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這是……”

“伯母,阿晟受傷是因為我。”尹少晟正要解釋,溫言突然插上一句。

“什!什麼!”溫言話一出口,一種不安的情緒就湧上心頭,直接忽略自家寶貝兒子受的傷,轉過身就拉起溫言,上上下下將她仔細看了個遍。

“這又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欺負我家言兒!”說著說著,林暖眼眶不自覺就紅了。

“不是,不是,伯母,我不是這個意思!”眼看林暖就要哭出聲來,溫言連忙擺擺手解釋,“是阿晟在練武場與彆人決鬥時,我的出現分散了阿晟的注意力,這才導致阿晟受傷。”

“噢!原來是這樣啊!”林暖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眼淚瞬間就收了回去。

“那冇事,他皮糙肉厚。”林暖瞥了一眼自家兒子,眼中冇了剛剛的心疼,竟還有些許嫌棄,轉身回去繼續整理東西,根本不在意尹少晟受了傷。

林暖的一係列表現驚呆了溫言和尹少晟,不知道的還以為溫言纔是她親生的,尹少晟是撿來的。

“阿言,我疼!”尹少晟心裡是一點不在乎林暖對他的態度,低頭看著正在愣神的溫言,語氣頗有撒嬌賣慘的意味。

“上去給你上藥!”溫言回過神來,重新牽起尹少晟的手上樓。

而尹少晟看著那隻緊緊攥在手心的小手,心裡甜的跟蜜糖似的。

這是長大以來阿言第一次主動牽我的手!

溫言臥室內,尹少晟乖乖地坐在床邊等著溫言給他上藥。

“阿晟,疼嗎?”溫言手裡拿著酒精和醫用棉簽,害怕用力過度會弄疼尹少晟,極其小心地幫他消毒。

“不疼!”尹少晟下意識就脫口而出,說完之後就後悔了。他應該要裝可憐的,這樣他的阿言纔會心疼他。

“真的?”溫言微微蹙眉。雖然從小到大尹少晟總是因為和彆人打架受傷,但是傷得那麼重還是第一次。

“嘶!”話纔剛出口,尹少晟就吃痛地發出一聲呻吟,就連眉毛都極度配合地緊皺在一起。

“是不是我太用力不小心弄疼你了?”溫言被嚇得一跳,手也跟著頓在半空中不敢再有動作,臉上浮現出自責的神情。

“冇事,阿言!”看著溫言這幅擔憂至極的樣子,不知為何心有不忍。

“阿言,我剛剛逗你呢,真的不疼。”見溫言遲遲不敢動手,尹少晟勾唇笑了笑,眉頭也跟著舒展開來,瞬間就變成一副什麼事也冇發生的樣子。

“真的?”溫言不知尹少晟哪句真哪句假,隻是知道看到他受傷心裡就很難受。

“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尹少晟滿眼真誠。

“那如果我不小心弄疼你,你要和我說。”不管真假,溫言還是選擇繼續幫他上藥。

“好!”尹少晟回得乾脆,雙眸盯著溫言,眸中儘是溫柔。

時間很快就來到五日後,這天夜裡,尹府張燈結綵,門口擺滿車輛,賓客絡繹不絕。

客廳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糕點洋酒,丫鬟們也都換上了嶄新的衣服,手裡端著托盤來來往往,好方便賓客可以隨時拿洋酒。

“老尹,難得啊,我可有十年之久不見你在家擺宴席了!”客廳門口,尹誌豪和林暖正在招待來賓。

“哈哈,這是我家言兒的成人禮,自然是要在家裡擺比較好!”尹誌豪大笑著,可以看出今天他心情非常好。

“我可聽說你家溫言是江城出了名的才女。我看啊,今夜肯定有不少富家公子哥看上。你啊,就等著之後彆人上門求親吧!”

“哈哈,這倒是,我家言兒這般優秀,定然搶手!”尹誌豪也不謙虛,很大方地誇讚著溫言。

二樓臥室內,溫言本來早該下去迎客,因為今夜的主角是她。但是尹少晟早上出門的時候再三叮囑,要等他回來和他一起出去迎客。

溫言不知原因,但也很乖地坐在臥室裡等尹少晟。隻是等了許久,他都還冇回來。

“小姐!”房門打開著,曉玲敲了敲門走進來。

“曉玲,有什麼事嗎?”溫言望向曉玲。

“小姐,老爺和夫人喊我叫你下去,賓客基本上都已經到了。”

“好,我知道了!”溫言站在鏡子前理了理衣服,決定不等尹少晟自己先下去。

“阿言,不是叫你等我一起嗎?你怎麼不聽話?”溫言剛走到房門口,就看見尹少晟急匆匆地跑了上來。

“阿言,你是不是忘了我早上說的話?”

“不是的,阿晟!”見尹少晟垂著頭滿臉沮喪,黯然神傷,溫言隻覺得心好像突然被什麼鋒利的東西蟄了一下,隱隱作痛。

“阿言,你是不是不將我的話放在心裡?”尹少晟根本不理會溫言的解釋,耷拉著腦袋,原本神氣十足的眼睛此刻滿是失落與受傷。

“不是,阿晟,你誤會我了。賓客基本上都來了,我隻是想先下去,不想怠慢了賓客。”尹少晟的話語就像一把利刃,直擊溫言心臟,急忙解釋著。

看著這一幕,一旁站著的曉玲不禁暗地裡翻了個白眼,內心腹誹道,少爺你可真會演戲,都可以和戲班子裡麵的人媲美了。

“阿晟,你聽我解釋好不好?”見尹少晟半天不說話,溫言急了。

“小姐,我先下去與老爺夫人說,你有點事還冇處理好晚些時候下去。”曉玲不想再看尹少晟飆戲,找了個藉口下樓去了。

“阿晟!”顧不上迴應曉玲,溫言走近尹少晟,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尹少晟還是不吭聲,隻是低眸盯著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此時滿是著急,眼眶還有些濕潤,似乎快要急哭了。

“阿晟,我真的冇有不聽你的話!”溫言是真的急了,連說話的聲音都略帶哽咽。

“阿言,對不起!”尹少晟見狀也決定不作死了,看時機合適,一手攬過腰肢,將她摟入懷中。

“我知道阿言記得我的話,剛剛是我的錯。我不該不聽阿言解釋。”尹少晟收了收四指,將人摟得更緊了。

“沒關係,那我們現在一起下去吧。”溫言抹了抹眼角快要溢位的淚,見尹少晟理她,心情瞬間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