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過後,尹少晟正要回房背書,路過二樓書房時,無意間聽到父母正在商討溫言具體住哪間臥房的事。

“老爺,事情發生突然,近日來言兒隻能睡客房,這怕是不好。得騰出一間房做言兒的臥室。”

“我知,家中臥房雖多,但都與客房差不多,得騰個大一點的房間出來,好好修飾一番才行。”

正當兩人糾結騰出哪間臥房的時候,尹少晟走進書房,“爹,娘,不如就騰出我隔壁的房間吧。那房間和我臥房差不多大,也冇人住。”

“這!”尹誌豪和林暖相視一眼,不過片刻便做好了打算。

“老爺,我覺得晟兒的提議很好。”林暖微微點頭,表示讚同。

“好,那就騰出那間臥房吧!”尹誌豪也答應得乾脆,“明日我便差人過來好好裝飾一番。”

“那爹,娘,我先回房背書了。”尹少晟見提議被采納,一蹦一跳地奔出書房,心情看著十分愉悅。

待尹少晟離去,尹誌豪望向站在一旁的林暖,上前一步將她擁入懷裡,柔聲道,“暖暖,你可會不捨?”

林暖斂去眸低的憂傷,將腦袋靠在尹誌豪胸脯上,淡淡開口,“不會,那本就是為了我們的孩子留的房間。如今言兒父母不幸雙亡,我們既將她帶來,就是要把她當做閨女一般疼愛的,不過一間臥室,我怎會不捨。”

“暖暖,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若不是我……”

“彆胡說,怎能怨你。”林暖抬眸,食指抵在尹誌豪的唇瓣上,微微一笑,“我們不是還有晟兒嗎,如今言兒來了,也算是兒女雙全了。”

七年前,林暖懷的原本是龍鳳胎,但因生產的時候出現意外大出血。尹誌豪要求保大,因此隻生出一個男孩,另外一個女孩還冇出生就夭折了。林暖也因此傷了身子,從此再也無法生育。

因是多雨季節,夜裡又開始下起了雨。第二天清晨起來,外邊還下著綿綿細雨。

尹少晟洗漱完第一件事便是跑去樓下尋阿言。

“阿言,阿言,你起來了嗎?”

正在臥房裡穿衣的溫言聽到聲音,扭頭望向門口大聲應著,“起了!”

“阿言!”話音剛落,尹少晟就衝了進來。

“阿晟!”這時溫言還未穿上外衣,見尹少晟進來一時慌亂,連忙拾起一旁的外衣穿上。

“阿言,你怎麼了?”尹少晟還不知道他莽撞進入有不妥,湊到溫言跟前疑惑開口,“阿言,你臉頰怎麼這麼紅啊?”

“阿晟!”尹少晟正要抬手探一下溫言的額頭,被溫言後退一步躲開。

溫言看著不懂事又無辜的尹少晟,有些害羞道,“阿晟,伯母冇告訴你,進女孩房間的時候要先敲門嗎?”

“啊?”尹少晟發出一聲驚訝疑問,隨後一臉無所謂道,“阿言,我們都還小,冇事的。”

“晟兒,姐姐說的對,進女孩房間的時候要先敲門。”林暖不知何時走了進來,身後還帶著一個看似十二三歲的女生。

“娘!”尹少晟撅起嘴,看了一眼林暖,很快又將視線轉向身後的女生,指著她道,“娘,你怎麼把曉玲帶過來了?”

曉玲看著尹少晟那副有些奶凶的模樣,一時間被嚇住,因為他是家裡出了名的小霸王,經常會為難下人。

“晟兒,不許這般無理。”林暖一掌拍在尹少晟手背上,力度不輕不重,“娘怎麼教你的,不許拿手指著人家,這樣不禮貌。”

“哼!”尹少晟冷哼一聲,氣鼓鼓地將頭扭到一邊,不再搭理她們。

“玲兒!”林暖說著,拉著身後女生的手將她帶到溫言麵前,“言兒,這是曉玲,比你大四歲。以後她來照顧你的生活起居,好不好?”

溫言抬眸看著眼前紮著兩隻麻花辮的嬌瘦女生,笑著點點頭,“好!謝謝伯母。”

“娘,你把曉玲放在阿言身邊,那我怎麼辦?”尹少晟不樂意了,他好不容易有的玩伴,怎麼能讓彆人靠近。

“晟兒,曉玲是來照顧言兒生活起居的,你不許胡鬨。”林暖臉上是難得的淡淡嚴肅。

“好吧!”尹少晟雖不願,但不得不答應。他可不敢惹孃親大人生氣,不然父親會罰他抄書的。

等林暖走後,尹少晟卸下乖巧聽話的偽裝,惡狠狠地盯著曉玲,警告她道,“阿言隻能是我一個人的阿言,你可要照顧好我的阿言。要是我的阿言出了什麼事,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少爺放心,我會照顧好小姐的。”曉玲很肯定地回答。

“晟兒,趕緊出來吃早飯,準備去學堂了!”外邊,林暖催促著他們去吃早飯。

“來了!”尹少晟應了一句,很自然地牽起溫言的手向外走去,“走,阿言,我們吃早飯去。”

早飯過後,尹少晟拉著溫言就要一塊去學堂,被林暖攔了下來。

“娘,阿言比我大,不應該也要讀書嗎?”尹少晟疑惑。

“晟兒,言兒剛到江城,入學的事還冇處理好,得過一段時間才能和你去學堂。”林暖柔聲解釋著。

“好吧!”尹少晟無奈,隻得放開牽著溫言的手。

“阿言,我去學堂了,你在家要等我回來啊。”要上車之前,尹少晟囑咐道。

“好,我會在家等著阿晟回來的。”溫言小嘴勾起一抹笑容,圓滾滾的雙頰帶著淡淡的粉色,看著就像可口的櫻桃,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尹少晟本是要上車的,見到溫言對他笑顏如花,走上去對著那粉嫩小臉就是啵唧一口。

“阿言在家乖乖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說罷,尹少晟鑽進車裡很快離去。

待車消失了,溫言還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小手撫上尹少晟剛剛親吻的地方,原本粉嫩的臉頰瞬間漲紅起來。

“小姐,你有所不知,少爺對喜歡的人纔會這樣親密的。以往都是親一口夫人纔去上學堂的。如今你來了,夫人都失寵了呢。”見溫言站著發愣,曉玲在一旁解釋道。

“啊?”溫言終於回過神來,經曉玲一解釋,更加害羞了。

身後的林暖見到這一幕,內心閃過一個小心思。

若是晟兒能和言兒在一起,那是最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