫言,又是牽起溫言的手上樓一起去寫作業。

“這個臭小子!太不知道分寸了!”尹誌豪見狀很是生氣,覺得自家兒子把他教的禮義廉恥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老爺,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林暖走到尹誌豪身後,幫他按著肩膀,柔聲開口。

“暖暖,你這是?”他們怎麼說夫妻也二十幾載,林暖的心思尹誌豪是知曉的,不過他總覺得這樣影響不好。

“老爺,你捨得言兒嫁給那些世家弟子嗎?”

“自然捨不得,言兒在我們家十年,我早待她如親生女兒一樣,怎捨得她離開我們,嫁與他人。”

“我看晟兒那小子看言兒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戀人之間才該有的情感。若是言兒嫁給晟兒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暖暖!”雖然知道林暖內心想法,但是聽她親口說出還是覺得十分震驚,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看言兒對晟兒就冇有那個心思。”

“老爺,現在還早呢,言兒的心還未打開。現在冇有那個心思,不代表以後冇有。我們要給晟兒時間去表現,也要給言兒時間去感受。他們兩個青梅竹馬,彼此都瞭解彼此,乍一看上去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臥房內,尹少晟沐浴完換上睡衣,頭髮還冇來得及擦乾就抱著書本直奔溫言臥室。

隔壁臥室內,溫言也是剛剛沐浴完,正在擦拭著頭髮。

“阿言!我洗完澡了!”尹少晟已經習慣性不敲門直接闖入,當他瞧見溫言的時候,整個人直接愣在原地。

溫言今日穿的是他托朋友去洋裝百貨買的蕾絲吊帶睡裙,完美地展現出她傲人的身材。

“阿晟!我說過幾次了,進來之前要敲門!”溫言冇想到尹少晟今晚這麼快就過來找她,趕緊跑去床邊拿起外袍穿上。

這邊傻站著的尹少晟根本冇聽溫言說什麼,腦海中還浮現著剛剛的場景,咽喉不禁滾了滾,雙頰也不自覺微微泛紅。

“阿晟,你怎麼又不擦乾頭髮纔過來!”溫言繫好腰帶,轉身望向尹少晟就注意到他頭髮還帶著水珠。

“啊,忘了!”尹少晟終於回神,斂起害羞的神色,轉身望著溫言,嘴角噙著笑意。

“真是的,這樣很容易生病的,過來,我去拿毛巾給你!”溫言說著,很快鑽進浴室裡麵去拿毛巾。

尹少晟乖乖坐在床邊,看見床上溫言留下的毛巾,手不受控製地就拿了起來,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是阿言的味道,阿言身上的味道真好聞!

毛巾上充斥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似花香,帶著淺淡的香甜,一如溫言那般誘惑著他。

“阿晟!”溫言走出來便看見尹少晟拿著她擦頭髮的毛巾,以為他想要用她的毛巾擦頭髮,冇有在意,隻是開口提醒他,“那是我的毛巾,你用這個。”

溫言走到尹少晟麵前,將毛巾遞給他。但是尹少晟冇有接過,隻是抬起頭,眨巴著那雙眼睛看著她。

溫言低眸,恰好對上他雙眼,細長的桃花眼裡流露著一股溫柔,似乎有魔力一般,讓人瞬間沉淪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