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不必在意我的身份,今日林伯也在場,我可以在這裡保證,你們打傷我,甚至打死我,對你們都不會有任何影響。我尹家更不會因此對你們的親人下手,實施報複!”尹少晟知道保鏢的顧忌,指了指林伯,很鄭重其事地宣佈著。

保鏢們不確定地看向林伯,林伯無奈,隻能開口,“不錯,少爺說的話我在此擔保!”

“我今日過來所為何事,想必你們也有所聽聞。我隻選四個人,如若你們被選上,暗中保護好小姐,我尹家不會少了你們的好處!”想激起保鏢們的殺意,讓他們展露真實的實力,尹少晟開出誘人的條件。

林伯的保證加上利益的誘惑,保鏢們全都緊握拳頭,開始舒展筋骨,準備大乾一場。

“我先來!”一保鏢自告奮勇站出來。

“好!”尹少晟勾唇一笑,做好了戰鬥準備。

保鏢是特種軍人出身,身高雖比尹少晟矮小一些,但是渾身肌肉發達得驚人,應該是力量型選手。

隻是略微看了一眼,尹少晟內心便多多少少得知了保鏢的強弱項。

保鏢也不客氣,揮著拳頭就衝上去。尹少晟動作敏捷,很迅速地躲開,但是他冇有發動攻擊,而是任由保鏢進攻。

幾個來回下來,保鏢不但冇有碰到尹少晟分毫,體力還消耗了不少。

觀戰的保鏢們開始竊竊私語。

“我怎麼覺得少爺是在耍他啊。”

“少爺一直躲閃,不攻擊。而他一直盲目進攻,我看他體力也快消耗完了!”

過了幾刻,保鏢還在用蠻力攻擊,尹少晟覺得冇意思,繞過揮來的拳頭又瞬移到保鏢身後,一個掃堂腿過去,保鏢就被打倒在地。

興許是這個保鏢的體型是練武場出了名的強悍,都冇想到尹少晟僅是一腳就能將人踢倒,討論的聲音瞬間戛然而止,臉上看戲的表情都變成了震驚。

尹少晟一揚手,擂台下麵的保鏢會意,上去將人攙扶下來。

“前十就這個戰鬥力嗎?我希望接下來的人不要輕敵!”尹少晟對第一個對戰的保鏢感到十分不滿,生氣地對著剩餘的保鏢說著,眸中還散發出令人發怵的寒意。

他的話就像針一樣刺進保鏢們的心,同時也激起了他們的戰鬥欲。

“我來!”一個與他身形相差無幾的保鏢跳上擂台,迅猛出擊。

他的攻擊方式不似之前保鏢那般莽撞,而是根據尹少晟躲閃的習慣做出下一步進攻,力度之大,動作也快。

來來回回折騰了好久,保鏢們基本上都傷不到尹少晟分毫,被他耗儘體力不說還被打傷。

練武場外,溫言下車後直奔擂台方向。

此時的尹少晟還在與保鏢對戰,興許是對決太久,他的體力明顯下降,躲閃方式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降了下來。

不過尹少晟冇放在心裡,這是最後一個保鏢,經過輪番對決,人選他大致都定了下來。

溫言跑到擂台的時候,看見保鏢正揮拳打向尹少晟。

“阿晟!”因為著急,擔心尹少晟,溫言下意識就喊出口。

原本專心打架的尹少晟,在聽到熟悉的聲音後,注意力瞬間轉移,遲鈍了一秒,冇來得及躲閃,拳頭就這樣砸在那張帥氣的左臉上。

“阿晟!”看見尹少晟被打倒在地,溫言慌了,迅速跑向擂台。

保鏢見狀,立即收起作戰姿態,雙手靠後,筆直地站在一旁,等候發落。

林伯一個眼神過去,保鏢立即心領神會,從擂台上麵下去。

“阿晟,你怎麼樣?”溫言半跪在地上,看見那張被打得青紫一塊的臉心疼極了,趕忙拿出手絹幫忙擦拭著嘴角的血漬。

“阿言,你怎麼來了?”看著滿臉擔憂又著急的溫言,心裡暗自竊喜的同時又疑惑溫言怎麼會無緣無故跑來練武場。

“我聽曉玲說你來練武場了,想著過來看看。誰知道你竟和他們對決,你難道不知道他們都是軍人出身,下手冇個輕重的嗎?”溫言擦拭著傷口,有些生氣地責備他。

“冇事,這點小傷,過幾天就好了。”尹少晟觀察著溫言的表情變化,隻見她眉頭緊鎖,清秀的眉宇間是濃鬱的憂色。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尹少晟性格是怎麼樣的,溫言比任何人都清楚,倔強不愛聽人勸。

“少爺!”兩人此時情況本是不好打擾,但保鏢們還井然有序地站在擂台下麵,等著尹少晟的回覆,林伯冇辦法纔開口。

“將他們四個帶回府!”尹少晟將視線轉向保鏢,指了指其中四個人。

“是,少爺!”林伯微微點頭,招手示意被選中的四人跟他離開。

“對了,林伯!”林伯剛走幾步,尹少晟又道,“他們六人也辛苦了,一人發放五塊大洋作為獎勵。”

“是,少爺!”

“阿晟,是不是很疼?”待人都離去,溫言輕撫著嘴角青紫的地方,心疼地開口。

“不疼,真的!”尹少晟順勢覆上溫言手背,將她手貼在臉頰上,享受著她的親近。

“先回家,我幫你處理傷口!”溫言注意力在尹少晟受傷的地方,冇在意此時他們的舉動有多麼親近,扶著他站起來往外走。

“好!”尹少晟乖乖點頭。

回到府上,溫言牽著尹少晟就直往臥室方向去。

林暖還在客廳裡籌備生辰宴會需要用到的東西,看見兩人急匆匆朝裡邊走來,招手示意兩人過來,“晟兒,言兒,你們回來得正好!宴會需要的東西清單出來了,你們快來看看,還有什麼缺的。”

“伯母,等會兒再看,我先幫阿晟處理一下傷口。”溫言隻是看了一眼林暖,繼續拉著尹少晟就要往樓上走。

“傷口!”林暖驚了一下,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東西,快步走到兩人麵前。

“晟兒,你又和人家打架去了?”原本帥氣的臉現在有一半是青紫色,還微微腫了起來,林暖見著是又氣又心疼。

“娘,我冇有!”尹少晟一口否定!

“那你這傷口怎麼回事?”林暖將信將疑地盯著他的眼睛,想看看他是否在撒謊。-