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求你……求你彆打了!”韓淵已經被揍得麵目全非,奄奄一息。

”阿晟,住手!快住手!”見勸說無用,溫言直接上前想要將人拉開。

但是尹少晟還是不管不顧地揮拳揍人,甚至直接推開上前的溫言。

“嘶!”尹少晟力氣很大,隻是稍加用力,溫言就被推倒在地,白皙的大腿劃過石子,流出一絲鮮紅。

“啊!”也不知道是哪家千金誤闖進來,看見這一幕嚇壞了,放聲尖叫起來,還大聲喊著,“殺人了,尹家大少殺人了!”

“糟了!”溫言頓感不妙,深知那人這樣叫喊定然會驚動正在前廳參加宴會的人。

“阿晟,聽話!住手!”溫言也顧不上腳上的傷,強忍疼痛站起身,用儘力氣抓住尹少晟即將揮過去的手,還將臉擋在麵前。

看見溫言驚慌失措的樣子,尹少晟才終於恢複一點理智,漸漸鬆開死攥著韓淵領口的手。

“阿言!”刹那間,尹少晟清醒過來,看著溫言紅紅的眼眶,心揪地一下子痛起來。

“天呐,這是怎麼回事?那不是韓氏銀行二公子嗎?怎麼被打成這樣?”與此同時,被女人尖叫聲吸引過來的人越來越多,看到這一幕議論紛紛。

“早就聽聞尹家大少生性暴虐,這下看來是真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我怎麼感覺韓二公子好像要被打死了。”

“你們看,尹家收養的那個小姐也在,看她衣服頭髮淩亂不堪,該不會是被韓二公子非禮了吧?”

“我覺得有可能,韓二公子向來好色,換女人跟換衣服似的。”

“閉嘴!”彆人怎麼討論他,尹少晟都不會放在心裡,唯獨討論誣陷溫言,他絕對不允許。

好不容易拉回來的理智在聽到彆人議論汙衊溫言的時候,瞬間就消失殆儘。

一雙猩紅的雙眼死死地盯著討論溫言的人,眸中寒意肆掠,隻一眼便讓人心生恐懼。

“發生了什麼事?”林暖和尹誌豪在聽聞此事後也急匆匆趕來。林暖看著地上被揍得鼻青臉腫,模樣幾乎都要認不出來的韓淵,霎時間被嚇得頓在原地。

“各位,今日真是不好意思,家中突髮狀況,掃了各位的興!待我查明真相,定給大家一個說法。今天的宴會就先到此為止,感謝各位給尹某麵子參加宴會。”尹誌豪是見過大場麵的人,這樣的狀況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極其冷靜地和眾人解釋。

“林伯,趕緊安排客人離開!”尹誌豪平靜著開口。

“是,老爺!”林伯辦事效率也快,很快就安排家丁開始護送客人離開。

人群中,那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等到韓淵被送去醫院搶救,眾人離開,尹誌豪怒目看著站在麵前的尹少晟,此時的他眼裡殺意還未消散半分,身上氣焰還如同猛獸一般,隨時都有可能發狂,不受控製地撲上來撕咬你。

知道尹少晟此時還冇平靜下來,尹誌豪隻留下一句“等會兒來書房找我!”便轉身離去。

過了許久,林暖終於回過神來,紅著眼跑過去,當她看見溫言有些淩亂的衣領和雙手那灼目的紅手印時,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這個該死的韓淵,他怎麼如此大膽,竟敢在我尹府之內對我尹家的人做出這等荒唐事!。”林暖心揪痛著,眼淚像脫了線的風箏,一個勁地往下掉。

“伯母,我冇事,阿晟及時出現,他並未得逞。”溫言見此心生愧疚,含在眼裡的淚珠也從眼角溢位。

“我定要他韓家給個說法!否則我絕對饒不了他韓家!”林暖抬手,捧著那張驚色還未褪去的小臉,哭得更厲害了。

“娘!”一直保持沉默的尹少晟突然發聲,“這件事你彆插手,交給我和爹就可以。”

“晟兒……”目光落在尹少晟身上的時候,林暖心裡突然咯噔了一下。

她深知溫言在他心裡地位,此事交給他去辦,恐怕韓淵是活不了了。

“晟兒,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交給你爹去辦就好。”林暖擔心自家兒子鬨出更大的事,哪怕知道勸說無用,還是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決定試一試。

“娘,阿言腳擦傷了,你幫她整理一下傷口。我先去書房了。”果不其然,尹少晟根本不聽勸說,丟下一句話就直往裡邊走。

書房內,尹誌豪靠著手背對著門站著,看著窗外,天上月亮被雲層擋住大半,本就是半輪殘月,現下能看見的隻剩下那點邊角。

林伯敲了兩下門走進去,恭恭敬敬道,“老爺,所有賓客都送回去了。”

尹誌豪輕“嗯”了一聲,冇再言語,隻是盯著天上的月亮發起了呆。

“老爺,今晚的事恐怕冇有那麼簡單。那韓淵怎會無緣無故跑去後院,小姐又為何恰好獨自一人在那。這其中太多巧合。”林伯細想了一下今晚發生的事情,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尹誌豪將視線從窗外收回,轉身望了眼林伯,答非所問道,“林伯,你覺得今晚的月亮如何?”

林伯跟在尹誌豪身邊二十幾載,自然能讀懂尹誌豪話中意,回道,“老爺,看來是有人眼紅我們尹家在江城的地位,想要對尹家動手了。這江城似乎要變天了。”

“我擔心了十年的事最終還是發生了,他們想要的太多,一個溫家還不足以滿足他們的狼子野心!”說話時,靠在背後的手慢慢緊握成拳,眼裡透著犀利如劍的光。

“老爺,那韓家該如何處理?”

“韓氏銀行不過江城一個小小的銀號,那個韓淵也不過是個妾室生的紈絝公子。還不至於有這個膽敢跟我尹家抗衡,背後定是有人推波助瀾。”

“那依老爺的意思是?”

“韓家那邊你去溝通,將今晚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韓東強那個老傢夥。他知道該怎麼做。”尹誌豪語氣淡然。

“可是,今晚小姐衣衫不整一事大家都看在眼裡,恐怕對小姐名聲不利。”林伯擔憂著開口。

“你去打探一下是哪家千金先發現晟兒打架一事,接下來你知道該怎麼做。”

“明白,老爺!”林伯領意,很快便退出去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