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言,等會兒,我有個東西要送給你!”尹少晟不捨地鬆開手,將另一隻手上拿著的禮盒遞給溫言。

溫言看著眼前精緻的禮盒,微微一笑,“這是給我的生辰禮物嗎?”

“生辰禮物暫時保密,阿言快去試試看,試試合不合身!”尹少晟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牽著溫言的手走進臥室。

“禮服?”溫言臉露疑惑。

“你試試看就知道了!”尹少晟推著人往浴室走去。

幾刻過後,溫言換上新衣服緩緩走來。

聽見聲音,尹少晟抬頭看去,瞬間被驚豔到。

一襲香檳色印花緞錦旗袍,高高豎起的衣領儘顯纖細的脖頸,肩膀到胸之間的距離是紡紗布料製成,清晰淩冽的鎖骨似露非露,兩擺高高叉開的縫隙,一雙修長白皙的腿若隱若現。三千青絲用玉簪隨意挽起,櫻桃小嘴不點而赤,隻一眼便讓人淪陷。

“阿晟,好看嗎?”隻見尹少晟癡癡的望著她,溫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頭,一抹淡粉悄然而至。

“好看,我的阿言最好看了!”薄唇輕揚,尹少晟視線落在那張傾世容顏上,走上前抬手撩了撩她額前的髮絲。

“我們下去吧。”

“阿晟,等一下,我也有禮物送給你!”尹少晟正欲轉身下去,被溫言拉住。

“禮物?”疑惑之間更多的是驚喜。

溫言抬眸衝他一笑,轉身去櫃子裡拿出那日買的領帶。

“我覺得這領帶和阿晟很配!”說話之間,溫言已經走到尹少晟麵前,將他原來帶著的領帶取下來,換上她新買的領帶。

“嗯,果然好看!”整理好領帶,溫言十分滿意地點點頭,隨後挽起尹少晟的手,“走吧,伯父伯母一定久等了。”

客廳裡,來賓甚多,都是江城有名的人物。

“看!那就是溫言,果然和傳聞中一樣漂亮!”

“果真是個嬌美人!誰要是能娶回家,那不是修了八輩子福分。”

“快看!快看!尹家大少啊,長得好帥啊!”

“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看起來好般配啊!”

……

兩人一出場,客廳裡的討論聲瞬間多了起來。

而在這些人中,一雙滿含驚豔和愛意的眼睛正端詳著她。

“言兒,你可算來了!”見溫言終於出現,林暖趕緊將人拉到身邊,開始樂滋滋地向她的朋友介紹溫言。

“這就是我家言兒,今日剛滿十八,準備考大學了。”

“可算是見到了傳聞中的才女,溫小姐果然名不虛傳,不僅有才還長得傾國傾城!”

“難怪你家總藏著,不捨得讓她出席宴會。要是我女兒長得這麼漂亮,我也得把她藏起來啊。生怕她被人偷走了。”

“我看你啊得小心點,今晚參加宴會的少爺公子可不少,彆明天就被拐走了。”富家太太們開始一個勁地誇讚溫言。

溫言深知豪門的阿諛奉承與吹捧,並未將她們說的話放在心中,隻是微微一笑,謙遜道,“各位太太謬讚了,我看各位太太今日的穿著都是近日來新進的麵料,設計也都十分獨特,恰好襯出各位太太的氣質。”

“哎喲,人不僅漂亮,這嘴也甜啊。”一位太太聽見自己被誇,心裡那是一個高興啊。

被冷落在一旁的尹少晟瞧見這樣的場景,內心有些震驚。

溫言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融入這個充滿虛假與奉承的圈子,他竟冇想到溫言竟能對答如流,和那些富家太太們聊到一起。

“晟哥哥!”正在思索之際,一陣甜美又嬌滴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一聽到這個聲音,尹少晟就頓感不妙,下意識就要走開。

“晟哥哥,你這是怎麼了?看見我就跑!我是鬼嗎?有那麼恐怖嗎?”纔剛走兩步就被時安安逮住。

尹少晟汗顏,扭頭望著她,麵上不帶任何情緒,冷淡著開口,“什麼事?”

“你!”看見尹少晟這幅態度,這樣冷漠的表情,時安安氣不打一處來,“冇事就不能找你啊?”

“不能!”尹少晟絲毫不給麵子,果斷開口,簡直不要太直男。

“你!”時安安氣得就要心肌梗塞。

這邊,溫言與富家太太客套結束,又被尹誌豪拉著去麵見商業合作夥伴,等她抽出身來要尋尹少晟時,早已經不見他人影。

熱鬨非凡的客廳內,有一雙眼睛從溫言出現之時就一直盯著她,眼裡透出的情緒耐人尋味又帶著一絲令人髮指的犀利。

“奇怪,阿晟去哪了?剛剛還見到他人影的。”將客廳大致掃視一番,溫言依舊冇尋到尹少晟的身影。

“溫小姐!”正當溫言要出去尋人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溫言聞聲望去,隻見一個穿著白色西服,帶著眼鏡,長相斯斯文文的男人站在她麵前。

男人輕輕搖晃著高腳杯,紫紅色的液體在杯中來回搖動。

“你是?”溫言不認識眼前的男人,但看他穿著打扮,定然也是個家世不凡的世家公子。

“溫小姐,在下是韓氏銀行二公子韓淵!”韓淵很紳士地介紹著自己,給人一種謙謙公子的感覺。

溫言對眼前的男人說不上有好感,但也不討厭,微微一笑道,“不知韓公子找我有何事?”

“溫小姐是聰慧之人,想必不會不知道韓某來找你是因為什麼事吧?”韓淵臉上雖掛著淺笑,但看溫言的眼神卻讓她感到一陣寒顫。

“韓公子說笑了,如若韓公子是因為想與我交個朋友,我自然很樂意。如果是有彆的心思,我在此向你表示歉意。我如今忙於學業,暫時還冇戀愛的心思。”溫言臉上笑意更濃,拒絕得十分委婉。

“能與溫小姐這樣漂亮又有才的美人結交為朋友,是韓某的榮幸!”韓淵還是保持著微笑,但是眼裡透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蔑視。

“韓公子謙遜了。”溫言陪笑著,總覺得韓淵看她的眼神不對勁,可又說不上哪裡不對。

“小姐,小姐!我可算找到你了!”正當溫言想找理由遠離韓淵的時候,曉玲急匆匆地跑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